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驻华大使木寺昌人明离任 “中国通”横井裕将接任

封面新闻 2016-05-09 18:02 4757

5月10日,日本驻华大使木寺昌人将离任,接替他的是被称为“中国通”,来自日本“中国学派(China School)”的横井裕。这是自日本前驻中国大使宫本雄二卸任以来,时隔6年,再次从“中国学派”中派出驻华大使。

根据此前的报道,日本政府决定将横井裕的赴任日期定在5月15日。

木寺昌人从2012年开始出任日本驻华大使。4月15日,木寺昌人在大使馆举行了离任招待会。木寺昌人离任讲话中说,感谢所有自他上任以来对中日友好交流事业给予支持的人士。希望中日两国关系能有更好的未来。

在2013年担任驻华大使一年之际,木寺昌人曾接受封面新闻记者的专访。当时木寺昌人说,一年过去了,“日中政治关系依然严峻”。

“我是在日中关系面临困难时到北京上任的。到任之前,我就一直强调自己的首要任务就是扩大和深化日中友好关系。”作为临危受命来华的驻华大使,木寺昌人上任后为改善中日关系不遗余力,“在北京不分昼夜与很多日中双方的人士见面,并交换意见”。

“为了避免日本方面发生误解,我努力把中国的真实情况报告给东京。”木寺昌人说。

曾有媒体报道称,木寺昌人任内可能是被中国外交部紧急召见最多的驻华大使之一。

离任之际,木寺昌人说:“中日两国关系虽然离硕果累累的秋日还有一段时光,但我感到春日的暖阳已经开始照射到两国关系。今后即使离开中国,也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继续为中日友好而努力。”

木寺昌人外语主修法语,因此在卸任驻华大使后将转日本驻法大使。

按照此前日方的安排,木寺昌人会在5月10日回国与横井裕交接。在今年3月13日日本方面决定由现日本驻土耳其大使横井裕接替木寺昌人,担任新一任日本驻中国大使。赴任日期定在5月15日。

按照日本官方的介绍,横井裕于1979年进入日本外务省,曾参加日本政府组织的中文研修班,曾先后三次驻华,担任过日本外务省中国课课长、驻上海总领事、驻中国公使等职。如果算上在北京大学学习汉语的时间,他在华时间超过15年。他本人曾说过:“作为外交官,我亲眼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全过程,这对我的人生来说,是最幸福的一件事。”

横井裕被认为是目前日本外务省中有名的“中国通”,作为一名“China School”(“中国学派”或称“知华派”),他也是在日本前驻中国大使宫本雄二卸任以来,时隔6年再次派出“中国学派”大使。

在日本外务省,刚进入的公务员会被要求选修外语,因为选修外语的种类会被归为某个学派,比如“美国学派”、“中国学派”等。“中国学派”,一般指的是在日本外务省中有留学中国的经历,对通晓中国问题的外交官的一个俗称。

封面新闻记者 王国平

相关新闻:

木寺昌人临危受命:努力把中国的真实情况报告给东京

2013年12月24日,在木寺昌人就任驻华大使一年之际,封面新闻记者当时作为华西都市报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作为临危受命来华的驻华大使,木寺昌人上任后为改善中日关系不遗余力,“在北京不分昼夜与很多日中双方的人士见面,并交换意见”。

“为了避免日本方面发生误解,我努力把中国的真实情况报告给东京。”木寺昌人说,“我是在日中关系面临困难时到北京上任的。到任之前,我就一直强调自己的首要任务就是扩大和深化日中友好关系。”

同时,木寺昌人积极开展“走访外交”,在这一年间,他走访了包括天津、甘肃、陕西、上海、重庆等近10个中国省市地区。

2013年10月10日,在木寺昌人生日那天,日方邀请了日中双方的一共120名高中生,来到大使馆里参加交流会,此前这些高中生互访了对方的国家。

但另一方面,日本安倍内阁的言论和做法早已引发外界诟病。

虽然木寺昌人将安倍内阁的方针解释为“推行积极的和平主义,本着国际协调主义为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做出比以往更加积极的贡献。”

但安倍内阁力推“修宪”、“扩军”、“保密法”等主张和做法以及在亚太地区推行的外交政策又不得不引起周边国家的对其“和平主义”的质疑。

“困难的情况还存在,但是无论如何日中两国都要继续对话,这是很重要的。”对于未来的两国关系,木寺昌人说,“2013年迎来了《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35周年,邦交正常化41年,日中关系已经变得非常广泛和深入。日中之间在各领域存在着各种合作,因此我坚信日中关系是并不容易被破坏的,这是我亲眼目睹的事情。”

木寺昌人说:“日中两国应抱有‘真心’来对待彼此。”

一年过去

“最困难的课题是围绕钓鱼岛的情况”

封面新闻:担任驻华大使已经一周年。在这一年时间里面,你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和任职前的想法有什么不同?

