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远海特船长吴广锋: 穿越“传说中的航道”北极东北航道 为中国开辟冰上丝绸之路|70年70人·经济①

封面新闻 2019-08-12 00:20 46699

封面新闻记者 杨尚智 李强 摄影报道

广阔的海洋上,游弋的轮船将全球每年90%的流通商品运送到世界各地。一年之中12个月,船长一般8个月都在海上,可见海运之繁忙。


吴广锋,中远海运特种运输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远海特)的船长,北极东北航道的开拓者之一,如今已在海上度过了30多年。

今年7月,记者见到了这位刚过50岁、脸上却有了皱纹的老船长,回忆起“传说中的航道”北极东北航道时,他黝黑的脸上泛起了自豪的笑容。

2016年7月16日清晨,天津港汇盛码头,一批货物紧锣密鼓地装上永盛轮。吴广锋站在船头,眼前的海洋一望无垠,这是他首次踏上北极航道,同时也是自2013年首次开辟北极东北航线商用航道以来,中远海特第三次北极航行。

北极东北航道是中国联通欧洲、亚洲的最短海上路径,在贸易、能源、资源等方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该航道突出的经济和战略意义,使其备受世界各国的关注。

史无前例

在北冰洋开辟商业航道

打开中国联通西欧的海上捷径

我国是一个海域辽阔的国度,航海史绩为世界人民所称道。然而曾经的闭关锁国,让中国逐渐落后于世界航海的浪潮。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主席提出了组建和发展中国远洋运输船队的设想。1961年4月27日,新中国成立了第一家海洋运输企业——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经过70年的发展,截至2019年6月30日,中国远洋海运集团经营船队综合运力排名世界第一。随着条件逐渐成熟,为世界开辟更多航线也成为了公司发力的目标。

在现有的海洋交通格局中,从东亚到达西欧、北美东岸,或从欧洲到达北美西岸的航线十分遥远,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高昂。例如,从东亚到西欧的海洋运输,如果走苏伊士运河,航程为1.8万公里至2万公里。于是,探寻一条贯穿北冰洋、连接太平洋与大西洋的海上捷径,成为许多航海家和冒险家孜孜不倦的追求。数百年来,北极航道大部分时间被厚厚的冰层覆盖而被称为“传说中的航道”。

2013年8月15日,中远海运集团永盛轮首航北极东北航道,首航从江苏太仓港出发,过白令海峡,入北极冰区,横穿俄罗斯北方四海和巴伦支海,终点是荷兰鹿特丹港。开辟北极东北航道,比走马六甲海峡、印度洋、苏伊士运河的传统航道要节省约9天航程(四分之一航程)、300吨燃油,具备较大的经济价值。

在2015年完成双向通行后,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旗下的中远海特决定在2016年再次航行北冰洋航线,这次航行也是将北极东北航道常态化的关键一步,如果成功则意味着往后每年,都会有来自中国的商船航行在北冰洋的海面上。“北极东北航道常态化的商业意义重大,不要说中国,就是全球此前都没有先例。”中远海特相关负责人说。

这一年,领航船长的重任落在吴广锋身上时,这名在海上航行了30年的老船长仍免不了激动。在2013年首航时,另一位船长张玉田率领船队穿越了北冰洋,当时的吴广锋作为后方人员,通宵为航行规划航线、监测天气冰况。“能够亲自经历这次航行,当时真的很激动。”吴广锋说。

惊险航行

船队同时遇到冰和雾

永盛轮差点与前方船“追尾”

自天津港出发一周后,吴广锋率领的永盛轮来到了白令海西南入口,这里开始有鲸鱼、海豹出没,岸上雪山清晰可见。再往北走,就是冰天雪地的北冰洋。在2013年以前,从未有中国船队进入这片神秘的海洋。

每年的7月到10月是北冰洋航线的窗口期,对于船队来说,最大的挑战是航行时同时遇到冰和雾。若只遇到冰,有破冰船开路,眼睛能看清航道,可以避让浮冰前行;若只遇到雾没有冰,海域宽阔,也能安全航行。但有冰又有雾,仅靠雷达助航,很难保证安全航行,这就要求全体船员密切配合,时刻调整航向航速,与破冰船和周围船舶保持联系,才能平安驶出冰区。

