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13年没回家过年,患癌四年后他这样说

封面新闻 2021-04-08 11:59 37079

封面新闻记者 张越熙

这是80后退伍士官孙逊患癌后的第四年。

身体正在逐渐恢复中,说起话来声若洪钟,看起来比常人还要健康。

有人调侃他笑起来像著名相声演员“小岳岳”,他哈哈大笑,拿出吉他弹了首《五环之歌》。

尽管自己的人生“一波三折”,但孙逊更愿感恩笑看,感恩同学、战友、朋友、老领导、医生,以及在水滴筹上帮过他的众多“陌生”爱心人士。

人生遇转折:罹患鼻咽癌,水滴筹筹来25万

孙逊的人生巨大转折,发生在2017年。

那一年,孙逊才34岁。刚刚过完春节,他因身体不适去市医院检查,却被查出鼻咽癌。

这一结果无异于晴天霹雳。虽然在众多癌症里面,鼻咽癌相对没那么可怕,但对于一个80后来讲,这一切来得还是太早、太突然了。

为了解自己病情,孙逊购买了相关书籍

恐慌之后,孙逊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

那时,妻子刚刚怀孕5个月,正在保胎。前一个孩子因为流产没有保住,为了保住来之不易的第二个孩子,妻子要每天躺着不能下床。

孙逊怕妻子知道自己病情后担心,影响保胎,于是对她隐瞒了病情,独自一人做了手术,独自一人躺在医院里术后恢复。

手术十几天后,敏感的妻子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坚持对孙逊连番追问,才知道他原来不是“鼻咽部做个小手术”那么简单,而是患了癌症。

妻子想打掉孩子专心照顾孙逊,后来在他的耐心劝导下才选择继续养胎。夫妻两人通过手机互相鼓励,每天给彼此报平安,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这件事情,也让孙逊更加确定,自己当初选择和妻子一起携手走进婚姻没有错。

看着可爱的儿子,孙逊庆幸妻子和自己的坚持

这一边,妻子成为孙逊的精神支撑,另外一边,水滴筹成为了孙逊的经济支撑。

手术加放化疗的费用昂贵,医生告诉孙逊,至少需要20万。但孙逊创业失败,拿不出来那么多钱。这时,孙逊想起自己在水滴筹上给别人捐过钱,别人能用这种新兴的筹款方式救急,自己是不是也可以?

那时候,水滴筹平台上线还不到一年时间,孙逊笑称:“本来是想帮别人,结果帮了自己。”

2017年4月,孙逊发起第一次筹款,筹款目标额20万。有朋友劝他把筹款额度改到30万——医生说的20万只是前期费用——但他觉得别人捐的钱都是救命钱,不能乱要,更不能乱用,既然医生说20万够,那就选择相信医生,筹20万就可以了。

孙逊没想到,才一天的时间,20万就筹满了。一个朋友打电话告诉他,想给他捐款但是“捐不进去了”。孙逊咨询了一下水滴筹平台,才知道是已经筹满了,筹满以后就会关闭捐款通道。

给孙逊捐款的人,有一起上过学的同学,有曾经的战友和部队里的老领导,有后来工作单位里的领导,还有同学、朋友、熟人的朋友,这些人有的只听说过他、没见过他,甚至只是彻彻底底的陌生人。

最让孙逊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个平时不太熟的人一下子给他捐了1000元,而这个人平时是出了名的抠门,几块钱都要斤斤计较。

经常有人发信息来关心孙逊的近况

在妻子、朋友和水滴筹上爱心人士的支撑下,孙逊的治疗得以顺利进行。2017年7月,因为维持后期治疗,有一些昂贵药品无法报销,孙逊又发起了第二次筹款,筹到了4万多元。

孙逊非常感动,平时他并很少攒局请人吃饭做人情,但一遇到困难,却有这么多人关心帮助他。

他出院那一天,刚好儿子出生第7天也出了院。为了记住这份“再生之恩”,他给儿子起名叫泽恩,意即“润泽我心,不忘感恩”。

患癌前为人要强:不能拼爸妈,只能拼自己

患癌前,孙逊是一个很要强的人。

出生于四川省泸州市合江县,父母离异,且经济条件都不理想。孙逊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没法和别人拼爸妈,只能拼自己。

