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夫读史|挥刀自宫,23颗赢姓头颅落地……大秦从此断子绝孙

章夫书斋 2021-02-23 09:34 40844

文/章夫

世人眼里,秦始皇无疑中国史上一位堪称伟大的皇帝。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称皇帝的君主,13岁即登上王位,39岁完成统一大业。踌躇满志的秦始皇自以为其功劳盖过三皇五帝,遂采用三皇之“皇”、五帝之“帝”,始用“皇帝”称号,自称“始皇帝”。始皇帝虽然在位仅仅15年,生前却五次巡游大江南北,巡游路上虽然屡次遭遇暗杀,但每次巡游还是大张旗鼓,豪华铺排。其要旨,不外乎宣示帝国无与伦比的强大,向四海之内炫耀主权,让天下俯首称臣。秦始皇是一个有着强烈危机感和忧患感的帝王。大秦帝国是在暴力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当上皇帝之后,他并没因一统天下而陶醉。为了安定天下民心,秦始皇在完成统一大业之后的第二年(公元前220年),就开始不断地巡幸天下。巡幸之旅虽辛苦却也令秦始皇大开眼界,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一种流行于齐地的方术深深吸引了他,使他对求仙问道,寻求长生不老之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了大秦江山永固,作为“始皇帝”,秦始皇巡游还有两个鲜为人知的目的:皇位世代相传(秦始皇规定,子孙接替他的皇位,须按照次序排列,第二代叫二世皇帝,第三代叫三世皇帝,这样一代一代传下去,一直传到千秋万代);自己长生不老(每一次巡游期间,都特地召见一些江湖术士,遍寻长生不老偏方)。甚为喜剧的是,50岁的秦始皇竟突然暴病,与其说最终死在巡游路上,还不如说死在寻求长生不老之方的幻想上。长生不老秘方没有找到,秦始皇却从方士上供的一本《录图书》上,觅得一句谶语:“亡秦者,胡也”。据说秦始皇自始至终都没明白这话的意思,就把“胡”当做是北方胡人而修筑万里长城。实际上谶语中的“胡”,指的是他儿子胡亥。也就是“秦二世”。今天看来,这样的谶语大可不必当真,但事物朝着“谶语”的方向发展,也显露出一些蛛丝马迹。

金銮殿上那把龙椅,扼杀了全部亲情

古往今来,但凡强势的一国之主突然暴病身亡,都免不了一场国家政变。在突然出现“巨大的权力真空”面前,让逼近皇位的每一个人有了无限的想象空间。小则出现政治风波,大则遭遇山河易帜。渴望长生不老的秦始皇当然不会相信,刚到“知天命”之壮年会突然一命呜呼?仅仅15个年头的年轻帝国会毫无征兆灰飞烟灭?盛极必衰。将一个国家的命运,维系在一个人身上,本身就是一种“制度性赌博”。正是表面上繁荣昌盛的帝国,在山呼万岁的背后,潜藏着的,是看不见的暗流涌动。因而就不难理解,秦始皇的“死”,也暗示着秦帝国的“亡”。秦始皇用自己的死,给了一个赵国人绝佳的机会,那人就是宦官赵高。就象中彩一样,这巨大的彩头,也砸中了秦始皇第18个儿子胡亥。加之一生秉持“官仓鼠哲学”的李斯充分配合,一切水到渠成。虽然,这样的密谋窃取帝位的故事历史上是第一次,后来两千多年的帝制中,却屡见不鲜。但如胡亥般之残忍,之无情,之愚昧,后世却少见。这也为后世开了恶的先河。秦始皇三十七年(前209年),一场悄无声息的大屠杀在咸阳皇宫进行,对象不是别人,正是“赢”姓家族——刚刚即位的秦二世胡亥,将惨杀自己的所有亲人。也就是说,他要真正成为“孤家寡人”。在中国漫长的历史岁月里,为了金銮殿上那把龙椅,这样的亲情相残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如此大规模的、不讲人性、不讲道理的屠杀,还是第一次。第一个被杀的,当然是皇位最有力的竞争者,秦始皇的长子扶苏。扶苏远在天边修筑长城、抵御匈奴,一纸诏书便将其赐死。伪造的遗诏是这样写的:“朕巡游天下,祷祀名山众神,以求延年益寿。今扶苏与将军蒙恬领军数十万屯驻边疆,十余年间,不能前进,士卒多耗,无尺寸之功,反而多次上书诽谤朕之所为,因为不能回归京城为太子,日夜怨望。扶苏身为人子不孝,赐剑自裁。将军蒙恬辅佐扶苏居外,知其谋而不能匡正,为人臣不忠,赐死。属下军队,交由副将王离统领。”人品极好的扶苏目睹诏书,没有任何怀疑,遂拔剑自刎。扶苏的死让赵高和胡亥都长出了一口气——最大的障碍扫除了,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但年轻的秦二世还是心有余悸:“大臣不服,官吏尚强,及诸公子必与我争,为之奈何?”他有些害怕地双眼盯着赵高,应对这样的局面,赵高当然是老手:“乃行诛大臣及诸公子……而六公子戮死于杜。”在赵高操纵之下,秦二世“杀大臣蒙毅等,公子十二人僇死咸阳市,十公主矺死于杜,财物入于县官,相连坐者不可胜数。”“僇”通“戮”,古代戮刑是既剥夺犯罪人生命又加以侮辱的刑罚。“僇死”即被凌辱而死;“矺”同“磔”,指古代分裂肢体酷刑。胡亥的另一个哥哥公子高本来准备逃亡,但又顾及家人的性命安全,于是悲怆地主动上书,请求给秦始皇殉葬。“胡亥大悦”,同意了请求,并“赐钱十万以葬”。史籍并没有明确记载秦始皇究竟有多少儿女,由于年代久远,我们今天只能借助于权威的史籍《史记》。载,秦始皇有约二十三个儿子以及十个女儿,其中留下姓名的儿子有四人,分别是长子公子扶苏、公子高、公子将闾、胡亥,女儿均未留下名字。

