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玮:春 影

封面新闻 2021-04-08 19:14 47130

作者:成都市温江区二十一世纪学校 高一 四班张明玮

心绪烦乱,抱怨生活的枯燥与艰辛,倦怠于世俗的呆板,人心的伪善,刻意的迎合。我便踏上寻觅的步履,追溯春的残影。它静默的守侯着,永不磨灭,带来沁人心脾的清风,拂过被生活打磨的疲惫的脸颊。给予我久违的温暖,拂平我心灵的创伤,重现不曾消散的隐藏在角落的点滴美好,释放其如清泉般净化精神的力量。

母亲总是在那里,我知道的。她是我的樱花树,我的蓬勃绿意,我的盎然春天。自六年级起,家境愈下,母亲无可避免的承受着家庭施加于她的巨大压力,加之母亲当时患病,家中积蓄几近全部投入到为母亲的治疗,但不见好转。家中事务无人料理,经济状况跌入谷底。母亲担心着自己的病情,担心着我,她的孩子。当时吃了上顿愁下顿的日子令母亲心虑。母亲自是想逆转这凄寒的景况,却无能为力。精神遭受挫折,加快了病情的恶化。她仍操劳着,忍着病痛,来自家庭的消磨足以击垮她。母亲不曾有过怨言,未尝见其叹息。只是付出,为了我,为了家。这不尽消散的,甚至于愈加沉重的精神压力,不曾间断的摧残着母亲本就消瘦的身体,她的身体状况向着不可逆的伤痛发展,但她从不言及自己的辛苦,变成了理所应当。母亲脸色的憔悴不曾察觉。春的光芒似黯淡下来,她的朴素,真诚,平实,坚强,她的一切似乎都掩于沙尘,盛放的花朵飘零入泥。春等待着,重回大地。

母亲跟我闲谈时总饱含微笑。但她言中所及无不关于我,好似我化作她世界的清风,拂去她身体的疲乏,绽放樱花般春的盛颜。母亲念旧,那段舒心的日子,她常提起。她说她怀念在窗台前望见我,望见我放学归家的日子。她说她感到安稳与幸福。她说她仍想回到过去,在静谧的夜晚,在满月的光里,在我与她的无外界惊扰的小世界,闲谈。我们是无间的密友,永远。我们发自内心的畅快,欢愉布满小道,欣喜充盈在空气里。她眼中闪烁的明亮的光,不像是恋旧,更像是期盼,期盼我长大成人,期盼我学有所成,期盼我开心快乐。母亲管教我很严厉,将她的希望倾注于我身。只是她不见了,带着她殷切的希望离我而去,离家而去。只留下春的残影,没入尘泥,守候着我掘开那坚硬的泥土,得以重现春的光亮。

我无法言说,那温柔闪亮的春天的真实模样,只是留下些许的残影,得以永久珍藏。我知道春在我的世界不再能够洒下和煦的阳光,不再能够吹拂舒缓的春风,但她已然将弱不禁风的树苗培育得苍劲茁壮。春影依然,不予以任何形式而消散。她是我生命中独一无二的春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