2000年12月,孙逊参军入伍,在部队一干就是13年。

因为优秀上进、不怕吃苦,他多次获得“优秀士兵”称号,一路晋升至四级军士长——这个成绩对于一个小地方出来的孩子来讲,相当不易。

在部队,孙逊积极学习各种本领,成为了一个多面手,乐器、摄影、电脑、设计都有涉猎,所在部队的旅徽就由他设计完成。

孙逊在部队期间连年获得优秀士兵,还曾荣立三等功

孙逊一边为人要强、努力拼搏,一边在做选择时却很少把利益放在首位。

相比有些人在部队“目的明确”,一切为了退伍后的出路,孙逊总觉得在部队就要纯粹,做什么都要以保家卫国为原则,不能掺杂别的企图。在部队13年,他一次也没回家过年——要么留在部队完成任务,要么把休假名额让给了战友,“他们有的人新婚,有的人刚有了孩子,比我更需要回家”。

退伍后,别人都想着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孙逊却主动放弃了获得编制的机会。

根据《退役安置条例》,士官满十二年可选择政府安置工作,一般事业编或者企业编。孙逊符合条件,可获得一份有编制的工作。但因为部队驻地在上海浦东,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他耳濡目染,也想投入创业大潮,实现更多人生价值。

孙逊在部队时意气风发

孙逊创业的项目是同城快递,当时在上海是一个较大同行的有力竞对。但半年后,因为业务扩展太快,没有充足的后续资金,创业以失败告终。孙逊坦言,因为常年在部队和社会有些脱节,当时没想到要去融资。

虽然创业失败,但一起创业的战友却因为彼此间的坦诚相待,感情愈加深厚。

之后,孙逊回了老家,在市机关当司机。

有人推荐孙逊去社区工作,比做司机工作稳定。但当时领导快到退休年龄,他感恩重感情,觉得应该陪领导到退休,于是又一次放弃了获得更好岗位的机会。

相亲的时候,周围朋友给他介绍了许多优秀女性,有经济条件好的,有社会地位高的,有学历高的,有长相很漂亮的,但他却最终选择了一个家境普通的女孩——也就是现在他的妻子。

妻子来自四川广元,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失去家园,孙逊觉得两个人三观一致,比较合适,能走下去。

孙逊至今感恩部队的培养

癌症转移后,想换种活着的方式

鼻咽癌手术出院后,孙逊依旧要强,为了证明自己即便生病了也能养家,也为了早日还欠出去的人情,他又恢复了拼命三郎的状态,帮一个亲戚做事。

也许是没有休养好,2019年年初,他被发现肺部有结节,癌症从鼻咽转移到了肺部。

市医院告诉他,是单侧肺转移。去了省里,省里医院告诉他是双侧肺转移。他又去了北京一个大医院,医生告诉他:“回去吧,你治不起”。

就这样,孙逊以为自己已经扛过了癌症这个坎儿,没想到却又迎来更严重的癌症。

北京权威的大医院医生,那么直接地告诉他结果,让孙逊万分沮丧和彷徨。这时,他的领导和朋友、同学们又一次给他带来了希望。

有人给他介绍了北京昌平的一个中医,说此人医术极好,一些被宣布无法治愈的病,经过他的治疗得到了明显缓解。因为已经确定大医院治不起,白来一趟北京也可惜,孙逊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前去北京昌平求医。

没想到,一个月一两千块钱的中药,竟然真的起作用了。服药至今一年多的时间,孙逊肺部的结节越变越小,鼻咽镜检查已经没有问题。

孙逊把诊疗过程都记录在手机里

与此同时,妻子为孙逊购买的一个保障产品也起到了作用,解决了部分医药费用压力。

用中医治疗的同时,孙逊也开始调整心态,不再把拼命工作当作人生的唯一目标,而是把陪伴家人也视作人生成就。

如今,妻子在外务工,他在家一边熬汤药,一边照顾儿子。儿子有了他的陪伴,性格开朗爱笑,这让他愈加意识到,有些东西是金钱替代不了的。他开始反思自己以前的一些想法:“就像一些留守儿童,童年没有父母的陪伴,即便父母在外挣了钱,给孩子买了很多好东西,但孩子依然没有一个优质的童年。”

在孙逊的陪伴下,儿子开朗爱笑

如今,在教育儿子的问题上,孙逊认为,要把心性、三观调整好,孩子只要懂得感恩、乐观开朗、健健康康的,做父母的就没有遗憾了。

换了一种生活态度以后,孙逊慢慢从现在的生活状态中找到了乐趣。以前那个向往风风火火拼闯的军旅士兵,现在变成了一个温和随性的家庭慈父。孙逊总结自己是“前半生不犹豫,后半生不后悔”。

此外,他还很想让那些曾经帮助过他的人知道,“我现在活得很好!谢谢你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