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纪㊷丨作家骑桶人:你们说我脑洞开得大,其实灵感永远不会从天而降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1-29 16:46 34345

封面新闻记者 荀超

骑桶人,原名李启庆, 1972年生,祖籍梅县,现居成都。他从2000年开始写奇幻、武侠小说和随笔。早期为《飞•奇幻世界》编辑,清韵专栏作者,榕树下状元,两度获得豆瓣阅读最佳作者称号。曾参与主编《年度中国最佳奇幻小说集》丛书,曾任《九州幻想》执行主编,并创办幻想文学电子杂志《九歌》。代表作有《归墟》《喜福堂》《东柯僧院的春天》等。已出版短篇小说集《四时歌》、《捕梦天王•骑桶人》;长篇武侠小说《流枫川志》;文化随笔集《鲲与虫——被禁锢的中国神话与文人》等。并以李棠溪之笔名,出版过弘一法师传记《人间有味是清欢》。

                    骑桶人


2021年开年,一部由奇幻作家骑桶人所著的精怪故事集——《东柯僧院的春天》正式出版。书里收录了作者20篇中短篇小说,包括《喜福堂》《梦奴珠珠》《鹤川记》《东柯僧院的春天》等多篇豆瓣9.0分佳作。其中《东柯僧院的春天》一文,与马尔克斯、安吉拉•卡特、乔治•马丁、史蒂芬•金、村上春树等名家的作品,一同入选了The Big Book of Modern Fantasy(奇幻之书)全球22国奇幻小说100佳。

职业

“我就是一个写小说的”

“立下想要成为一个‘作家’的宏愿,大约是在我十八九岁的时候。我从图书馆借了好几本语言学、写作学的书,半懂不懂的啃完,然后试着把理论应用在写作课的作业里,居然还成了范文,被老师在课堂上朗读。” 骑桶人是客家人,他的爷爷奶奶早年出国去印度尼西亚谋生,其父母出生在印尼。作为印尼归侨的后人,骑桶人从小就在印尼语、粤语、客家话的环境下长大。因为找不到属于自己的语言,他也曾迷茫该如何写作。

“我是在一个农场中学里长大的,学校一间小小的图书馆成了我的宝地。因为我是教师子弟,可以用我父亲的借书证直接进到图书馆里翻书。大约在我二十六七岁的时候,我在图书馆书架的最高一层,翻到了一套《太平广记》。”这套书打开了一扇奇幻的大门,让骑桶人的思想,从单纯的写作扩展到了世界、人生、形而上和形而下,以及爱等概念中去。借着阅读、写作和思考,骑桶人重新塑造了自己。“我常常对人说,并不是我在写小说,而是小说在写我。当有人问起我的职业时,我也不会再说我是一个‘作家’,我会说,我是一个写小说的。”

创作 

灵感来自于长期的阅读、准备和思考

什么是奇幻?骑桶人把“奇幻”分成三种类型,一种是《魔戒》《哈利波特》等西方体系的魔幻,一种是《山海经》《太平广记》等古典小说所记载的神话故事,还有一种则是近年兴起的网络文学玄幻题材,“玄幻这个词最早来自黄易的小说,他的小说本身比较偏网络感,所以玄幻这个词会比较网络感,奇幻相对纸质化一些。以前关于什么是奇幻的问题,也有过争论,但慢慢地大家形成了比较统一的观点,就是在网上发表的就是玄幻,西方传过来的就是魔幻,在杂志等实体刊物发表的就是奇幻。听起来简单,中间也有很多交叉,具体也没有很细分,很微妙的区分吧。而且奇幻虽然也是幻想类的,但又没法归入到科幻里面去。

读骑桶人的作品,总会被他神奇的脑洞震撼,读者感叹其想象力丰富的同时,也好奇他的创作灵感来自哪里。“首先我比较不喜欢‘神奇’这个词,然后一般我也不会说灵感或者脑洞这样子。可能不写作的人觉得有神奇感、脑洞大开很正常,但对于写作的人来说,灵感不是从天而降的,它从来不是没有来由、突然就出现的。”骑桶人说,“灵感是经过长期的阅读准备、思考,才慢慢浮现出来的。”

在创作每一部作品之前,骑桶人都会经历长期的准备阶段,“没什么东西可写的时候,我也不会着急。灵感不是靠等来的,也不是马上去开个脑洞。这时候,我会去做家务、阅读,跟朋友见面聊天,甚至玩游戏。做所有这一切事情的时候,其实并不是离开写作了,我还是在为写作做准备。阅读也是有方向的,我知道下一篇小说想写什么内容,但不知道怎么写的时候,就明白我应该看看什么书,读到一定的时间段,基本上就会突然想清楚应该怎么写了。这个时候,往往会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但跟脑洞不一样,更像是柳暗花明,是本身我已经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有了准备了,已经感觉到了阳光、水声,然后再去抵达最终的光明。”

相关新闻:

封“神”纪㊸丨作家骑桶人:写作的时候,我允许自己笑也允许自己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