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笔之后子弹依然在飞!107岁马识途甲骨文研究专著即将出版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3-03 11:54 35726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2020年7月,106岁的马识途发布“封笔告白”,宣告以小说《夜谭续记》结束弄笔生涯。消息一传出,轰动文坛。但实际上马老一直并没有停止思考,没有停止他手中的笔。正如文学评论家李敬泽听闻马老封笔消息就曾说,“马老说自己脑子里还有故事没写。枪里还有子弹,总要打出去。我还是很期待马老会写出新的作品。”果不其然, 马老又要有“子弹上膛”发新书了。2021年3月2日,封面新闻记者从马老女儿马万梅那里获悉,马老关于甲骨文研究的研究手稿,目前积累的部分,已经被四川人民出版社复印走内容,正在加紧编辑之中,以期能尽快出版面世。

这部甲骨文研究著作,主要包含了上、下两卷和附录。上卷为“马识途拾忆”,下卷为“马氏古字拾忆”,附录“马识途甲骨文形训浅见”等内容。在上卷,马老回忆了他当年在西南联大古文字学专业求学时,罗常培、唐兰、朱德熙、王力等先生讲授的古文字学,尤其是唐兰先生的甲骨文研究精髓,同时记录了他当年对部分甲骨文研究,以及他现在对甲骨文做的形训注解。即使出书,马老对甲骨文的研究也不会就此停止。马万梅说,目前的出版计划是,是先出一部分。

2017年,《夜谭续记》写完,马老奇迹战胜了病魔。“打倒病魔以后,就想找点事情做。”马老开始写关于包括甲骨文、金文在内古文字的研究性文字。这次他将在西南联大课堂上听唐兰老师的所得,凭借记忆写出来,再加上自己的一些发挥,目前已经写了不少,“能记起来多少,就写多少吧。或许将来有机会出版一本关于追溯字源的书。毕竟关于语言文字,我曾经专门在西南联大学过四年。也想留下些东西。”

封面新闻记者曾多次前往马老家中采访,屡次都见到他书房里,书桌上的显眼位置就是他一直在研究甲骨文的笔记。上面密密麻麻记着一个字一个字的演变史等内容。还有一本有空白页的台历上,他已经写下数百页关于古文字研读、追溯字源的的心得笔记。关于甲骨文,马老还做了一个关于汉字演变过程的表格。其中一次是2019年11月,马老提到自己有一个心愿是:“我想着写出一本书,关于中国现在的文字和过去的文字,追溯字源。”当时,马老还担心不知道能不能成稿,也不知道能不能完稿,能不能出版更是没底,但他仍然坚持,笔耕不辍。2019年天府书展期间,马老还委托女儿马万梅,为他在书展上购买四川辞书出版社出版的《实用甲骨文字典》。如今他的研究成果,终出成书,也是107岁马老的一个圆梦之旅。

1941年,马识途以“马千禾”的名字,考入西南联大就读。在中文系学习的马识途,受到闻一多、朱自清等文学名家的教诲,接受了文学创作的科班训练。他师从中国古文字学家唐兰、陈梦家等大家,学习古文字学,研究起甲骨文、金文。“闻一多教授想把汉字都列为一个表,显示从古至今如何一路演变过来的。他的计划,结构样子,我都见过,这是一个大工程。可惜还没来得及展开,他就遇害了。”马老还清晰记得唐兰教授上古文字的第一节课。是从一个非常常见的词语开始讲起的:“东西”。“唐兰教授讲课不用教材,而且他讲的东西,很多连字典、词典上都没有记载。他讲得非常有见识,有趣味。我做了很多笔记。”这些珍贵的笔记在马老从西南联大毕业调离昆明时,被全部销毁了。但是,唐兰老师在课堂上对古文字精彩的讲解内容,一直保存在马识途的记忆中,穿越70多年风雨,清清楚楚,念念不忘。

马老提到的唐兰教授(1901-1979),是浙江嘉兴人。曾师从王国维,在研究甲骨文和金文方面造诣甚深。1931年他首创用自然分类法整理古文字。打破《说文》归纳的五百四十部分类法,建立了一套较为完整和系统的古文字的研究方法,使古文字研究摆脱了猜谜射覆式的主观臆想,走上了科学轨道,考释出很多难识的古字,是当之无愧的文字学家、历史学家、青铜器专家。他所著的《中国文字学》一书,被学术界评为"是在掌握新资料和继承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所建立起来的崭新的、理论更严密的、方法更科学的文字学体系的一部代表作品"。

回忆往事,马老很感慨,“古文字研究是很有趣味、很冷僻的学问。当时做这个的人很少。全国最有名的大专家大教授在西南联大给我们上课。这些大教授也想找年轻人继承衣钵,但是愿意学的人,包括我在内的也就五六个同学。我的那几个同学后来大多成了从事文字方面研究的专家。”马老还特别提到,在新闻里看到国家开始重视甲骨文研究,“非常高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