虽然上一次航行颇为顺利,可由于此次开航时间要比上一次早一个星期,两大挑战都遇上了。

首先是冰困。8月4日,在维利基茨基海峡航行时,海面上可谓千里冰封,情况险恶,航行异常艰难。编队里相距0.4海里的前方船DIJKSGRAHT,突然无法前行,其尾迹立即被流冰挤压、堵塞,速度瞬间降到零点几节,紧随其后的永盛轮需要立即减速、控制靠拢,否则一旦发生“追尾”,后果不堪设想。

可想而知,如此近的距离,要立即降速并不容易,因为轮船在海上航行不似陆地的马路一般可以刹车。怎么办?吴广锋只好边减速,边左右满舵,甩动船身协助制动。然而,如此淤塞的冰况,左右满舵仍然效果不佳。

距离在一点点接近,吴广锋当机立断,将船用右满舵,对着浮冰慢慢靠上去,利用与冰挤压的摩擦力制动,终于将速度降下。而此处距离前方船已经不到0.2海里。

过S型复杂冰面航路

一分钟喊出十几次转向指令

刚经历差点追尾的危险,没来得及高兴一会,一阵阵雾气开始袭来,还刮起了暴风雪,视线降到了最低。吴广锋回忆说,当时的海面上“伸手仅见五指”,为了安全起见,船队只好缓缓蠕动。

在冰面上航行,即使前方的破冰船将浮冰顶开,四处的冰也会像泡沫一样,很快将航线重新淹没。而此时,吴广锋发现前方船的尾迹丢失了,四周都是淤积的冰,船身很快动弹不得。但轮船不能停,否则螺旋桨会被冰缠绕、冻住,那可是致命的危险。情急之下,只能立即呼叫破冰船。破冰船立即掉头过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帮永盛轮重新破冰,开通了连接前方船的航路。

前方的航路依然不轻松。由于部分冰区冰太厚,即使是破冰船也爱莫能助,只能从薄弱的冰区入手,于是整个航线就呈现出多个S型航路。“左满舵,右满舵,再左舵! ”吴广锋回忆,当时最复杂的冰区,有时候自己一分钟得喊出十几次指令。然而,辛苦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真正让他担心的是船。

连续走多个S形航路,频繁的转向,船身两舷难免经常触碰浮冰。船身能否经受住考验?一整天,船在冰区里迂回穿梭、蜿蜒蠕动,不时传来与冰擦碰的轰鸣声,挑战着船员的心理承受能力,考验着各种硬件设施和船体的结构强度。

最终吴广锋的担心都变成了有惊无险。这一天,他在日记中写道:“险情,如噩梦般过去了。”

冰面航行近117小时

永盛轮在北纬77度升起国旗

8月4日下午两点,船离开维利基茨基海峡,进入喀拉海继续航行。流冰在局部区域有所减缓,最危险的时刻已然过去。下午3点过,船航行到了北纬77度,这是永盛轮2016年北极之行的纬度最高点。为了表示纪念,永盛轮举行了庄严的海上升国旗仪式。

“这可能是我印象最深的时刻了,我们国家的货船,在如此靠近北极点的地方航行。”吴广锋说,整个船队在冰面上总计航行了116小时45分钟。

从进入白令海峡开始,北极的航行便进入了极昼,太阳刚落下后又升了起来。有时候吴广峰自己都会有点懵,“我也搞不清现在是昨天还是今天,时间循环往复,无始无终。”8月9日,永盛轮进入挪威海,又开始有日落了。此后吴广锋的日记里,似乎也开始“阳光明媚”。

8月14日上午9点40分,英国格拉斯哥,永盛轮第一根缆上桩,北极航行西向线路至此圆满划上句号。

此次航行过后,中远海特每年的北冰洋航行从未间断,“我们的船队,开辟了一条冰上的丝绸之路。我个人认为,它的意义甚至可以媲美六百年前的郑和下西洋。”

2018年1月26日上午,国新办召开了《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发布会,宣告中国即将投入精力建设冰上丝绸之路。越来越多的中国船只,将在冰天雪地的北冰洋,架起全球贸易和交流的桥梁。

更多阅读

船长日记 与北极熊海豹作伴 冰天雪地里垂钓

从开局4艘小船 到远洋大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6

  • 血色樱花  2019-08-15

    [微笑]

  • fm599320 2019-08-15

    [得意]

  • 518196 2019-08-13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