木寺昌人:我是在日中关系面临困难时的2012年12月25号到北京上任的。到任之前,我就一直强调自己的首要任务就是扩大和深化日中友好关系。

大概一年过去了,日中之间的政治关系依然严峻。但是最近出现了新的动向,中方也表示应该积极推动日中之间的经济、文化、地方交流和青少年交流,我很欢迎中方所表明的这一新的信息。

我曾经在1986年应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的邀请首次访问中国。跟那时候相比,中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北京的城市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好像是乘坐时光机一样。

在这一年里,我抽出时间走访中国各地,包括天津市、甘肃省、陕西省、上海市、重庆市、苏州市、大连市等地。中国的地方城市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同时取得了很大的发展,在中国各地的日本企业也在认真地开展业务。

2013年迎来了《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35周年,邦交正常化过去了41年,日中关系已经变得非常广泛和深入。日中之间在各领域存在着许多合作,因此我坚信日中关系是不容易被破坏的,这是我亲眼目睹的事情。

封面新闻:你刚说这一年来中日政治关系依然严峻,那么在你自己看来,这一年来在外交方面,你工作的最大成就和遇到的难题分别是什么?

木寺昌人:很难自己对自己所取得的成果进行评价。不过,正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我访问了中国各地,我积极推动当地的日本企业和日本人会组织的活动。中国各地的日本企业认真地开展业务,给中国经济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在整个中国有23000家日本企业开展业务,据说,这些日本企业创造了1000多万人的就业机会。我认为在这一方面逐渐取得了一些成果。

最困难的课题应该是围绕钓鱼岛的情况,困难的情况还存在,但是无论如何日中两国都要继续对话,这是很重要的。

我到任之后一直主张,即使存在政治上的困难,也不应该给其他领域造成负面的影响。如刚才我所说的那样,中国方面也表示应该积极推动日中之间的经济、文化、青少年的交流等等。我对此表示欢迎。

温暖之心

大使母亲游长城,中国游客祝长寿

封面新闻:能否透露下,您是如何向日本国内传递有关中国的信息的?

木寺昌人:为了避免日本方面发生误解,我努力把中国的真实情况报告给东京。中国国内有很多对日本友好的人,同时中国也有与日本媒体报道的负面印象不一样的面貌,我尽量向日本国内传达了这些内容。

我想介绍一下我亲身经历的一件事。今年5月份我母亲和我的女儿一起到了北京,我们夫妇和她们一起去八达岭长城的时候,来自中国地方城市的游客亲切地问我母亲,您今年多大年纪了?我母亲回答86岁,然后这位中国人还说,您可以活到100岁,希望您长寿等等。我切身感觉到中国人是尊重老人的民族,同时感受到了他们的温暖之心,我也向日本朋友们介绍了这样的体验。

在媒体报道里面,很难传达这些中国人的温暖之心。在中国有很多常驻的日本媒体人士,我建议他们要报道中国的方方面面。我同样希望中国的媒体记者朋友们也报道日本积极的一面和真实的情况。

外交工作

“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封面新闻:在您任职的这一年里,钓鱼岛问题依然是中日之间的最受关注的。对此您有什么评价?

木寺昌人:我知道关注度很高,但是把这一课题作为日中关系的全部来对待,这一做法是不正确的。正是由于这种想法的存在,才会造成某因一个问题而容易使整个日中关系停滞不前的状况。

在日中之间有许多类似推进经济、文化交流等有利于两国国民的重要事情可做。最近这一认识正在逐渐扩大,也在得到广泛推进,我非常欢迎这一动向。

封面新闻:那在通过这一年的观察,您认为,中日之间是否存在误读?双方的共识和分歧是什么?

