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的“马背摇篮” 6岁女孩跋涉3000公里与母亲重逢丨百年百篇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4-05 08:00 111667


封面新闻记者 何晞宇

1942年,在延安军人俱乐部举办的一场讽刺画展上,一幅名为《娜拉又回到家庭》的画作让在场的革命女性心有点痛。她们怀着巨大的革命热情来到延安,但在艰苦的革命年代成为妻子和母亲后,生育和养育却成为她们绕不过的隐痛。

就在这个时候,战时儿童保育会诞生了。这个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最早成立、时间持续最长的抗战团体,在8年中保育、教养了近3万名儿童,成为当时最有成效的儿童保育团体。延续战时儿童保育会传统延安保育系统,更是在战火纷飞中,以强烈责任感,以马背为摇篮,保全了数千儿童的生命,为他们在前线奋战的父母扫除了后顾之忧。

为奔赴战场捍卫祖国 

红军女战士忍痛将孩子送养

1933年2月,暂居福州的红军女战士曾志因没钱住院,在家里靠一个手艺粗糙的接生婆,生下了儿子春华。春华是曾志的第三个孩子,前两个孩子因行军和“工作需要”,出生没多久就送了人。这一次,曾志依旧没有能力留下孩子,忍痛在春华出生第13天,将他送给了一个当地人。

6年后,曾志前往延安马列学院学习时,生下了她的第四个孩子:陶斯亮。当时延安医疗条件有限,曾志产后出现危险,靠着医院仅有的两只止血针和冷毛巾贴敷才转危为安。

曾志的经历,在延安的女同志中并不罕见。延安历史资深研究者、复旦大学教授朱鸿召研究发现,延安革命队伍里的女同志,逃离旧家庭,投身革命队伍,“在磨炼出中国现代革命知识女性飒爽英姿的同时,又承载着革命婚姻带来的光荣与苦痛。”很多革命女青年都一样有母爱之心,但是因形势所迫,在抚育孩子上做出了很多牺牲。

在革命和养育两难时,将孩子送给当地人的事情成为常态。解放战争时期,舒同要上前方,妻子石澜得随行,石澜只能按上级指示将刚出生的孩子送人。当她肝肠寸断的把孩子递给陌生人时,晕倒在这个人的家门口。

1942年3月8日,延安《解放日报》的妇女节专刊以整版篇幅,对延安一段时间内的妇女问题做了披露和总结。女作家曾克在当期《救救母亲》一文中指出革命女青年孕育时遭遇的困境,呼吁关注她们生下的那些没有奶吃的新生儿、关注她们无法照顾到幼儿营养和疾病、为她们建立更多的托儿所……“一个母亲看管1个孩子所费的精力,是足以看管10个或更多的孩子的。那么其他的被解放出来的母亲,就可以有时间再去参与自己所希望的学习和工作中去。”

1942年《解放日报》三八妇女节专刊

战时儿童保育会 

毛泽东周恩来均为名誉理事

为拯救战区难童、解除前方战士的后顾之忧,在各界妇女精英的推动下,1938年3月10日,战时儿童保育会在武汉正式成立,并受到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成立之初保育会就拥有近300名名誉理事,囊括了当时军、政、教育、经济等社会各界的著名人士,其中包括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等共产党领导人,还有各民主党派人士、社会名流如沈钧儒、章乃器、郭沫若、胡愈之、陶行知、梁漱溟等等。

毛泽东和陕甘宁边区保育院的孩子们

保育会成立不到20天,当时的保育委员会主任曹孟君就带队前往河南开封战区抢救难童。抢救队伍中包括有鲁迅夫人许广平以及胡愈之夫人沈兹九等。抢救队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收容了近400名难童,并迅速将他们转移至后方。

一个月后,保育会抢救队再次出发,分别前往津浦前线以及陇海铁路沿线收容难童。她们在前线带着100多名难童跑了8天8夜。据当时从津浦前线被救回的难童张伯尧回忆,当时他们就是在枪林弹雨中不停的跑,“拼命跑……跑慢了就没命”。

战时儿童保育会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最早成立,也是时间持续最长的一个抗战团体,也是抗战期间,最有成效儿童保育团体。高峰时期,保育会拥有61所分院,分散在全国12个省市,共保育、教养了近3万名战时儿童。

年轻的母亲们在保育院里学习

陕甘宁边区保育院的三个孩子

延安“马背摇篮” 

