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问 | 澳大利亚政府“手撕”脸书,得分还是失分?

周到上海客户端 2021-02-24 11:50 30513

近日,互联网巨头脸书与澳大利亚政府的“互撕”在坊间闹得沸沸扬扬。2月17日,澳众议院通过法案,要求互联网企业在使用新闻链接时向播发新闻的澳媒支付费用。由于在该国互联网广告收入中,谷歌收入占53%,脸书占23%,因此,该法案的推出被认为矛头直指谷歌和脸书。但相比谷歌屈服于澳政府压力,主动与其求和,脸书却采取“硬刚”之势,于法案通过次日即禁止澳大利亚用户在其平台分享和浏览新闻。

脸书此举被澳总理莫里森斥为“霸凌”。但有意思的是,在声称不会理会脸书威胁的同时,莫里森还是敦促脸书停止对澳用户分享和获取新闻的限制,与新闻机构“回到谈判桌”。经过一番博弈,当地时间23日,脸书CEO扎克伯格和澳国库部长弗赖登伯格达成协议,脸书同意恢复有关澳大利亚的新闻页面。在“手撕”脸书这出大戏中,澳大利亚“强出头”是为哪桩?莫里森政府是得分还是失分?本期《顾问》访谈嘉宾:

“急先锋”急功近利

Q顾问:欧盟和加拿大也在酝酿相关法案,还有些国家尽管没有透露动向,但估计也有类似的政策倾向,尽管如此,离正式出炉还有些时日。为什么澳大利亚急于在这个问题上首开先例? 

A陈弘:首先这确实构成一个问题,对澳大利亚这种中型国家来说,本身的实体媒体,尤其是纸质媒体在互联网时代已经不断在受到挤压,脸书、谷歌、Youtube对其新闻素材的日常使用,使其生存空间更加逼仄。但是,如你所说,这是全球各国新闻机构共同面临的问题,所在国政府应当对此采取更具外交技巧的手法。莫里森政府动辄就指责外界对其“霸凌”、“胁迫”,继而采取不计后果的过激反应和极端措施,很不符合当代国际上通行的解决争端应有的多边精神和原则,也不像一个负责任政府成熟的行为方式。从这起事件中,我们再次感受到莫里森政府处理外交事务的鲁莽,在应对争端时缺乏灵活身段。

Q顾问:脸书的屏蔽行动直接影响了澳大利亚各家新闻媒体网站的访问量,而用户因读取新闻不便而舍弃脸书的现象尚未出现。对澳政府来讲,能不能承受强行施压脸书带来的影响? 

A陈弘:莫里森政府在这场对峙中肯定撑不下去。拥有1700万澳大利亚用户的脸书可以说是抓住了对方的要害。是澳政府率先向互联网企业平台宣战,充当了急先锋,既然如此,平台就反过来对其进行封杀。作为平台来讲,本身是私有实体,完全有权决定对什么样的顾客提供什么样的服务,脸书此次强势回应不仅针对澳大利亚新闻机构,而且也封杀了澳大利亚气象、消防、卫生等公共部门的官方消息发布渠道。现在是社交媒体时代,民众获取信息极大依赖社交媒体平台,脸书又在当地深入人心,广为使用,澳政府想以一己之力与其对抗,本身是不明智的做法。澳国内相关部门也在抱怨政府做法鲁莽,使得很多灾害预警包括疫情信息都不能及时送达用户。显而易见,社交媒体平台对任何国家和民众都是有好处的,政府不应该只盯着那点商业利益。作为平台而言,虽然是在免费使用这些新闻素材,但也是在推广新闻媒体的传播力和影响力,而且澳大利亚许多媒体的信息本身就是付费才能阅读的,即便在搜索引擎上搜到或在社交媒体上获取某篇文章,还是不能看到全文,其利益还是有所保障的。即便有争端,也应当通过协商的方式或者多边的途径来解决。

“小白鼠”以身试毒

Q顾问:在澳大利亚推出这个法案之后,同样受到冲击的还有谷歌,但是,谷歌选择妥协和解,脸书为何不依不饶,非要给澳政府点颜色瞧瞧? 

A陈弘:我觉得还是行为准则确立的问题。谷歌作为搜索引擎,可能考虑到的商业利益更多元,因为谷歌不仅涉及新闻内容的引用,还包括其它方面,如果和澳政府彻底闹翻,很可能影响到其在澳大利亚的其它业务。而脸书是社交媒体,更加看重内容。但是,不管是脸书还是谷歌,将来还会和更多国家遭遇类似的纠纷。面对急剧变化的世界,互联网平台也必须对自身进行重新认识和自我规范,认真思考未来的行为准则、社会责任及其与各国新闻机构的合作框架。

Q顾问:也有一些人在关注这起事件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不是脸书本身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国家政府,而是澳大利亚在地缘政治中作为美国的“小弟”居然“手撕”美国的企业。这种视角是否牵强?

A陈弘:这种联系或联想尽管有它的理由,但是,这起事件毕竟是商业行为,不应把它做过多政治化解读,毕竟,澳大利亚与脸书的矛盾以及脸书对澳大利亚采取的反制并不受政治因素的驱动。但我们也需要意识到在这一切背后的资本属性,资本逐利的本性导致美国的互联网巨头并没有因为美澳之间特殊的地缘政治关系而照顾澳大利亚的感情或利益,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政府也暴露出自身的短视,缺乏对长远关系的考虑。还有一点,澳大利亚作为独立国家的历史很短,因此,对于主权国家、独立国家的身份非常敏感。澳政府此次积极向国际互联网企业施压也是要彰显主权国家的地位,却忽略了连带的因素,这种顾此失彼、刻意强调主权国家地位的做法在其它问题上也有所体现。尽管主权国家捍卫自身权益这一点无可厚非,但聪明的政府更应权衡双边关系、区域关系与各方利益。

Q顾问:对于脸书和澳大利亚政府的这场纠纷,美国政府未予置评,怎么分析这种表态?白宫更希望看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A陈弘: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无论是特朗普靠推特治国,还是推特后来封杀特朗普,美国人和美国政府都从中看到了互联网企业的巨大力量。社交媒体平台是新时代的产物,我们过去没有预料到它的影响如此之深。社会在享受其便利的同时,也在思考如何对其进行规范。而作为互联网企业,在经历了暴涨式发展之后,要在当代社会继续生存和发展下去,也需要确立自身的行为准则。从白宫的角度来看,应当会观望事态的发展。未来互联网企业与政府之间会是什么样的关系,目前还在探索中,但毫无疑问,澳大利亚已经首当其冲,以身试毒,在类似争端的试验中充当了一回“小白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