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访美,将与拜登进行“具有挑战性的”会谈?

上观新闻 2022-12-01 07:57 49076

法国总统马克龙于美国当地时间11月29日晚到访美国,并于12月1日正式开启国事访问行程。这是马克龙时隔四年多再次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这也是拜登政府首次以国事访问规格接待外国领导人。

舆论预计,双方将探讨美方《通胀削减法案》对欧洲企业产生的负面影响、乌克兰局势等。分析认为,马克龙将就这些紧迫议题表达法国方面乃至欧洲方面的关切,甚至希望美方做出让步。但马克龙此行能够取得多少实质性的收获,有待观察。马克龙的一名顾问就告诉法新社,预计马克龙将与拜登进行“具有挑战性的”会谈。

微妙变化时刻

马克龙此行发生在法美关系和国际局势微妙变化的时刻。在经历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执政的动荡四年后,两国关系在拜登上台后并不顺利。一年前,美国与英国、澳大利亚组建“小圈子”并抢掉法国企业的潜艇大单,令法美关系差点走向崩溃边缘。

不过,此后随着乌克兰危机爆发,情况出现变化。“美国已经通过乌克兰危机达到促进北约凝聚力的目的。”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袁征说。

但在美国协调欧洲盟友制裁俄罗斯的同时,双方之间的分歧和矛盾日益凸显。舆论注意到,马克龙方面似乎更倾向于促进俄乌和谈,而拜登方面似乎更倾向于让乌克兰赢得战事。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问题专家邢骅还指出,相比美国,欧洲对俄制裁所遭反噬更甚,包括能源供应趋紧、价格飙升,企业生产成本加重甚至难以经营。马克龙曾指责美国供欧液化天然气“坐地起价”。

但正是在这一时刻,美国推出《通胀削减法案》,试图通过提供补贴等方式促进本土企业竞争力并吸引外国企业前来。而在欧洲方面看来,此举无异于往伤口上撒盐,而且自利、有失公平。

谈及美方上述举措,马克龙本月直言这是“不友好的,我将在本月底带着友谊前往华盛顿……请求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与此同时,美法之间可能爆发贸易战的风险引起担忧。

“马克龙亲赴美国体现出一些欧洲国家对美国的不满已发展到比较严重的程度。”邢骅说,而法国一向自视在国际交往中发挥着代表作用,经常在展现捍卫欧洲国家利益的同时,体现自己与美国有交情的形象。

“尽管事实表明,法国的这一自我感觉往往自视甚高,但马克龙仍抱有这样的雄心,试图展现自己可以直接接触美国的形象,并发挥其他欧洲国家难以发挥的作用。”

袁征指出,马克龙此行的另一个背景是拜登所在的民主党不久前在中期选举中失掉国会众议院。随着共和党掌控众议院,美国国内的新孤立主义会否蔓延到外交领域,引发欧洲方面关切。有望出任众议长的共和党人凯文·麦卡锡已经表示,共和党不会给乌克兰开一张“空白支票”。

“马克龙最关心的是在中期选举之后,美国在未来两年甚至更长时间里能否持续对乌克兰提供援助。”袁征说,欧洲尚无法实现“战略自主”,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有求于美国——不要对乌克兰局势撒手不管。这也意味着法国等欧洲国家相对处于被动地位,美国处于上风。

不过,一个巴掌拍不响,美方款待马克龙必有自身考量。白宫官员说,美法同盟关系历史悠久,马克龙是一位“充满活力的领导人”。

袁征指出,在国际层面,法国是联合国五常之一。在欧洲层面,法国在欧盟、北约内占据重要地位,尤其是在英国“脱欧”、国内政局动荡不断,德国新总理朔尔茨尚未形成前任默克尔那般的影响力之际。加之拜登寻求加强同盟关系,资历相对较深的马克龙的角色和地位更为凸显。

邢骅也注意到,在国内政治压力之下,拜登希望在外交领域有所“加分”。

有哪些紧迫议题

随着拜登着力修复美国与盟友的关系,马克龙再次得以享受白宫国事访问的待遇,包括21响礼炮、奢华晚宴以及精心安排的丰富行程,上一次还是在2018年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媒称,因新冠疫情而搁置的外交盛会重启。

据介绍,马克龙将于11月30日同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到访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总部,并于12月1日正式开启国事访问行程,包括欢迎仪式、双边首脑会谈及新闻发布会。当天下午,哈里斯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还将在国务院为马克龙夫妇举行午宴,预计马克龙还将拜访国会山。而“重头戏”要数当晚在白宫举行的晚宴。预计马克龙还将于12月2日前往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并宣布支持当地法语教育项目的计划。