赵高将大秦送上末路

秦帝国就像一辆构造精密的巨型马车,在始皇帝的一手驾御下高速狂奔了十五年。也就是秦始皇三十七年(前210年),始皇帝在巡游的马车上突然驾崩,使这辆马车顿然失去了驾御,留下了巨大的政治权力的空白。赵高,这位秦始皇的御用马车夫(中车府令),便脑洞大开,任凭自己想象的翅膀飞翔,梦想着从车夫的位置纵身一跃,操纵那个咫尺天涯的龙椅。因为在他眼里,皇帝的每次出行,他离的是那么的近,但又是那么的远。一个“赵”字时刻提醒他,不要忘记了家仇国恨。或许,报复的天赐良机真的到来了,他要拼命搏一把,把不可能变成可能。“赵”是赵国王族的姓氏。战国时代,天下合纵连横,各国间结盟换约,相互间以王室公子作为人质。这些作为人质的公子,多是国王众多子女中不受宠爱的,被打发出质后往往长期滞留异国他乡,不少人贫穷潦倒终生,至死不得归还。历史学家李开元研究结论,赵高的父系就是赵国王室的疏族,其祖上应该是由赵国到秦国作质子的那一类公子。在赵国无宠,在秦国无援,不得意而滞留于秦,后来成为秦人,在秦国娶妻生子,子孙后代流落于咸阳市井当中。赵高有个弟弟赵成,后来接替赵高,做了秦帝国的郎中令。他也参与了谋杀秦二世的“望夷宫政变”。秦国与赵国的恩怨,除了著名的长平之战,秦将白起坑杀了40万赵军之外,就是秦国行将灭亡的巨鹿之战前,击杀了项梁的秦将章邯,在攻陷邯郸后,下令彻底毁灭邯郸城建筑。对于赵国人而言,那真是不堪回首的邯郸一梦。想当初,赵敬侯带领赵人西出太行,建都邯郸,经八代国君,历一百五十八年。公元前228年,出生于邯郸的秦始皇攻破邯郸后,一一清点当年的仇家,杀了个干净痛快。仅仅过了18年,咸阳便遭受到邯郸同样的命运。就在项羽与章邯约降于殷墟的二世三年七月,一位使者行色匆匆往咸阳而去,这位使者名叫宁昌,是刘邦专门派去约降秦丞相赵高谈条件的。刘邦开出的条件让赵高心动,“赵高杀二世开武关共同灭秦。刘邦军入关后,分割旧秦领土为两国,由赵高与刘邦分别称王统治。”有了刘邦撑腰,本来根在赵国的赵高,底气越来越足了,他特地在二世面前夸张地上演了“指鹿为马”的好戏之后,与弟弟赵成、女婿阎乐,正式密谋篡位大事。以至于秦二世胡亥临死前,都未察觉自己真的已经是孤家寡人了。死到临头之际,他与赵高女婿、咸阳县令阎乐最后的对话堪称经典,也堪称好笑——阎乐带领士兵来到二世面前。二世说:“能否见丞相一面?”阎乐说:“不可以。”二世说:“希望得到一郡之地为王。”阎乐说:“不可以。”二世说:“请求得到一万户的封地为侯。”阎乐说:“不可以。”二世说:“愿意与妻子一道作庶人百姓,待遇比况诸位公子。”在说完三个“不可以”之后,阎乐再也不想听二世的废话,说道:“臣下接受丞相的命令,为天下诛除足下。”阎乐持剑逼近二世,迫使二世自杀。想象此景此情,我们不禁怀疑,这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秦帝国吗?还是那个显赫的“赢”氏家族后代吗?大秦江山在二世皇帝胡亥手中仅仅三年,便土崩瓦解了。二世死后,以庶人之葬仪,草草掩埋于杜县南部的宜春苑中。仔细爬梳历史经脉,方发现赵高与秦始皇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年龄相当,同是质子的后代。颇为戏剧的是,赵高生于秦始皇的母国首都咸阳,而秦始皇则出生于赵高的母国首都邯郸;秦始皇的父亲是秦国的王族,由秦入质于赵,娶赵人为妻;赵高的祖上是赵国的王族,由赵入质于秦,娶秦人为妻;秦始皇消灭了赵国,赵高后来毁灭了秦国。这样的人物命运安排,应该是小说家、戏剧家设置的情节,却在历史上真实地发生了。

