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长大了” 672名安康家园地震孤困孩子十年后将再聚首

封面新闻 2018-04-16 07:18 77958

胡园长与孩子们一起唱歌

成都双流,喧闹街头,安康家园的一方小院里,花开正盛。世事变迁,对这个为了“5·12”汶川大地震震区孤困儿童而诞生的家园而言,时间的力量,举重若轻。

曾经,这里聚集672个震区的孩子,入园时,他们最大19岁,最小仅4岁。地震前,他们有的是小镇富裕人家的儿子,有的是光脚奔跑在田埂上的“淘气蛋”,还有的已经开始分担家务,照顾弟妹。他们的家,有绿树村边合的平原小村,也有青山郭外斜的山中乡镇。

地震后,他们的命运,交汇在安康家园。彼时,对这群或失去亲人,或本就无依的孩子而言,向前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事。在这个新家,他们有了“安康妈妈”、“安康爸爸”,有了肝胆相照的姐妹兄弟。生活归于平静,带着或深或浅的伤痕,他们读书、升学、离开,成为将命运握在自己手中的“大人”。

3月惊蛰,春和景明,一封呼唤相聚的邀请函,再次串联起这672名地震孤困儿童的成长之路。“我们长大了”——在邀请函中,那些被照片定格的瞬间在呼唤,地震十年后,曾经的安康孩子们,都回家看看吧。

光阴荏苒,安康小院里,十年前搬入时栽种的小树苗,如今,已经亭亭如盖。

现在还生活在安康家园的孩子们

“爸爸”的呼唤

“今年5月9日回家,孩子们”

对于安康家园园长胡源忠而言,从邀请函发出去的那天开始,期盼——就成为他最近生活的关键词,“想娃儿些都回来。”

这是4月的一个午后,坐在阳光明媚的小院里,胡源忠声音洪亮,笑容爽朗。从部队转业前,他曾任武警成都指挥学院擒敌术教练,执教女子特警队多年,在安康家园的孩子手机里,他是“胡爸爸”、“胡园长叔叔”,是安康家园的大家长。

“我是2009年7月来的这里,一直待到现在。”如今,胡源忠能清楚回忆起这里的每一个节点和故事。

十年前,“5·12”汶川大地震后,在全国妇联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的倡议下,由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捐资,专为四川震区孤困儿童建设的安康家园在日照市诞生。到2008年5月底,“安康家园”共接收震区孤困儿童712名,第一年,他们大多数在山东日照“安康家园”学习生活。

“当时双流安康家园在紧锣密鼓建设中。”七月蜀中,阳光炙热,安康家园的建设工地如同蒸笼,日夜加工。2009年7月28日,安康家园还没准备好时,阿坝州183名地震孤困孩子迫不及待到这里。到7月30日,除高中已毕业或已找到父母的孩子外,双流安康家园共接收灾区余下孤困儿童672名。

根据年龄、爱好、特长,这些孩子被分别安置在棠湖小学、九江中学、棠湖中学、双流艺体中学、成都电子信息学校五所学校就读,安康家园,就是他们在成都的家。

时间向前,孩子们在长大。

当他们为高考挑灯夜读时,时间从一本本笔记中翻过;在职校勤工俭学时,时间从他们存下工资的钱包中过去。或者默默的,便从照顾他们的安康妈妈凝视的双眼中过去。毕业时,孩子们打包离开,时间便悄无声音地从行李上跨过。胡源忠看着一张张稚嫩的面庞逐渐成熟,他也在不知觉中,被时间染出了第一根白发。

目前安康家园还剩48名孤困儿童,部分孩子合影

如今的安康家园,大多数时候都是静默的。随着越来越多长大的孩子离开,只余48名孤困儿童,其中最小的也已是初中生,还有20名普高学生,和23名职高学生。

“今年是地震后十年,我们这些安康人,想这些孩子们。”在胡源忠建立的微信群里,有越来越多的安康家园孩子加入,“今年5月9日回家了,孩子们!”这位“胡园长爸爸”,一遍遍邀请着。

一张大合照

这是672名地震孤困孩子的家

午后的阳光照在安康家园的小院子里。初来这里的人如果要为一件事感到触动的话,那就是笑容。

笑容在这里一点都不陌生,事实上,它就像是透过树影斑驳落下的阳光一样常见。孩子们的合照被放大到一面墙那么大,照片中,有换牙的男生羞涩遮住脸,也有女孩面对着镜头大方比“V”,每个人都很高兴。

今年24岁的顺欢离开安康家园4年了,她喜欢亮色,笑起来时,眼睛会眯成月牙。

胡园长发信息邀请孩子们回家园

顺欢是当年被送到日照安康家园的孩子之一,父母在地震中遇难的她,在大巴车上颠簸数日,才从道路几乎被毁的汶川到达成都,而后抵达山东。

“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但完全没心情关注周围,感觉就像是掉进了噩梦,周围什么声音都听不进去,不想说话。”

