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肺移植第一人”陈静瑜:专注着一个器官的拯救 | 70年70人·民生⑩

封面新闻 2019-06-27 23:15 58842

封面新闻记者 韩雨霁 柴枫桔 摄影 柴枫桔

说到“民生”二字,医疗技术的进步带给中国百姓的福祉,当然有太多值得一说。70年70人民生组第10站,也是最后一站,我们来到江苏无锡,这一次我们拜访的是一位医者,他叫陈静瑜,是中国“肺移植第一人”。作为专注于一个器官的“拯救者”,这块领域几十年来的发展,他是见证者也是推动者。

陈静瑜忙,忙得不可开交。

这是一次很特别的采访。采访是在无锡市人民医院的ICU病房外进行的,刚做完手术的陈静瑜身着浅绿色手术服,连帽子也没来得及摘下,便和记者聊了起来,聊的话题无非都是“肺移植”,艰涩难懂,从过去几十年医术的突破,到未来希望全国扩充更多的移植医院,透着他的“医者仁心”。

就在几十分钟前,他刚接到电话,北京地区临时有爱心捐赠的供肺获取。采访结束他就乘坐最近班次的高铁赶往北京,在北京中日医院为等待的呼衰患者做换肺手术。


一个器官的“拯救”

几十年努力与国际接轨

从1978年到1998年20年期间,中国总共做了20例肺移植手术,成功的病人只有2个。这也就是说,成功率只有10%。

1963年,人类有了第一台肺移植手术,但该病人短期内去世。我国的医疗工作者也在追赶,15年后的1978年,北京结核病研究所辛育龄教授为一位肺结核病人进行肺移植治疗,病人遗憾也在短期内去世。

1983年,加拿大多伦多总医院Cooper教授为一终末期肺纤维化患者进行右肺移植,该病人存活了7年多,成为全球范围内真正意义上第一例成功的肺移植。同样的,努力追赶的中国医生在12年后,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安贞医院陈玉平教授为一终末期结节病肺纤维化患者进行了左单肺移植,病人长期存活,标志着真正意义上中国肺移植成功。

陈静瑜说,这些成功案例背后,是普通公众从未了解过的失败和死亡。即使出现首例长期存活的肺移植病人,国内肺移植手术的成功率依旧很低。从1978年到1998年20年期间,中国总共做了20例肺移植手术,成功的病人只有2个。这也就是说,成功率只有10%。这对医学临床来说,太低了。中国肺移植由此停滞一段很长的瞬间。“这期间,仅有肺移植的动物实验在做。”陈静瑜说。

一个医生的重担 

六成重生者希望压于一人

2018年,全国共完成了403例肺移植手术,陈静瑜团队就完成了257例,占全国肺移植手术的六成。

几十年来,陈静瑜和众多的全国该学科的医生们,一直在默默推动中国肺移植医疗能力的提高。对他们来说,太了解呼吸系统疾病患者的痛苦。当一个患者肺纤维化、肺动脉高压、弥漫性支气管扩张,呼吸系统疾病发展至终末阶段,就开始呼吸困难,没法下床走路,无法脱离氧气生活,靠着呼吸机维持生命,生活质量会非常低。

2001年,陈静瑜作为访问学者前往加拿大多伦多总院学习肺移植技术,次年学成归国。当时,陈静瑜已经39岁了,一切都还得从零做起,他组建肺移植团队,带着团队开始动物实验,在成功做了几十头猪的动物实验后,2002年9月28日完成了国内第一例肺移植治疗肺气肿手术,让人欣慰的是,该病人长期存活。

这例手术给了团队很大的鼓舞,全国各地的患者慕名而来,希望得到陈静瑜的救治。

据相关资料显示,2018年,全国共完成了403例肺移植手术,陈静瑜团队就完成了257例,占全国肺移植手术的六成。在无锡记者走访发现,无锡人民医院周边的多个小区内,住着不少肺移植患者,他们更愿意来无锡评估肺移植,医院住不下了,他们就租房等待,等待陈静瑜和他的团队给自己新的重生希望。

肺移植为何这么难?

