云求助丨四川达州环卫工人上班摔伤后瘫痪 京环公司借支3000元作为医疗费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03-04 23:32 39949

封面新闻记者 曾业

“这几天医院在催交费,可我们实在是拿不出来了。”3月4日,看着躺在达川区人民医院病床上已无法说话的妻子程建容,钦大杰满脸无奈。2月11日傍晚,程建容在上班时摔伤脸部,第二天才到医院住院。就在入院当天,程建容突然瘫痪,治疗了22天未见好转。

“公司不愿出医疗费。”钦大杰称,事发后,程建容所在的达州京环环境服务有限公司,虽派人到医院探望过,但对于责任承担的事始终没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至今只给他“借支”了3000元作为医疗费,如今因无钱已欠费10多天,后续治疗无着落。

    已瘫痪的程建容在住院治疗

上班摔伤 

环卫工人次日在医院晕倒

“2月11日晚上8点左右,我接到电话说我老婆摔伤了,让我赶紧去看看。”钦大杰接到的这个电话,是其妻子程建容所在组的班长王德云打来的,他赶到时,王德云已在事发现场。

“事发后几分钟,我就赶到了位于达川城区的现场。当时,程建容已经站起来了,她面部有摔伤的痕迹。”王德云称,到达现场后,他和公司安全员一起查看了程建容的伤情,建议她去医院检查。“当时的情况看起来不危重,我们跟她(程建容)商量后,她同意第二天再去医院检查。”

次日一早,王德云便陪同程建容、钦大杰夫妇去了达川区人民医院。由于疫情期间管控严格,医院只允许一名陪护人员进入医院,王德云只好让钦大杰陪同。

“我们先去了骨科,医生检查后说没有骨折,建议我们再去神经外科检查下。”钦大杰称,紧接着,两人又一起到了神经外科。“她(程建容)当时能正常走路,路上也一直没有什么异常,就在我们等待办理入院手续的时候,她突然晕倒了,变得不省人事。”

程建容(受访者供图)

医生诊断 

患者因脑梗塞导致瘫痪

“好好的一个人,正常上班,只是摔了一跤,咋变得这么严重?”程建容的突然晕倒,让钦大杰猝不及防,心里也无法接受。

对此,程建容的班长王德云也有些疑惑。“我赶到现场的时候,程建容的情况并不严重,她还给我指了摔倒的位置。”王德云称,事发地点没有台阶,也没有明显的坡度,只有一个不高的马路牙子,“但具体是怎么摔的,她自己没说,也没有目击者,所以我也不清楚”。

“到我们科室的时候,程建容从电梯里出来,家属也没搀扶,是她自己走的。”程建容的主治医生罗亚辉回忆,初见程建容时,除了脸上的外伤,他并未发现其他异常,“她坐在椅子上,突然晕倒了,我也没想到”。

遇到这样的突发情况,罗亚辉立即和其他医护人员一起对程建容进行抢救。经抢救,程建容逐渐恢复了意识。但此后程建容就无法说话了,且无法站立、坐立,腿部完全失去知觉。

后经诊断,程建容已经瘫痪,而引起瘫痪的原因,是脑梗塞。“头部、面部的外伤,有可能会诱发脑梗塞,但是否有比较直接的因果关系,需要专业人士鉴定。”罗亚辉补充说。

    摔伤当天的程建容(受访者供图)

家属无奈

称公司不愿出医疗费

“我不懂医学,但我认为,如果没有发生上班摔伤的事,我老婆不可能突然瘫痪。”钦大杰说。

“京环公司一直不愿出医疗费。”钦大杰称,程建容的上班时间是每天下午1点至晚上9点,事发时是傍晚7点多,程建容正在清扫街道。“2月20日,公司让我写借条,借支了3000元作为医疗费,这相当于还是我们自己在垫钱。到现在,我们已欠费10多天了,公司一直没出钱,我找他们再借,也没有结果。”钦大杰说。

钦大杰称,程建容虽然已当了10多年的环卫工人,但2019年才与京环公司签订合同。“以前,她是达川区环卫处的工人,后来才变成京环公司的环卫工人。”

封面新闻记者通过查询得知,2017年,达州以政府购买服务、公开招投标形式,引进北京环卫集团。该集团中标后,成立了达州京环环境服务有限公司,该公司陆续接管了通川区、达川城区道路清扫保洁和垃圾收运工作。

作为程建容的雇主,达州京环环境服务有限公司是否为程建容购买了相关的保险?钦大杰坦言:“签合同的时候,她的年龄就超过60岁了,不符合购买工伤保险的标准,所以公司没有给她买工伤保险。我不懂保险政策,不知道京环公司是不是想把责任推脱。”

公司回应

承认是工伤,但不会担全责

“程建容是在上班时摔伤的,我们承认是工伤。”达州京环环境服务有限公司工会副主席胡超称,程建容的情况比较特殊,因年龄问题无法购买工伤保险,但公司专门为她购买了雇主责任险,出现工伤等意外情况仍然可以找保险公司理赔。

“事发后,我们的态度一直是很积极的,也给家属做了大量解释工作。”胡超告诉记者,目前,他们不仅到医院探望、慰问了程建容,还主动收集相关资料报给了保险公司。“现在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是特殊时期,保险公司尚未正式开展查勘工作。”胡超解释称,疫情防控期间的理赔需要时间,过程可能比较长。

“程建容摔伤后的第二天才去医院检查、住院,这是程建容自己决定的,中间这段时间是否有其他情况发生,我们并不清楚。再者,程建容的瘫痪,和这次摔伤有多大关系、是否有关系,我们不知道。所以我们公司不可能担全责。”

对于向程建容家属“借支”3000元作为医疗费一事,胡超解释称:“我们是出于人文关怀才这样做的,在责任划分没有达成一致之前,不会再借支费用了。公司有1600多个员工,如果每个人都随便借支费用,岂不是乱套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