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求助|声称资金断链,四川德阳一涂料公司拖欠员工工资 劳动部门介入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03-03 23:46 37841

封面新闻记者 王攀 摄影报道

从2019年4月左右开始,四川德阳一家涂料化工公司,由于公司经营状况不佳,已经无力全额支付部分员工工资。几乎与此同时,部分员工的社保断缴。2019年年底时,部分员工接到公司电话,“喊我们不用去公司上班了。”该公司一位员工说,但是公司没有办理正式解除劳动关系的手续。与公司多次协商无果后,被拖欠工资的员工向封面新闻发起云求助。

网友向封面新闻发来云求助

3月3日,这家公司的法人钟先生告诉记者,现在公司资金断链,处于停产状态。只有引入新的资金盘活公司或者被其他公司收购后,才能支付拖欠的工资。“最坏的结果就是到法院申请破产保护,通过法定程序解决。”

工资不能按时足额发放 员工向公司“借钱”

从2013年9月开始,胡平便在这家涂料化工公司入职,担任技术部研发工程师。“公司从2017年开始,工资发放就不准时。2018年时,往往都是几个月时间才发放一个月工资。2019年直至过年前公司通知不用上班,也才发放了3个月薪资。”胡平说,他是被拖欠工资时间较长的,部分车间技术工人从2019年后才被拖欠工资。

被拖欠工资的几名员工

马毅是这家公司的车间操作工。“我是从2016年3月份进厂的,做到2019年12月份。从2019年4月份到12月份,我的工资一直被拖欠,没有发。”马毅说,在没有支付工资的这段时间,他会向公司打欠条“借钱”,“公司会借一点生活费,在发工资的时候,再在工资里面扣除。”

向公司“借钱”并不是马毅一个人的做法,包括胡平在内的6名同事都采用过这种方式。胡平说,大家基本都有房贷、车贷,家里还有小孩,生活困难的时候,就会向公司“借钱”。目前,由于贷款、生活压力,马毅也在另谋生计。

欧泰被拖欠工资的情况稍好一点,他也是一名车间操作工。“我比他们多拿了两个月的工资。”欧泰说,2020年春节前,他找到了德阳市旌阳区劳动仲裁部门,“我当时填了一个表,他们让我去拿劳动合同、欠条等证明。后面他们给公司打了一个电话,过年前,公司向我们支付了一个月工资。”

一名员工的工作证

欧泰还说,入职时,他签了劳动合同,但公司并没有给他。欧泰的其他6位同事也证实,他们有着相同的情况。

“去年12月份,公司给我们打电话,说1月份就不用去上班了,没有说理由。只是电话通知,没有书面的调解这些。”余志回忆说。

初步统计,这家公司共拖欠这7名员工工资30万元左右。

公司负责人承认经营不善 现在无力支付拖欠的工资

据胡平介绍,在工资被拖欠后,他和同事曾多次找到公司,但公司均以各种借口和理由拒不支付。3月3日下午,记者来到该公司,见到了公司负责人钟先生。

几名员工一起回到公司找负责人协商

钟先生承认这些员工工作到了2019年12月,但公司现在无力支付拖欠的工资。“公司现在资金断链,停在这儿,正在找合伙人。公司盘活了,这个就好办。如果盘不活,资金继续断链,没有人接手,或者找不到入股的人进来,这个事情(拖欠工资)拖的时间就肯定长。”

“我跟你6年了,大家都不愿意走到这一步,说实在的,我也不想这样来逼你。我和小余都有房贷,还有两个娃,虽然平时向公司借过钱,但完全不够平时的支出。”胡平有些无奈。

钟先生表示,虽然工资没有支付,但公司保留了账目,所欠的工资,员工也已签字确认。“现在还有希望就是说,通过(别的公司)收购的方式,只有这种方式才最快。如果这种方式走不通,我就让大家去把公司起诉了,让银行处置公司的资产来解决。”钟先生说,最坏的结果就是到法院申请破产,由法定程序来解决。

“遇到这种特殊情况了,我也在尽量想办法。大概3月4日左右,有公司过来谈,如果谈成功了,对大家都有好处,问题就能在短期内解决完。如果谈不成功,时间就会变长。”钟先生说。

“年前打电话给员工说不用到公司上班,是否意味着解除劳动关系?”记者问道。

“现在只有解除劳动关系,我的公司都停下来了没有运作。”钟先生说,对于失业保险金,“他们可以去办一份手续,但是现在公司欠保险都欠了整整一年,至于领不领得到,我就不晓得了。”

劳动部门:已收到员工申请,符合立案条件

多次协商无果后,胡平等7人已向旌阳区有关部门提交了工作证、社保缴费单、纳税明细等材料,申请劳动仲裁。

被拖欠工资员工向劳动仲裁部门提交申请

旌阳区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院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劳动者申请后,还要根据单位提供的证据,从两方面来看,最终由第三方中立机构来仲裁。根据他们(员工)提交的参考证明,符合立案条件。”

被拖欠工资员工填写的劳动仲裁申请表

目前,旌阳区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院已经收到了该公司7名员工的劳动仲裁申请。经初步了解,符合立案条件。

律师说法:如果企业资金断链 拿到被拖欠的工资难度大

四川英济律师事务所欧阳九律师认为,如果公司确实存在经营不善、资金断链的情况,就像井里没有水一样,工人要想拿到被拖欠的工资很困难。“如果企业不可避免走向破产,发现隐匿了一些财产。这种情况下,如果有线索,可以用来执行。但最好还是企业能盘活。”

欧阳九说,公司在银行有抵押贷款,如果破产,通常将按照银行抵押贷款、破产费用、员工工资、其他债务的顺序进行结算。

关于该公司打电话通知员工解除劳动关系、社保存在断缴、领取失业保险金等问题,欧阳九律师认为,员工可到公司补办书面解除劳动关系的证明,断缴的社保补缴以后,就可走相应程序领取失业保险金。

(文中胡平、马毅、欧泰、余志均为化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Cinderella🧚🏻‍♀️ 2020-03-04

    疫情之下,成年人的失业无异于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