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初心 中原印记丨解密“豫北战役”:解放汤阴城,活捉孙殿英

大河网 2021-03-01 20:41 28099

大河报记者 高志强 通讯员 宋艳丽

▲庆祝汤阴解放大会

阅读提示“东陵大盗”孙殿英,想必很多人都听说过。

此人既做过抗日的猛将,也做过卖国的汉奸,更做过掘墓的盗贼、军阀的鹰犬,算得上是民国时期一位知名的枭雄。

可是,很多人并不清楚,这位乱世枭雄政治生命的终结,却是在1947年5月,安阳汤阴,一个名叫“石家庄”的地方。

一切的一切,还得从“豫北战役”和“解放汤阴”说起。

2021年1月25日,一个晦暗冬日的上午,记者驱车直奔汤阴县城而去……

寻汤阴古城址

汤阴是座古县,离老安阳城只有20公里。

此前,因为工作的关系,不管是岳飞庙还是羑里城,记者都不止去过一次,却从来没见过古城墙或旧门楼,也没听说过老城还有什么遗迹。

即便如此,记者仍寄希望去找一找,哪怕见些残垣断壁、碎砖片瓦也好。

毕竟,古城是解放汤阴最好的见证。

而解放汤阴县城,是解开“豫北战役”神秘面纱的重要一环。

▲解放军战士在汤阴城头留影

据记载,汤阴城墙高三丈、厚七八尺,城坚池深,易守难攻;加上孙殿英在这里盘踞多年,修筑了三层坚固的城防工事,称为“固若金汤”毫不为过!

1945年9月,第一次解放汤阴县城的时候,解放军采取土工作业,在城东门埋入1000多斤炸药,炸开一条50多米长的缺口,最终才将县城攻破。

1947年5月,第二次解放汤阴县城,若非在城垣东北角炸开20多米长的缺口,首领国军三个师及反动地方武装近万人的孙殿英,也不会乖乖束手就擒。

攻防双方之强悍,当年战斗之惨烈,可见一斑!

然经此一役,除安阳、新乡几座孤城之外,整个豫北尽归人民之手。

而“豫北战役”的辉煌大捷,不仅有效配合了陕北、山东两地作战,更为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解放战争全面转入战略反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70多年过去了,战争的硝烟早已远去。

几经问询记者得知,早在20多年前,汤阴古城就在历次改造中逐渐消失,不仅城门和城墙等踪迹不见,就连护城河都修成了宽阔的马路。

当年解放军两次破城之处,更是只砖不见、片瓦无存,就连具体的地点也没人能说得清楚,不免让人怅然若失、唏嘘不已……

访无名烈士墓

位于县城东边不远的汤阴县烈士陵园,是记者此行的第二站。

因为临出发前,记者从当地民政部门得知,解放汤阴时牺牲的烈士,不少就葬在这里;而且,纪念解放汤阴70周年时,当地还在这里建了座纪念馆。

陵园位置较偏,驱车要先驶离大道,再穿过一座村庄。

受疫情影响,村中主路封闭,幸亏当地民政部门一位干部赶到村口,又带领记者一通绕道转圜,才最终找到坐落在村南的这座陵园。

走进这座占地30亩的院落,首入眼帘的是高高的纪念碑;碑后,一条阔道直通一栋两层小楼;阔路两侧则是成排的翠柏,无数墓碑掩映在翠柏之下……

有名的烈士443人,无名的烈士427人。

▲记者一行参观解放汤阴纪念馆

解放汤阴纪念馆内,这份长长的烈士名单,远比“导游”的解说和那些珍贵的文图视频、先进的声光电器,更能证明当年解放汤阴时战斗的惨烈。

▲记者一行参观解放汤阴纪念馆

然而,让记者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些无名烈士的墓碑。

他们生前都家在外地,很少能够留下遗照;大多仅存其姓,墓碑上只能以老刘、老王代称;还有些不仅姓名皆无,就连籍贯、年龄也无人知晓……

他们也是人,跟其他人一样,活生生的人。

为了新中国的解放事业,为了我们后人的幸福生活,他们甘愿抛头颅、洒热血,于枪林弹雨中奋不顾身,最终化为千百里外的一抔黄土。

此地此人,能不动容?此情此景,何当一哭!

正想着,两行热泪从脸颊滚落下来……

探孙殿英被俘地

解放汤阴城,生擒孙殿英算是大大的惊喜。

只是,这位大名鼎鼎的“东陵大盗”是如何被擒的,不仅网络搜索的资料里语焉不详,连正史所载也有相互矛盾的地方。

比如他的生擒地“石家庄”,好多人误以为是河北省省会,却不知是汤阴县城附近一个同名的小村子。有人望文生义、牵强附会,为此还闹出笑话。

因此,从汤阴县烈士陵园出来,记者驱车直奔石家庄村而去。

石家庄在汤阴老城南边,与老城只隔了一条护城河。

▲石家庄村已成为当地的网红街

得益于一位老画家的帮助,主街绘满了老城记忆的墙画,石家庄成了当地有名的网红打卡地;然而,连很多村民也竟不知道,这里曾是生擒孙殿英的地方。

幸亏,村干部找到几位当事者的后人,生擒孙殿英的故事才得以还原。

据村民赵国旺说,石家庄村西原有一处国民党的据点,内有暗道直通城内的城隍庙,两者直线距离不足百米;而孙殿英的司令部,当年就设在城隍庙里。

他的父亲赵怀章,时任村里的民兵大队长。

1947年5月2日汤阴县城解放那天,解放军在城隍庙司令部里搜捕孙殿英不着,怀疑其可能潜逃城外,便立即通知石家庄的民兵组织拦截。

赵怀章得令,亲率赵怀恩、石甫、白炳堂、石同勋等民兵,蹲守在石家庄村西小寨内的地道口,大约傍晚的时候,一举将刚从地道钻出的孙殿英拿下。

在赵国旺父亲的印象里,孙殿英个子不高,被生擒的时候,一幅老农民的打扮,“当时就他(孙殿英)一个人,听说为了逃跑,把自己的副官都给枪杀了!”

“当时都不认识孙殿英,最后找到一个村民,给国民党搬过子弹,见过孙殿英本人,这才最终确定,连夜送到了老汤阴县委旁边的司法科!”

赵国旺说,抓获孙殿英的地道口,原就在他家的房后,小时候他们还经常下到里面去玩,只是后来盖房子把地道封堵,如今再也找不到一点点踪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