顺欢的笑容,是和小伙伴一起找回来的。

在日照,她一下飞机便被安康妈妈任玲玲一把抱住,这个性格温和的妈妈,每天陪着顺欢,给她讲山东的各种风俗故事,同屋的小伙伴,记忆中的董姐姐,也会在她噩梦惊醒后,一遍遍告诉她,“没事,没事,要坚强。”

去日照的孩子中,当时才10岁的张森在安康家园度过了自己的11岁生日,地震中失去母亲和继父后,这个经常贪玩不做作业的“淘气蛋”一夜长大。照顾他的安康妈妈张涛,个性和他亲生妈妈相似,会监督他做作业,也会在他生病时,寸步不离地守在身边,那时候,张森叫她为妈妈。

放学回家孩子的手受伤了,“刘玉妈妈”给孩子检查伤情。

给孩子们一个家——回到成都双流安康家园后,家园社会招聘到具有教育、心理、护理经验或文体特长的“安康妈妈”88人,专职负责这些孩子们的学习、抚养、教育等日常管理工作。

顺欢记得,回到成都后,自己的安康妈妈吴水仙是个不折不扣的“虎妈”,将两个女儿都培养成律师的吴妈妈,每天都会坐在孩子们的寝室门口,一边打毛线,一边监督他们做作业,“还会时不时过来检查下,确认我们没有开小差。”

在安康孩子心中,最珍贵的遇见还有身边一起长大的伙伴。相似的经历和相同的生活环境,让他们对于彼此,能够真正“感同身受”。

和顺欢同寝的汪琳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学霸,2014年的高考中,她考上厦门大学,现在已经被保研。“老汪那时会把她的笔记全部摊开,然后给我们讲功课。”

另一边,正是热血少年的张森,为了帮一个兄弟“出气”,全班男生都冲出去要找人打架,“后来老师追责,我们全都说是自己带头,咬死不出卖兄弟。”

我们长大了

孩子们都成了幸福的普通人

有叛逆少年,也有敏感的女孩,到今天,园长胡源忠最自豪的事,就是安康家园出去的孩子,没有一个干了违法乱纪的事,都成为了幸福的普通人。

“胡园长叔叔说的,挣多少钱不重要,当多大官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坚守社会秩序,还有道德底线。”张森记得这些成长过程中一遍遍重复的嘱托,其他的孩子,也都铭记于心。

十年间,安康家园已先后有624名孩子高中毕业,或步入大学或通过就业自食其力。其中282人考上大学、342人职高毕业或就业或参军,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和社会有用人才。

孩子们都成了幸福的普通人

“在或浅或深的伤痕上,开出成长的花。”——胡源忠十年来的最大愿望,似乎已经实现。

2012年,北大六院的心理专家再次应邀来到安康家园,第六次对孩子们进行全面的心理状况评估,评估结果显示,经天灾人逝双重惊骇过的灾区孤困儿童,在“安康家园”生活学习2—4年后,他们的心理康复创造了在短时间内心理障碍总检率、儿童PTSD的患病率和儿童重症抑郁患病率低于国际平均水平的佳绩,达到普通人群的百分比,创造了康复的奇迹。

奇迹创造的背后,是日夜分秒的努力。

安康妈妈李书曼从开园之初就在这里工作,对于她而言,孩子就是孩子,他们对周围的环境很敏感。于是,在和其他安康妈妈在一起商量后,觉得不能把这群孩子当成脆弱的水晶花,而要“一般化”对待。

安康家园孩子们的寝室墙壁上写满了各种励志的话。

没有刻意逃避话题,安康家园每年都有对孩子进行地震知识普及,灾难逃生教育,也有专业的心理组织和教育机构,上门进行心理疏导和沟通,在学校,老师们会对安康班的学生更加关心,但在学业和品德教育上,绝不放松。

“在安康家园的几年,帮我塑造了正确的三观和强大的内心。”张森没有主动对别人说起过自己在地震中的经历,因为觉得没必要,“伤疤结疤的地方最坚强,但是也没必要总是拿出来看。”

如今,在安康家园的墙上,贴着孩子们十年前和现在的对比照片,那是他们成长的足迹。曾经皮实的男孩,现在是目光坚定的解放军战士;脸被晒伤的女孩,成为幸福微笑的新娘;还有在读研的学生、人民警察、老师、企业经理、创业小老板。

——他们都在结疤的地方,开出了成长的花。

封面新闻记者 杜江茜 殷航 摄影 雷远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0

  • 亡语之声

    一晃十年了,回想当初,真的毕生难忘

    2018-04-18

  • 绿叶的花瓣

    都快十年了。时间过得真快!有些伤痛时间还是抚不平!

    2018-04-18

  • 公平正义

    四川人时时刻刻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

    2018-04-18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

扫描二维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