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草堂小学校长金波:学术引领 守正出新 办一所“有中国样子”的学校|封面天天见·校长来了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4-06 00:00 1169089

封面新闻记者 张峥

18岁中师毕业,“敲开”了成都市实验小学的大门,成为当时学校语文组第一位男教师;

34岁成为四川省特级教师,35岁担任校长;

2017年,成为成都市草堂小学校长;

2021年,是金波从教31个年头。他说,自己是一个从基层走出来的校长,他喜欢教书,喜欢课堂。当校长后,仍然保持着每周听课的习惯。“‘名校’之所以是‘名校’,教师的教学水平必须要高。校长的责任就是要带出高水平的教学团队。”

18岁的男语文教师

上世纪80年代,考上中师生就是端到了“铁饭碗”,只有班上成绩好的学生才有胆量去考。“我想我可以做一个好老师。”抱着这样的念头,金波经过笔试、面试(当时的面试还要考形体、综合素质),踏入了成都师范学校的大门。

上世纪80-90年代的成都师范学校可谓群星闪耀,俨然成都基础教育的“黄埔军校”,成都很多知名小学校长的成长和故事都是从这里开始的。那时候师范学校要读四年,一二年级要完成普通师范的基础课程;师范生什么都学,除了文化课,还要学琴棋书画、形体、舞蹈。三年级才开始分科。学校很重视学生的实训,二年级跟班见习,三年级单科实习,四年级全科实习。准老师们也不是只教一门课,金波就是这样,不仅教语文、数学,还选修了美术。

成都师范就读

“那时候的教育非常安静,社会对教育的认可高,家长心态平和,教师充满激情,教学、教改的风气很浓。”18岁毕业,金波有几条路可走,到政府部门当秘书、到中专当团委书记,他选择了第三条路,敲开了实小老校长苏文钰的办公室大门,一句“苏校长,你要不要我?”马上得到了爽快的答复:“好啊!”

于是,他成了当年实小语文组第一位男教师。

初生牛犊

“周围全是高手,大家谈业务,不计较待遇,经常有全省各地的人来听课,阶梯教室人山人海。在那种环境下,奠定了我做人以及专业能力的基础。”

刚到实小,前面已经有了数位省特级教师,学校教研风气之浓厚,“逼迫”着初入职场的金波沉下心来,精心钻研教学。

大家互相听课,静心做事。

30年前的实小,硬件不算好,没有现代化的教学工具,“讲课全靠一张嘴,你要是不能用声音抓住学生,靠故事吸引学生,靠情绪渲染气氛;讲课没有几个排比句、冒不出几个四字成语,都不好意思站上讲台。”年轻的金波经常去听其他老师的课,师父出去讲学时,他就帮着写“小黑板”(摘选出的课文段落),练就了一手漂亮的粉笔字,堪称人工ppt。

老校长对大家的激励,就是发表文章,逼着年轻的金波也发文章,谁发了文章,老校长就当着全校大会分享喜报。

15年的实小生涯,就像进了一口高压锅,生生把金波“压”成了教学能手。“自主学习”“合作学习”“探究学习”……2000年的实小,成为新一轮教改的风向标。“时代在发展,孩子发生了变化,他们好奇,喜欢探究,自主意识强,这就要求课堂改革,要求老师不断自我更新,要求教学观念、方法、课型与时俱进。”学校参加了中央教科所的课题,研究活动教学与中小学生素质发展。 于是,金波的探究性学习《识字学词学句》诞生了,让学生在学习活动中去经历知识产生的过程,在“造”字的过程中,学习提出问题、猜想与预测、搜集事实依据、得出结论与解释……学生通过学习获得的不仅仅是知识本身,更主要的是学习研究问题的方法,培养运用各种方法解决问题的能力。

他给学生上《写给春天的诗》,把学生带到杜甫草堂体验春天,寻诗、赏诗、写诗,在诗与自然,诗与生活中实现学科的综合,在广阔的空间中对学生进行文化的熏陶。

1994年,22岁的金波获得了青羊区首届青年教师语文优质课大赛一等奖、25岁被评为了成都市优秀青年教师、2004年获四川省语文赛课一等奖,获评省优秀教师。32岁的他,还作为成都市优秀教师代表在全市教师节表彰大会上发言。

“后来整理我的荣誉证书才发现,居然有一人多高!”

全国创新教育研究会,上千人看课。

学生叫他“金老大”

谈起自己的成长经历,金波说最难忘的是自己带的第一届学生。18岁的他,一到实小,就当起了“后爹”——中途接手三年级四班57个孩子。这个比自己学生大不到10岁的大男生、班主任会踢足球,打乒乓球,迅速跟学生打成了一片,成了学生口中的“金老大”。

然而,年轻的麻烦也随之而来。一个毫无经验的小伙子教主科,那时候成都小学升初中还要调考,娃娃升学怎么办? 四年级,有些家长稳不起了,给学校写了联名信,要求换有经验的老师。

换不换老师?智慧的老校长召开了学生班会,问全班学生“你们喜欢金老师吗?现在我们把金老师换了你们干不干?” “不!我们喜欢金老师。”“我们不换老师!”“在我面临窘境的时候是孩子们维护了我。他们真情的呼唤不仅打动家长,也使我感动。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孩子们是那么真诚,那么投入地爱自己的老师。”

“让每一个孩子都得到尊重和发展,让他们在学习中焕发出生命的活力,我认为这是师爱更深的内涵。”幼年时因父母工作原因经常转学的经历,让金波对公平有着特殊的执念。

那是2003年的10月,上千人的全国“创新教育”现场会上,金波承担了一节研究课《小猴子下山》。课进行得很顺利,到了最后一个教学环节,金老师请了一个表达能力不强的孩子念一封小猴子写给同学们的信。孩子念信的时候声音小且拖拉,礼堂的老师开始有了小声的议论,孩子的脸涨得通红,似乎声音要哽住了。在老师的鼓励下,信终于念完了。

