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鹤三谈“金融风险”,关键词有哪些?

政知道 2018-05-16 21:18 36702

昨天(15日),全国政协在北京召开“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出席了此次专题协商会并发表讲话。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刘鹤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以来,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就防控金融风险发表讲话,稳健中性货币政策以及严格金融领域的监管政策是讲话的关键词所在。

时间点的选择

刘鹤谈金融风险,每一次的时间点都颇有深意。

第一次是在3月27日调研金融管理部门之时,彼时,金融管理机构和人事调整刚刚确定。

全国两会期间,易纲“接棒”执掌央行;全国两会闭幕第二天,也就是3月21日,原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担任首任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3月26日,郭树清被任命为央行党委书记、副行长。

第二次是在4月8日,当天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揭牌仪式在原银监会南门举行,刘鹤与“一行两会”的一把手悉数出席。

第三次也就是昨天,5月15日,在全国政协“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上。很多《新闻联播》的热心观众看到这条新闻还会奇怪,他不是应该在美国吗?

按照既定的行程,刘鹤作为习近平主席特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会在5月15日到19日赴美访问,就两国经贸问题进行磋商。

当地时间15日下午,刘鹤一行抵达美国。

推算一下,刘鹤在出席专题协商会之后就启程了。

顺便交代一下,专题协商会是政协常委、委员围绕国家的大政方针,就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和党的建设中的某项专门问题进行协商讨论、议政建言的会议形式。

一般每年召开2次,会期1天,分别安排在第二、三季度。

这次是十三届全国政协的第一次专题协商会。

货币政策&监管政策

货币政策是刘鹤在第一次和第三次谈金融风险时特意指出的。

“要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保持流动性合理稳定。”

——3月27日调研金融管理部门

“实现稳健中性货币政策与严格监管政策有效组合,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5月15日全国政协专题协商会

今年2月,2018年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召开,“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被确定为央行2018年九项主要任务之首。

严格监管政策则是贯穿刘鹤三次讲话的关键词。

“要坚定不移落实全面从严治党各项要求,抓好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为做好金融工作提供坚强政治保障。”

——3月27日调研金融管理部门

“要全面加强党的领导,加强廉政建设,认真做好干部队伍思想工作,关心干部,回应诉求,加强正向激励。”

——4月8日银保监会揭牌仪式

“加强干部人才队伍建设,建立风险防范化解责任制,坚决惩治腐败。”

——5月15日全国政协专题协商会

在4月份银保监会的揭牌仪式上,刘鹤指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是整个机构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解决金融监管交叉和监管空白,逐步建立现代金融监管框架,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具有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要加强对金融系统的监管,而金融系统的监管要起效果,惩治腐败必不可少。

2017年2月底,时任山东省省长的郭树清调任原银监会主席,刚上任就掀起了整顿银行业乱象的风暴。

就任一个礼拜之后,郭树清首次以银监会主席身份出席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他表示,要重点整治违规开展关联交易、花样翻新的利益输送、重大经营管理信息隐瞒不报、违法违规代持银行股份等不良行为,充分发挥监管处罚的震慑作用。

当年,3月21日,李克强在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上讲话指出,对金融领域腐败要坚决查处、严惩不贷。

一个多礼拜之后,时任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应声落马,他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此后,金融领域打虎不断。

2017年5月23日,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被通报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今年4月17日,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控制宏观杠杆率

在全国政协专题协商会上,刘鹤还讲了一段“大白话”:

“使全社会都懂得,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段话的最后一句与刚才说的“惩治腐败”有关,前面则与“去杠杆”有关。

今年1月,刘鹤在瑞士达沃斯论坛的演讲中就提出,中国争取在未来3 年左右时间,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金融结构适应性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防范,经济体系良性循环水平上升。

什么叫“借钱是要还的”?

5月14日,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夏斌在演讲中指出,我国非金融企业的负债总规模,2010年-2015年平均增长16.6%,比同期名义GDP增长还高6%。

这说明在经济发展中,债务的状况很严重,而且关键是借了债能不能还,借了债有没有产出。如果借了债产出减少、借了债不能还,那就是资不抵债,就要破产。

在此次专题协商会之前,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成立了“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调研组,在4月份分赴浙江省宁波市、绍兴市、台州市、杭州市,山西省晋中市、太原市进行实地调研。

在调研中,委员们发现,一些地区企业“过度投资”“过度授信”和“过度担保”等引发“两链”(融资链、担保链)风险的根源性问题依然存在。

比如,山西全省不良贷款中,有一半以上是担保贷款,3户以上成员企业担保圈达到两千多个。这些企业集中在煤焦冶电化等传统行业,涉及贷款占到了全省企业贷款的约六成,不良贷款占全省的四成以上。

聚焦地方债

要还钱的除了企业,还有地方政府。

夏斌表示,截至2016年末,我国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债务余额约为27.33万亿元。

△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夏斌

在协商会上,不少委员也说起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这是刘鹤在达沃斯论坛上提到过的中国遇到的突出问题。

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是指没有纳入地方财政预算,但又需要由地方政府承担最终偿还责任的债务。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表示,这部分债务形式多样,透明度差,现在已经成为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点。他建议,深化地方投融资体制改革,地方举债必须由地方人大审议批准,增强透明度和约束力,强化预算内外约束,严禁违规融资、变相举债,严肃纪律问责。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则表示,扩大地方债务规模,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支撑比较高的GDP增长速度,我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增长转入高质量发展,在潜在增长率已经下降的情况下,人为抬高增长速度,必然以超出偿还能力的规模筹集资金,加大财政金融风险。他建议,要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调整政绩观,不再搞GDP挂帅。

全国政协委员刘尚希表示,面对上级政府政策、标准等诸多的不确定性,下级政府无法形成稳定预期,就会以机会主义方式行事,产生隐性债务。他建议要编制地方投融资项目规划,努力做到精准融资、精准建设、精准控制风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我就是你

    哈哈哈哈好

    2018-05-17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

扫描二维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