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鹉案”当事人出狱:打算申诉,不排斥寄养鹦鹉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2018-05-17 00:00 36201

知道王鹏要在今天出狱,妻子任盼盼早早就请了假,她和婆婆一起将家里的东西准备好,毛巾、床单都换了新的。她们希望这个家能够从王鹏回来后就迎来一个新的开始。

昨天,一些关注过王鹏案子的媒体记者找到任盼盼,大家聊起了案子里的一些事情,由于都是年轻人,双方都蛮有共同语言,媒体们普遍感觉任盼盼的状态不错,很高兴,健谈。

任盼盼说,毕竟丈夫要回来了,感觉还不错。不过并不是很激动,只是感觉“熬出头了”。

到了晚上,任盼盼开始照顾孩子睡觉,没想到,两岁半的儿子晚上又有一点发起烧来。但他得知明天要去“接爸爸”,就丝毫没有了疲态。期间又有媒体记者打电话过来采访,尽管问题都差不多,聊得她头晕脑胀,但她也都热情的接待了,一直和记者聊到凌晨。

由于不知道释放的具体时间,任盼盼决定一早就去看守所门口等着。上午9点,她和儿子以及王鹏的父母一起,来到深圳市宝安区看守所门口。大约11点的时候,释放手续办完,王鹏从看守所的大门走出。任盼盼抱着孩子扑了过去,两岁半的儿子,张开双臂叫着“爸爸”。

王鹏身上穿着的还是他两年前被警方带走时的浅绿色工服。走出看守所以后,他换上了妻子带来的衣服。衣服是热心网友送给任盼盼的,上面的黑红色图案,代表着“自由”。

王鹏回到家后,状态不错,“毕竟回家了,心情还是很好的”。他和家人吃过午饭后,开始接受闻讯而来的媒体采访。讲述着他这两年来的人生经历。

▲今天上午,王鹏走出看守所和妻儿拥抱在一起

囵圄

王鹏从2014年起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开始养鸟,后来痴迷于养鹦鹉,在深圳宝安区的鸟友圈里也小有名气。他曾经说:“鹦鹉是老大,儿子是老二”。

家里人觉得养鹦鹉太吵,味儿太大,和王鹏争吵过很多次,但是都拗不过他。

2016年4月,因为半岁大的儿子患病,王鹏无暇照料,同时也为了换点钱,他将自己养大的两只“小太阳”鹦鹉和4只玄风鹦鹉以每只500元的价格卖给了鸟贩子。

谁知道,后来鸟贩子被警方控制,牵连了王鹏。2016年5月17日,王鹏和家里养的几十只鹦鹉一起被警察带走。

警方调查显示,王鹏售出的6只鹦鹉中的2只小太阳鹦鹉,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属于受保护动物,王鹏涉嫌“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罪。”

▲王鹏案件中涉及的保护动物“小太阳”鹦鹉

王鹏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上诉后,案件于2018年3月30日在深圳中院二审,改判王鹏有期徒刑两年。该判决经最高法核准后执行。刑期从2016年5月17日起,至2018年5月16日止。

此案的争议点在于,王鹏饲养的两只小太阳鹦鹉是否属于“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由于备受法律界和媒体界的关注,“鹦鹉案”轰动一时。

遗憾

王鹏被抓的时候,儿子只有半岁,现在两年过去了,儿子已经会叫爸爸了,会懂事了,但爸爸的印象还是只停留在父母的婚纱照上。

任盼盼告诉法制晚报记者,一开始孩子很小,她以为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后来孩子开始跟着别的小朋友学叫爸爸,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情绪和想法,她觉得有些事情要跟孩子说了。

最近几天,任盼盼就开始跟儿子说起王鹏,“过几天爸爸就回来了,想不想跟妈妈一起去接爸爸”。

孩子则会咿呀的说:“去,接爸爸”。

▲随着儿子逐渐长大,两年来,妻子任盼盼也会跟儿子提起爸爸,“爸爸就快回来了”

王鹏在被羁押的两年来,家人只在一审、二审的法庭上见过王鹏,前不久案件宣判后,任盼盼费尽周折去会见了一次,时间只有短短的十分钟,王鹏只是让她照顾好父母和孩子。

任盼盼计划王鹏出来后带他做个体检,如果身体没什么大碍,他们想先静养一段时间,让孩子和王鹏找寻一下亲子关系。

而王鹏的鹦鹉被带走,现在家中只剩下一些废弃的鸟笼。

申诉

任盼盼和家人至今认为王鹏无罪,她坚持称“人工饲养的就不是野生动物,王鹏没有办许可证只是行政违法,而不是刑事违法”。

此前,任盼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虽然深圳中院二审改判王鹏有期徒刑两年,从宣判当天到刑期结束只有不到2个月的时间,很多人认为“人能尽快回来就好”,但她还是希望要申诉。不过,这需要丈夫出来以后再商量,“一切看他的意思”。

今天下午,王鹏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他也想要继续申诉,希望通过这个方式能够推动司法的进步。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你现在的状态怎么样?

王鹏:今天上午11点左右出来的,心情还是很激动的,毕竟是回家了。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出来后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王鹏:最想做的还是陪伴家人,这两年亏欠他们的太多了。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回家后有什么不适应的吗?

王鹏:还好,在里面也经常关注外面的情况。只是回来觉得住所的周围的环境变了。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您家人一直坚持认为您的行为无罪,并想要申诉,您是否有申诉的想法?

王鹏:我自己也想申诉。出来后我老婆告诉我,还有很多和我的案子想类似的案例,我希望通过申诉能够对他们的案子有帮助,希望能够通过申诉推动司法的进步。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您两年前被警方带走的时候,是否知道卖小太阳鹦鹉违法?

王鹏:当时真的并不知道卖这些鹦鹉是违法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两年来重新回到家里,您想对家人说些什么?

王鹏:这两年失去了自由,感觉对家人亏欠很大,还是希望多陪陪家人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据说您养的鹦鹉后来被收养后死了很多,您作何感想?
王鹏:后来我通过律师了解到,我养的那些被查扣的鹦鹉确实死了很多,确实很可惜,感觉很心疼。因为当时我是把他们当成家庭一份子来养的。后来送到专业机构反而死了那么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觉得非常痛心。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以后还会养鹦鹉吗?还会养别的动物吗?

王鹏:应该不会主动去养了。但如果有鸟友送过来寄养,还是会的帮着养,不会完全排斥这些动物。假如我儿子喜欢别的小动物,也会支持的他养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未来家庭有什么打算?

王鹏:暂时没想太长远,还是多陪陪家人,从长计议。

文/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张子渊

图片来源于网络

编辑/张子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

扫描二维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