孩子和父母千里外重逢

在战时儿童保育会各地分会中,陕甘宁边区分会是个比较特别的存在。由于陕西在抗战期间没有被日军占领,因此省内并没有战区难童。而周边省份逃难而来难童主要由陕西分会收容,陕甘宁边区分会则主要收容共产党烈士、干部以及边区出征将士的子女。

陕甘宁边区分会成立之前,边区就已经比较完备的儿童保育系统,如延安托儿所、鲁迅小学等等。1938年7月,边区妇女救国联合会、各界抗敌后援会等团体和个人发起“边区战时儿童保育会”,并争取到战时儿童保育总会的支持,在原有托儿所和小学的基础上成立了陕甘宁边区分会保育会。

陕甘宁边区保育会将6岁以下儿童分为乳儿部、婴儿部和幼稚部分别管理。1938年底,边区将鲁迅小学也并入保育院,成为陕甘宁边区分会保育会小学部,即“保小”,以收养教育6岁以上儿童。而且由于边区保育会婴幼儿比例十分高,还专门设置了“乳母”一职。

1945年,曾志和丈夫陶铸前往沦陷区打游击,他们4岁小女儿陶思亮(小名亮亮)只好被留在延安,被送进延安保育院。曾志以为此次和女儿一别,要5年甚至10年以后才能再见面,却没有想到两年后,延安保育院的男保姆竟然带着孩子,跋涉千里来到东北前线,把女儿交还给她。

1945年,曾志(左一)抱着小女儿亮亮在延安。

1946年内战爆发后,延安环境不再安定,保育院需要外迁至华北解放区。据康克清回忆,当时延安已有大小托儿所、保育院近30个。为了保证孩子们顺利转移,中央专门调配了数千斤主食、糖、饼干、鸡蛋等等。保育院还自主将孩子们的木床捆到了马背上,这就是电影《啊!摇篮》中所描写的“马背摇篮”的原型。

1946年底至1947年春,延安第一保育院(原陕甘宁边区保育院)、洛杉矶托儿所、延安第二保育院还有“一保小”、“二保小”分批出发离开延安。曾志的女儿亮亮当时随延安第二保育院136名孩子于1946年11月告别延安,冒着严寒,开始向太行山解放区转移。

“这是一列长长的骡马队伍,每头牲口背上驮着两个小木床,孩子们就睡在木床里。保育员们随着队伍跑前跑后地来回查看,看看驼床里的孩子们被子有没有盖好,是不是蒙住了口鼻……”。他们为了躲避战火,选择冒险在山区夜行军。翻越雪山时,保育员将孩子们裹在棉被里,请了民工把孩子们背在背上,连续翻过18个山峰。队伍一路穿越封锁线、渡过黄河、汾河,在崎岖的山区跋涉了3个月,终于在1947年2月中旬全体抵达太行解放区的山西襄桓县。

此时,亮亮的爸爸妈妈所在东北民主联军已经在该地区取得主导地位,开始战略反攻。晋冀鲁豫中央局通知暂时驻扎山西襄桓的延安第二保育院,将当中包括亮亮在内的37名东北干部的子女送往哈尔滨,与他们的父母团聚。

1947年初,延安保育院保育院保姆杨顺卿带着亮亮顺利抵达辽宁白城子,与亮亮的母亲曾志会合,并合影纪念。

亮亮从延安出发时,就一直由保育院里一名叫杨顺卿的男保姆照顾。这个年近40的瘸腿军人牵着一头骡子,护着亮亮和另一名军属的女儿,一路教她们学习隐蔽,学习躲避飞机轰炸。

1947年8月,他再次带着亮亮随队伍从山西出发,在河北境内迂回躲避袭击,最后抵达阜平晋冀鲁豫中央局。然后,在中央的安排下又沿津浦路,悄悄抵达胶东,从海上偷渡至大连,送大连再乘邮轮借道朝鲜,抵达丹东。

正在辽吉前线担任支战任务的曾志,听到女儿抵达吉林的消息时,惊呆了。6岁不到的孩子在战火纷飞中,历时1年多,经历海、陆3000多公里的远征找寻父母。

“这简直是奇迹。”

【参考文献】

《抗日战争时期战时儿童保育会研究》, 张纯著

《一个革命的幸存者:曾志回忆实录》,曾志著

《摇篮里的中国梦  毛泽东关怀下的延安保育院》中央档案馆编著

《延安日常生活中的历史 1937-1947》朱鸿召著

《马背摇篮——忆战火中的延安第二保育院》姚淑平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3

  • fm1154415 2021-04-15

    [微笑]

  • lmf 2021-04-05

    真不易啊

  • fm1156679 2021-04-05

    革命先烈永垂不朽!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