这堂课似乎不够完美,然而“好课就是一堂真实的课”,对每个孩子来说是机会公平的课。下课后,几个老师围着金波,不解地问他为什么请这样一个孩子来回答问题,金波笑了笑说:“这个孩子的表现我非常满意。”

“在我们的课堂中如果每一个孩子都感受到了被人关注,体验到被爱护的温暖与幸福,体会到成功的快乐与自豪,那我们的教育才真正是‘为了每一位学生的发展’。”

第二天,金波照例批改孩子们的日记,当改到这个孩子的日记时,金波发现他写得非常好,他为小猴子想了很多好办法。最令他感动的是他妈妈的评语“昨天我一直站在礼堂的角落,听完了您上的这一节课。我的心情非常地激动,我不仅为您精湛的教学艺术所折服,更为您在课堂中所展现的高尚的人格所感动。你对每一个孩子成长的关注让我们感动,孩子能有这样的老师,我们感到十分自豪。”

喜欢教书的校长

从教学岗位到管理岗位,金波说,自己是一位喜欢当老师的校长。到东城根街小学当副校长后,他带着全校老师做学术,带着老师们成立了东小教师博客联盟。

在东城根街小学和老师们一起教研

他认为,教师成长要做好三件事,上课、读书、动笔。于是金波带头写博客,写教学案例、听课心得,写反思、写随笔。2007年担任成飞小学校长以后,除了主持学校工作以外,他还先后承担了三届青羊区特级教师工作室和成都市首届名师工作室的领衔人工作,培训区内外的骨干教师。2011年,他随国侨办讲师团赴奥地利、意大利培训华文学校教师,给华文学校的学生上课。

“我每到一所学校的第一学期基本上会把所有老师的课听完,多的时候一学期会上百节。”在金波看来,“名校”之所以是“名校”,教师的教学水平必须要高。校长的责任就是要带出高水平的教学团队。作为学术型校长,金波一直认为,“校长在学校教学研究中首要的任务是领导课程教学。要不断改进学科建设,积极推进教学改革与创新,注重培养学生的责任意识、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其次要引领教师成长,为不同层次老师的教学改进分享教学经验,提供帮助。”

担任草堂小学校长以来,在他的带领下,草堂小学聚焦课堂教学,通过行政视导、名师导教、专家督学等督学导教活动深化校本教研,老师们积极参加学术研讨、教学竞赛,学校的学术氛围更加浓厚。教师的专业发展也得到了进一步提升:“近三年我们在各级教学竞赛中获得国家、省、市、区级一等奖62人次,10名教师获得了区级学科带头人以上的学术荣誉称号。”

办一所有中国样子的学校

“好的学校,必须要样样好。”这是社会、家长对草堂小学的期待。草小与草堂相伴,校园文化与诗圣联结在一起,于是有了历史的渊源,有了民族文化的根。“我心中理想、美好的教育是这样的:希望学校和家长有共同的教育理想;希望每一个学生的家庭充满亲情,富有理性和学习智慧;希望学校尊重学生、文化氛围浓厚、师生关系良好;希望办一所‘有中国样子的学校’,能够赋予中华传统文化现代教育的力量,让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能够自由生长,能够成为最好的自己。”

或许“诗意教育”这四个字看起来抽象且高深,“但我们所坚持的就是守正出新,不断推进的诗意教育及课程体系,深化于现代教育之中。我们重新审视学校的课程结构,在高质量地完成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基础上,高品位地构建校本课程,为学生提供丰富多样的课程教学资源。”

草小通过“创建共性与个性共生的课程文化,将中国传统文化与学生的素质发展相结合,实现多学科的深度融合,不断完善富有学校特色的课程体系——草堂课程,为学生的全面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在草小的“好雨轩”,“草堂诗社”的孩子们自由、自主地开展各项由他们自己筹备的诗歌活动,充分地展示着他们的才华、能力、爱好、个性。

在草小的“百草园”和“低碳植物园”,孩子们种植、观察、养护、记录、收获、加工,踩着二十四节气的节奏,去接触身边的自然,体悟生命的诗意与智慧。

“草小‘是一所没有围墙的学校’,‘馆校共构课程’把课堂延伸到生活大课堂,让博物馆成为孩子们探究、发现、体验、感悟的大课堂,更把诗意植根在他们的心里。”

“办一所有中国样子的学校”,在金波看来,草小已经进入了高速发展期,而他和草小人,只能日夜兼程,一往向前。

别问我我不知道/我等待的究竟是谁/我只知道她来了/我一眼能把她认出/既然我相信/此刻她正日夜兼程/沿着无数条小路/走向这棵惟一的树

金波喜欢《等待》这首诗。当年他所教学生的孩子也已经成了草堂小学的学生,金波成了师爷爷。

每到一个城市开会,他会去见见自己当年的学生,不论是在清华园还是未名湖,他都会早早赶到,静静地等待当年的孩子。

可能这就是作为一位老师的意义——等待踏着一条条小路走向自己的,当年的那些懵懂、纯真的孩子,然后再一眼把他们认出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8

  • 锦书 2021-04-07

    名校是不一样。校长的责任就是要带出高水平的教学团队。

  • 崃山青杠杨代光 2021-04-06

    办有中国样子的学校。点赞。做有志气有创新有为的教育者!

  • 程斌 2021-04-06

    点赞金校长👍👍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