木寺昌人:日中之间确实存在各种误解和缺乏理解的事情。一般来说,日中双方都对对方国家和国民抱有刻板的印象。因此经常出现忽视对对方国家真实情况和多样性的讨论。

听说很多中国人还在认为日本是军国主义的好战国家,这是误解。实际去日本的话,大家马上就会明白。我听说过这样的话,那就是首次访问日本的中国人,对在日本的城市里完全看不到穿军服的日本人时,感到很惊讶。听到这件事情之后,我感觉中国对日本的误解是很大的。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一直坚持走爱好和平国家的道路,日中之间有1972年的《日中联合声明》、1978年的《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等4个重要文件。这些文件所表现的共识,对于今后的日中关系来说,也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特别是,今年是《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35周年,通过这一条约,日中两国都发誓持久地和平友好下去。正是现在这样的时候,才希望更多的人重新认识到《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的意义。

安倍内阁的方针是推行积极的和平主义,本着国际协调主义为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做出比以往更加积极的贡献。

关于日中之间的共识,日中关系对各自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双边关系。我认为日中双方都具有这一认识,我们需要站在这一共识上,在纠正误解、加深相互理解的过程中,谋取两国关系的改善。

微博外交

希望增加使馆微博粉丝的数量

封面新闻:在此前您接受我们采访时,您说“外交没有魔术和奇迹”。那您在处理两国外交关系时,有哪些更务实的举措?

木寺昌人:我认为外交工作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人见面交流、与人打交道就是外交。同时认真听取很多人的意见,也是外交工作的一部分。

大部分的时候,外交是一项脚踏实地工作的积累。所幸的是,我喜欢与人见面,所以我每天都会见很多人。包括媒体在内,我接受过多家中国媒体的采访。向中国朋友们传达我的想法,也是我的重要工作。

我见到中国领导层的一位高官时,他也表示木寺大使的采访内容很多中国人也都在看。

我在北京不分昼夜与很多日中双方的人士见面,并交换意见。我不便提具体的名字,不过除了政府的有关人士以外,我还邀请经济、学术、媒体、艺术、娱乐等各界人士来进行交流。

另外我尽量抽出时间走访中国各地,与活跃在第一线的人士见面,同时参观了很多日本企业的工厂。此外,在大连、苏州有很多日本人的孩子,我在访问当地的日本人学校时,亲眼看到了孩子们朝气蓬勃的样子,让我深受鼓舞。

我们大使馆还举办各种文化交流活动,在10月10号我生日那天,我们邀请了日中双方的一共120名高中生,来到我大使官邸参加交流会。这120名高中生中,有60名中国高中生和60名日本高中生,此前他们都互访过对方的国家。

除此之外,从今年开始日本政府实施了JENESYS 2.0项目,翻译成中文为“21世纪东亚青少年大交流”计划,日本计划在未来几年里,邀请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地区国家和地区的3万名青少年到日本访问。

今年已经有大约600名中国青少年访问了日本,到明年3月份之前,我们将邀请大约1200名中国青年到日本访问,之后也将继续下去。

日中两国的青少年肩负着未来的日中关系,因此他们之间的相互理解极为重要,因此我们继续重视日中之间的青少年交流。

同时,日本大使馆每天都通过微博发布有关日本的信息,努力让更多的中国朋友了解如今的日本和日本的真实情况。现在日本大使馆微博的粉丝大约有24万人,我们希望进一步增加粉丝的数量。

走访外交

“我一直在付诸着脚踏实地的行动”

封面新闻:刚刚您提到您不断的要跟人接触。之前,您在北京南锣鼓巷被人认出来,这是否是您所说的“走访外交”?效果如何?

木寺昌人:走访外交取得了一些效果,我感到很高兴。我一直在付诸着脚踏实地的行动,很多人对我说,“在报纸上、杂志上、电视上看到了木寺大使”,我觉得在这方面逐渐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日中邦交正常化过去了41年,日中关系已经变得非常广泛和深入。我希望不仅仅把日中关系恢复到原来最好时期的状态,而且还要在各个领域建立起新水平的合作关系。为了使日中友好的成果更加丰硕,我将全力以赴。

真诚之心

“两国应抱有‘真心’对待彼此”

封面新闻:上次我们采访您时,您写了一个“和”字,表达您对中日关系的期待,现在您认为什么字或词更合适来表达未来中日关系?

木寺昌人: 能够表达出未来日中关系的词很多,很难选其中一个。不过非要选一个的话,我觉得“真心”这个词比较合适,日中两国应抱有“真心”来对待彼此。

封面新闻记者 王国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