大秦最后的血脉赢婴

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几近疯狂,为所欲为的赵高,做梦也没料到,自己竟断送在一个自己刚刚扶持起来的人手中。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大秦末代君王嬴婴。原来,就在二世胡亥自杀后,赵高在咸阳宫召见大臣百官、王族宗室,有意自佩玺印称王,不想引来大臣和卫士们的反对。赵高宣告秦放弃皇帝称号,承认六国复国,他不敢贸然称王,遂立公子嬴婴为秦王,自己仍然为丞相辅佐国政。不是说秦二世胡亥将“赢”姓人等都斩草除根了吗?这位嬴婴何许人也?那位嬴婴原本秦二世的堂兄,秦始皇弟弟长安君成蟜的儿子。“君”是秦最高的爵位,长安不是地名,那时还没有长安这个地名,就像秦将军白起为武安君一样。却说公元前257年,刚刚出生不久的秦始皇,其父嬴子楚(即秦庄襄王)利用秦军进攻赵国,围困邯郸之机,在商人吕不韦的帮助下逃回秦国。直到八年过后,秦国与赵国和解,九岁的嬴政与母亲赵姬一道,方由邯郸回到咸阳。而这个赵姬,正是吕不韦家的舞姬,因为人长得漂亮,嬴子楚一眼便看上了,这位极具“政治经济学”头脑的巨商,随即将赵姬奉送给了这位未来的大秦君王。回国后的嬴子楚行情看涨,青春年少,8年的情感空档期需要有人陪伴,很可能在这段日子里又与成蟜的母亲好上了。年龄上看,成蟜也正好比赢政小三四岁。只可惜庄襄王在位三年便英年早逝,只活了三十五岁。公元前247年,十三岁的嬴政即位,政权由母亲帝太后与丞相吕不韦摄管。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背景须交代,秦王政八年(公元前239年),成蟜被派去攻打赵国时,受国内政局骤变的影响,在前线叛秦降赵,史称“成蟜之乱”。反叛的原因,《东周列国志》说是因为成蟜听人言秦始皇非嬴子楚之子,遂被怂恿利用。这其实是秦国王室和宫廷内,不同政治派系间争夺王权的政治斗争。因为自成蟜出生之日始,就成为秦王嬴政作为嫡长子的威胁。成蟜被卷入王位之争投降赵国以后,又被赵国利用,封为长安君,并授与封地。从此以后,他就一直生活在赵国,再也没回到秦国。成蟜投降时,留下了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儿子在咸阳,被称为“婴”,就是后来的嬴婴。等到赵高诛杀了二世,要立嬴婴为秦王时,嬴婴已长成而立之年。作为旁观者的他,宫廷内外的一切,早已尽收眼底。依照王位继承的礼仪,赵高让嬴婴在家斋戒五日,然后前往宗庙告祖祭祀,接受秦王的玺印,正式宣告即位。嬴婴知道自己会被当作傀儡,旋即召集亲信密谋。五天以后,嬴婴在斋宫称病不出,赵高数次派人前去催问,嬴婴都不应。赵高只好放下架子来到斋宫,毫无准备的他,当即被刺死。这已经是二世三年八月的事了。果真是“是非成败转头空”。赢婴诛灭了大秦最大的敌人赵高及宗族,赵国与秦国的恩怨,似乎可以划上一个句号了。嬴婴力图挽救秦国即将毁灭的命运,然而,大秦已是四面楚歌,一切为时已晚。楚霸王项羽携坑杀二十万秦军降卒之威,直指咸阳金銮殿。他不仅杀了只坐了43天秦王的嬴婴,还残忍地诛灭了嬴姓宗族。自此,数百年延绵不绝秦王室血脉,就此终结。世上再无“嬴”姓。项羽不仅一把大火烧了所有的咸阳宫城殿堂,还报复性地对未完工的阿房宫和始皇陵建筑,彻底加以破坏。史载,项羽的这把大火,烧了整整三个月。阿房宫也成为一个绝美的传说。