普通人的认知观念有待改变

虽然经过几十年医疗工作者的艰辛努力,目前我国肺移植成功率达到80%左右,但国外发达国家能达到90%,我们依然有差距。

陈静瑜从事肺部疾病诊治工作三十年,见证和推动中国肺移植领域医疗技术的提高,造福更多的患者。但是,他评价说,总体来说,肺移植技术还是成长缓慢。

陈静瑜向记者解释,在一般人的印象里,其他肝脏移植技术早已在国内成熟,能做的医院也很多,唯独肺移植的案例相对很少,开展肺移植的医院则更少。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所有的脏器移植中,肺移植难度最高,对供受体的匹配要求最高,而且需要一个医院的多个学科通力合作,因此进展缓慢。

即使病人下定决心选择用力一搏,也只是肺移植患者“闯关”的开始。目前,普通人的认知观念,对肺移植的更好开展也有比较大的影响。首先就是移植技术瓶颈,由于肺是开放性器官,时时刻刻面临着感染的风险。手术过程中风险极高,一旦获取的供肺没有及时转运到医院,肺源质量也会大大受影响。

其次,目前对脑死亡供肺的维护认识不够,许多供肺因为感染弃用。“肺移植不像肝肾移植那样被广为知晓,很多患者和家属存在错误观念,许多受者到了濒危状态才接受肺移植,但往往此时已经迟了。”陈静瑜在门诊中,遇到过太多这样的患者。

在国外,患者为了改善生活进行肺移植,譬如肺纤维化病人,前往医院评估预测存活两年就会排队等肺源,相比之下,陈静瑜说,国内许多患者因为对肺移植不了解,对肺移植只是纯粹的害怕,往往濒死状况下才来搏一下,有的预计生存只剩一个月、一周才来。虽然经过几十年医疗工作者的艰辛努力,目前我国肺移植成功率达到80%左右,但国外发达国家能达到90%,我们依然有差距。差距就在于很多濒死时才求助肺移植的受者全身状态差,死亡率很高,这是陈静瑜最心痛的事情。

一个未来的使命

扩充更多移植医院造福患者

“我希望能尽快把技术推广出去,造福中国的病人。”除了尽快扩大肺移植医院,陈静瑜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也一直在为肺移植患者发声。

目前,国内共有173家医院有器官移植的资质,其中仅有37家医院有肺移植的资质。陈静瑜说,更现实的是,在这37家医院中,还有很多医院并没有真正开展肺移植手术,中国目前在做肺移植的医院仅有十六、七家。他还透露,记者所在的成都市,算是国内开展得比较好的城市,目前有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两家医院能做肺移植。相比之下,目前有的省一家都没有。

陈静瑜和团队肩负着更多的职责使命,那就是扩充更多的移植医院。为了尽快扩大国内肺移植的资质医院数量,无锡市人民医院作为国家卫生健康委肺移植培训基地,担任了肺移植的推广普及责任,国内其他医院也常邀请陈静瑜团队前去指导。无锡市人民医院成为中国肺移植的摇篮,承担了全国过半的肺移植手术。

“我希望能尽快把技术推广出去,造福中国的病人,尤其是经过17年的努力,我们无锡团队已经形成了更加适合我国国情的肺移植经验,更加值得在同道中推广使用。”他说,截至目前,全国已有十几家医院培训成功。

除了尽快扩大肺移植医院,陈静瑜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也一直在为肺移植患者发声。“最近我还提了一个关于尘肺病人的医疗救助。针对一些肺动脉高压、淋巴管平滑肌瘤病等罕见病人,我也希望能尽自己的努力,推动将这类病人必须服用的药物纳入医保。”他说,很多人不知道,这类病人一个月服药就要花费一万甚至两万的费用,这是他们经济所承受不了的。“所以我把这一类的建议也提了,也得到了国家的响应。”

相关阅读:

人大代表陈静瑜:肺罕见病治疗纳医保,让他们更有保障|70年70人·民生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fm595987 2019-06-30

  • 我就是你 2019-06-27

    点赞👍👍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