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乡档(79)|卖地原因:哥哥的堰塘溢水淹没弟弟的庄稼,弟弟把地卖给哥哥

封面新闻 2019-01-25 11:45 31643

封面新闻记者 黄勇

尘封的乡档(78)|卖地原因:搬家到别的地方,变卖产业换钱在新家购置产业

“尘封的乡档(53)”中,我们谈到土地购买优先权的话题时,举例说了弟弟把产业卖给哥哥的案例。

在这份土地契约中,弟弟苏邦珍把一块水浸田卖给哥哥苏邦奇,契约中是这样写的:

“先年父亲所置陈姓田地一处,弟兄分居,作为天地字号两股均分。其(苏)邦珍拈得天字号一股,有水浸田一块,在于地字号苏邦奇漕冲堰尾上,屡年被水淹浸禾苗。情因口角争论,请凭房族劝息,(苏)邦珍情愿将水浸田一块出卖与地字号胞兄苏邦奇名下管业,田坎、水草一并扫卖。”

对农民来说,水淹庄稼是一个很让人伤心的事情。(资料图片)

庄稼老是被淹,亲兄弟也会翻脸

结合地契透露的信息,这事的大致情况是:

苏氏两兄弟的老爹,生前从一个姓陈的人手里买了一处田地(有多块)。两兄弟分家,这处田地分为两份,两兄弟各得一份。

苏邦珍分到的那一份有一块水浸田,在苏邦奇漕冲堰的尾上。夏天雨水多,堰塘水满要放水,导致这块田里的禾苗经常被水淹。

农村人嘛,对庄稼爱惜得很。在农村种过地的人都很清楚,禾苗比较娇气,一旦被水淹,不管被淹的时间有多短,基本上会要受症,其长势自然大打折扣。长得不好,收成肯定就差。

辛辛苦苦种下的庄稼,原本盼望着能有一个好收成,结果却遭此“劫难”,换做任何人,心里都会来气。

苏邦珍与苏邦奇是亲兄弟,或许庄稼开始被淹一两次、两三次,还能忍了。但每年都要遭淹,苏邦奇还不把它当成一回事,也不采取解救措施,那就只有翻脸了。

所以,为了这份庄稼,两兄弟多次发生口角,就差赤膊上阵干架了。当然,也许还真有肢体冲突的事情发生,不然也不会惊动族人前来调解劝说。

嘉庆18年(1813),在族人努力做思想工作的前提下,本着好好说话的宗族精神,双方同意,苏邦珍把那块水浸田卖给苏邦奇,“田坎、水草一并扫卖。”

农村很多生活纠纷,因为田地问题产生

在农村,尤其是以前商品经济不发达的时期,田地对农民来说,是很金贵的。农村人的很多生活纠纷,就是因为田地问题产生的。

有农村生活经历的人,应该有这么一个感受:田地间的路很窄。在城市里生活久了的人,走在田间地头的路上,经常会有失去平衡的感觉,稍不注意就要摔倒。

其实,不是路天生就窄,而是路两边的田地所有者,为了多种几株庄稼,把路给“削”窄了。

有的水田之间的路,最初路边还有一溜狭窄的地块,可以种一两排胡豆、黄豆,或者栽种桑树之类的。到后来,因为两边水田的经营者不断地“削”地,那一溜狭窄的地块逐渐消失了,只剩下一条纯粹的路了。

走在这样的路上,一不小心,就会失脚踏在水田里。原本有的好心情,会因此彻底没了。如果是小孩子,还要挨父母一顿臭骂,别提有多窝火了。

还有,如果房前屋后的田地属于别人,房前屋后栽种的竹木会把田地里的庄稼遮挡一部分,导致庄稼因为受日照不足而长势不好,这也很容易发生纠纷。

类似苏氏兄弟这样的情况也很多,尤其是夏天雨水多,涨水时节,雨水冲进田地里,会把庄稼淹没或冲倒,受损的一方就会找上门来,轻则吵一架,重则打一架,造成伤害事件。

苏氏兄弟最终选择土地交易,这样的方式,很好地解决了纠纷,也不影响兄弟感情,是值得肯定的。

所以,在农村,有时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既然房前屋后栽种的竹木不可能被砍掉,遮挡庄稼的事实又会长期存在,那么,两家人会商议,会调换土地。

自家的土地被自家的竹木遮挡了,自然就无话可说。心疼庄稼的,会对竹木进行修剪,或者砍伐,让庄稼好好生长。

【下期看点】

尘封的乡档(80)|卖地原因:家里土地多,但劳动力不足反而成了负担

特别鸣谢:

成都市龙泉驿区档案局(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