而马克龙这方也是有备而来。据悉,除“第一夫人”外,他还将携外长、防长、财长以及商界领袖和宇航员一同赴美。有观点认为,这表明巴黎希望推动跨大西洋合作范围。邢骅认同这一观点,并表示马克龙此行可能不仅限于外交接触,还希望探寻合作空间,改变两国目前在经贸领域的不对等处境——法国是利益受损的一方,而美国是享利的一方。

在议题上,美媒称双方会谈议题广泛,包括能源和太空领域合作、伊核协议谈判、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局势、非洲地区局势等,而最重要的可能要数《通胀削减法案》的影响,以及乌克兰局势。

有报道称,马克龙深知拜登将《通胀削减法案》视为自己任内一项重要的立法成就,因此不期待美方做出太大让步。但法方希望,美方能给一定数量的欧洲企业类似于“加拿大模式”、“墨西哥模式”的豁免。但袁征指出,《通胀削减法案》的实施受到美国国会监督,拜登的能力范围有限。

袁征预计,俄乌和谈也可能被提上这场首脑会谈的日程。但是,俄乌仍在战事中僵持,目前美国国内对于推动俄乌和谈的呼声也较低,时机可能还不成熟。鉴于美国想要拖垮俄罗斯的考量,预计美国不会以实际行动响应马克龙呼吁俄乌和谈的主张。此外,美国对乌援助是否可持续值得关注,可能左右欧洲接下来采取的策略。

袁征预计,双方还可能会在会后声明中提及印太局势,并重复以往关于“挑战”“规则”“秩序”等的说辞。

“法美外交政策存在区别。”邢骅预计,马克龙总体上不会过于附和美国围困中国的敌对战略,但法国毕竟属于西方阵营。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德国总理朔尔茨访华后,传出了马克龙也有意访华的消息。

马克龙的一名顾问告诉法新社,预计马克龙将与拜登进行“具有挑战性的”会谈。

“不对等的对话”

对于马克龙此行能够取得什么收获,白宫称“预期会在一些具体领域取得进展”。两位学者均认为,法方应该会表达自身关切,尤其是在关乎自身利益的问题上,寻求美方做出让步。但除了交流沟通之外,马克龙能取得多少实质性的收获,有待观察。

首先,“这是一场不对等的对话。”袁征说,虽然法国在欧洲举足轻重,但在与美国对话时仍处于相对弱势地位,就像“老大和小兄弟”。因此,法国能给美国施加多大的压力,是一个问号。

其次,支持率堪忧的拜登目前处于弱势总统地位。加之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丢掉众议院,今后在不少外交问题上,预计拜登会在国内面临不少牵制。“未来拜登执政可能会更费劲,而这可能会导致美欧关系出现波动。”袁征说。

再者,美国与法国等欧洲国家的战略重点不同,因而存在分歧。袁征说,欧洲更倾向于将地理位置靠近的俄罗斯视作主要威胁,尤其是在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而美国更倾向于将中国视作主要挑战。

邢骅也指出,相比美国,乌克兰危机对欧洲造成的损伤更大。欧洲方面希望拥有一个长期安全的形势,不希望冲突在欧洲大陆上留下难以弥合的创伤。

此外,袁征指出近年来更为凸显的“美国优先”倾向,拜登本质上并没有改变特朗普的做法。但出于加强同盟关系的考虑,拜登会在面子上更考虑盟友的感受,言辞更为温和。

“美国动员、凝聚北约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让自己在未来承担更少的责任和义务,同时让盟友发挥更大作用。届时美国可将资源投入其他领域,例如印太地区事务。”

邢骅也指出,有迹象表明马克龙对于此行有着清醒的预期,并不期待美方做出太大让步,也没有完全寄望于通过这次访问平复部分欧洲国家对美国的不满。例如就在启程访美前不久,马克龙便主动出击——设宴召集法国和欧洲企业,动员其留在欧洲。

不过,考虑到法国在欧洲的影响力,袁征不排除美方做出一定象征性让步的可能性,尤其是在能源、产业等相对次要的问题上。但是,拜登能否兑现相关承诺,尤其是在涉及资金、技术的问题上,双方能否落实合作有待观察,因为这并非易事。

“双方难以通过一次访问轻易取得实质性的成果并达到长远目标。”邢骅说,但此行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法美关系出现了一些值得关注的演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