陕西临潼的山原丛林之间,处处是历史的遗恨和隐秘。今天的骊山脚下,始皇帝陵园内西北,有甲字形陪葬大墓一座,规模等同王侯级别,考古学家认定,墓主应该就是被迫殉葬的公子高墓。秦始皇陵外,有一个村落名曰上焦村,村外河道边还有十七座同样的甲字形陪葬墓,面向始皇帝陵依次展开。对于墓主尸骨,考古后发现,“八座墓中,出土七具尸骨,五男二女中,六人身首四肢分离,应该是被酷刑肢解而死;一人尸骨完整但上下颌骨错位,应当是被绳索缢死。”戮死,处死后陈尸示众;矺死,分裂肢体而死。都是秦的酷刑。著名考古学家袁仲一先生对其中八座墓葬发掘后,推断:诸位公子和公主,是在公元前209年同时被杀,与十七座墓葬同时修筑埋葬的情况相合。诸公子和公主被杀的时令,是在二世元年春天,发掘中还发现有修墓人烤火的炭迹。还发现只有铜剑一把、未见人骨的第18座墓葬,推断可能是长子扶苏的衣冠冢,他当年受遗诏赐剑,自杀于北疆上郡,所以只留下一座有剑的空墓。“奈何家天下,骨肉尚无恩。”亲情的沦丧,对个人而言,是人性的丧失;对家族而言,是承传的断绝;对团体而言,是内部的崩溃;对国家而言,是失序的毁灭。对此,先秦史研究专家李开元不禁发出天问:亲情尚且不能容忍,还能包容他人乎?亲情沦丧的统治,能不速亡乎?亲情沦丧的统治,宗庙祭祀能不断绝乎?亲情沦丧的统治,子孙后代能不绝灭乎?

(本文出处:微信公众号“史祭2020”)

【作者简介】

章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成都市有突出贡献专家,首届四川省十佳新闻工作者。成都商报副总编辑,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硕士生导师。擅长报告文学和人文历史随笔,共出版各类著作20余本。其中纪实文学《邓小平故居留言簿》荣获第六届全国书籍装帧艺术展铜奖、四川省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和“四川省图书奖”一等奖。《天下客家》(合著)荣获成都市第六届“五个一工程奖”一等奖。主编有“成都魂书系”(15卷本,四川人民出版社和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文化天府丛书”(共计12本)副主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谢灵捷 2021-02-27

    优秀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