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人生|从舞蹈跨界戏剧 刘晓邑:想和剧场、观众谈一辈子恋爱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3-03 12:35 64007

封面新闻记者 荀超

很多人对于戏剧人刘晓邑的认识,是从热播综艺《戏剧新生活》开始的。节目里,八位戏剧人的创作演出的道具,总是出自刘晓邑之手。就连黄磊看到刘晓邑负责道具制作时,都会信心大增“晓邑没问题!”

作为当代青年艺术家,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的刘晓邑,近年将自己的精力集中在戏剧导演、演员这一领域。或许有些人会好奇,为什么舞蹈科班出身的他要跨界做戏剧呢?近日,刘晓邑接受封面新闻记者专访时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觉得剧场是可以把我喜欢的东西都装进去的一个地方,本身舞蹈也是在剧场的,我只是从身体表达转换到了语言,后来开始接触装置木偶,他们也是我表达的一部分。戏剧是包容的。我希望模糊掉这些界限,我喜欢叫它剧场艺术。”

其实对于刘晓邑来讲,舞蹈和戏剧都非常有魅力,从事戏剧起源于他的好奇心。“它们两个可以在一起,但不能相互比较。我无法用简短的话来形容两者的,而且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我的热爱。舞蹈和戏剧都是我热爱的,至今我都不知如何表达对他们的爱,只能一直做下去,和他们在一起,这就是他们的魅力。”

在《戏剧新生活》中,当演员需要自负盈亏时,自己去买票挣钱时,刘晓邑提出要去卖烤串赚钱。这源于他的亲身经历:大学毕业后的生活困苦时期,那段没有戏排的日子,他和朋友就摆摊卖烤串,以维持生计。这段过往“告诉我了生活不易,要珍惜你热爱的,并为之身体力行”。他从不觉得那些没钱的日子就是心酸。“干哪个行当不心酸,干好了就不心酸,刚起步都很难,没有事情是一番风顺的,能接受这一点就可以了。我愿意为喜欢的事业花钱,就是喜欢,干得蛮开心,也没觉得穷,还觉得很骄傲,哈哈哈!”

做了这么多年戏剧,刘晓邑经历过不少困难坎坷,但他乐观地将每一次的坎坷当作新的开始, “我没资格放弃,生命短暂。”何况,戏剧给他留下了很多难忘的回忆,如半夜翻进排练场排练、团队人员离开、第一次有人投资自己的作品、被资本收购团队三年后又离开资本,“我觉得这对我来说都是经历,非常好!”

多年来,刘晓邑导演、编剧了《战马》(中方木偶导演)、《彼得与狼》、《马不停蹄的忧伤》、《音符环游记》、《零零零》、《小兵张嘎幻想曲》、《毛线管子大逃亡》、《海》、《小星球》、《怪物》等作品,并出演过《夜店之天生绝配》、《战马》等。“每一部作品我都满意,它们记录了我不同阶段对世界的不同看法。”他也希望观众可以告诉自己他们看到了什么,“输送什么和看到什么是一样的,在现阶段,我们更需要观众看到什么。”

不排戏的时候,刘晓邑喜欢看书、画画、发呆、回到大自然。也会开工作坊去教课,通过教学从学生身上学习。“技能的学习是一部分吧,我更看重充实内心。有一颗广阔而柔软的心,才可以装下很多东西。”


【对话】

封面新闻:很多人好奇您到底掌握了多少技能?

刘晓邑:导演、编舞、潜水(休闲潜水+技术潜水入门)、木偶制作、剪辑。平时爱拍纪录片,喜欢潜水,喜欢水下摄影,之前做了一部关于海洋的作品,剧中的一段纪录片就是我在海底拍摄的,每次演出我都会拿来放映。

封面新闻:很多人认为戏剧是小众的艺术,戏剧的难在哪儿?怎么破圈?

刘晓邑:戏剧是属于大众的,是属于人民的,不是小众的,未来它应该在小学幼儿园普及,戏剧教育可以改变一个人,例如:公开场合发言的能力、自信心、团队配合力、阅读能力、理解能力、感受力、肢体活跃度、领导力等等。路漫漫,我们一起加油!现在国家开始重视了,有了戏剧教育专业,开始有小学开设戏剧课了,就像乒乓球一样,(扩圈)就很快了。

封面新闻:你期待的戏剧的未来是怎样的?

刘晓邑:大家可以花很少的钱就能看戏。我现在开始研究公共空间表演,观众不用花钱就可以开始在公共空间里接触到艺术。

封面新闻:怎么看待戏剧和商业的关系?

晓邑两者离了谁都可以活,强扭的瓜不甜,看对眼了一起合作,看不对眼各干各的没毛病。找到看对眼的合作伙伴,很重要。商业和戏剧都是人做的,最终还是人和人的关系。

封面新闻:在戏剧方面,有什么样的计划和目标?

刘晓邑:没有计划,没有目标。和剧场和观众谈一辈子恋爱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