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上封面 | 台客摇滚在成都:我用我心唱我歌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1-27 14:27 57863

台客摇滚夜

封面新闻记者 杜江茜 李媛莉

最近,台湾青年阿良在思考一件事,他想为台客摇滚乐队改个正式点的名字,“一直叫的台客摇滚乐队,感觉太随意了。”

表面上看,随意,似乎是这支乐队的“特点”,乐队成员是9位生活在成都的台湾音乐爱好者,年龄从年过半百的台商到四川音乐学院在读的“95”后台湾大学生,职业涵盖了医生、老师、咖啡师……他们没有固定排练的场所和时间,甚至成立三年来,都没有聚齐吃过一顿饭。

但事实上,看似松散的乐队其实有着无比坚实的内核,那就是热爱。

因为热爱音乐,连续三年,乐队每年都会呈现一场台客摇滚夜的演出,曲目全是台湾的摇滚音乐;因为热爱生活,乐队的每一位成员都将成都视为“第二家乡”,不少在这里寻觅到爱情;因为川台两地都是家,他们寻找着两地音乐的共通之处,期待更多人了解喜欢,然后一起歌唱。

“台客摇滚不是我们的,是所有人的。”2021年,阿良计划着和成都本地乐团进行更多互动,并组织台湾和四川的少数民族音乐人共同举办应援活动,“我用我心唱我歌。”

乐队在排练

连续三年 台客摇滚夜

“今年的台客摇滚夜最热闹,来了100多人。”1月15日,坐在熙攘的春熙路,阿良回忆起10月末的乐队表演,仍会感到开心,当天,乐队共表演了18首歌曲,曲目都是上个世纪70年代后的台湾摇滚音乐,在演出传单上,还标明希望来宾穿“花衬衫”。

“自由、自我,这是我对台湾摇滚的理解。”而立之年时,台湾青年林良谚从家乡台中来到成都,更多时候,大家都叫他阿良,专业的音乐人阿良。成长于台湾音乐兴盛的年代,来到成都后,他发现在这里的台湾青年,许多都有玩乐队的经历,“来到这边他们还是一直想玩,但是凑不了人数。我就想一个方法就是让大家集结在一起,这样子才开始成立了台客摇滚乐队。”

2018年,台客摇滚乐队成立,这支不足10人的队伍中,有吉他手、贝斯手、架子鼓手、男女主唱,大家平时忙碌在不同的工作中,即使是很难聚齐排练,但这样的乐队,仍让他们觉得是生活的另一扇窗口。在这样的热爱下,从刚开始想着“来玩一下”,到排练后就想演出,一切都在顺理成章中完成。

阿良还记得,第一年的台客摇滚夜,只来了不到50位观众,还都是同一个圈子的成都台青,演出没有主题、没有设计,更多的像是一个朋友的聚会。但到了第三年,乐队提前半年就开始商量主题,定曲目,然后各自练习。

“第二年的主题是‘不太认真音乐季’,第三年就是‘复刻台客年代摇滚趴’。”在最后的曲目中,有《鹿港小镇》《你快乐所以我快乐》《披星戴月的想你》这种脍炙人口的台湾歌曲,也有不少颇具年代感的歌曲。

晏玲是乐队的女主唱,这个平时说话温温柔柔的台湾女生,会为了演出将头发高高吹起,画上带亮片的眼影,在舞台上又唱又跳,“然后会有很多我在成都的朋友来看,然后说,原来你们的老歌是这样的,这样的风格。”

—— 这是晏玲最开心的时刻,她觉得音乐是加深了解的桥梁。

台客摇滚夜

成都台湾都是家

“别做梦了,现实点。”似乎这是所有年轻人长大后的第一个当头喝棒,对于这些在成都生活的台青而言,音乐让他们在故乡和第二故乡中,安然做梦。

“当时有朋友在成都,告诉我这边的音乐氛围很好,我就过来了。”到现在,阿良都还记得,来成都的第一年,他开琴行、去酒吧表演,认识很棒的本土音乐人,但私下很宅的他,却没有真正感受过这座城市,“第一年去了四次宽窄巷子和锦里,因为朋友来了成都,要陪下。”

6年之后,如今的他,在成都有自己的朋友圈、学生、事业,还有爱情,他的女朋友是德阳人,他觉得自己能够吃辣,是时候上门提亲了。

在成都收获爱情的,还有乐队的调音师林民哲,出生于1989年,这个高高壮壮的男生在美国完成学业后,选择落地在成都。乐队的每场演出,他几乎都在幕后忙碌,但他喜欢这样的时刻,那是将自己所热爱的,让更多的人感受到,“对我们而言,成都台湾都是家。”

当对音乐的热爱中加入了对家乡的情感,乐队的每个人都更加全力以赴。

乐队的架子鼓手坐在家里,戴着耳机,双手在空气中上下敲击,那是在模拟练习;晏玲在家里的洗手间、在工作的间隙、在任何一个片刻,戴上耳机,熟悉曲目;寻找场地、现场排演、制作传单,一场演出的每个细节,都有人在努力做到最好。

这也是轻松的分享。

第一年的台客摇滚夜,一位台湾青年被“拱”上台,他拿出手机搜出歌词,就举着电话,唱完一整首歌,当然,后来他加入了乐队,会早早背好歌词,想好互动。

他叫许君豪,是前台湾组合“可米小子”主唱,现在,也是这个“随意”的台客摇滚乐队的主唱。

川台两地  民族音乐的共通点

事实上,台青们的热爱并不是单向的,为了让台青们能够在四川安心寻梦,四川出台了针对台胞就学、就业、创业、生活等方面的各种利好政策,并鼓励川台合作,在文化领域能够有创新发展。

2018年年末,阿良和彝族歌手吉克皓一起合作演出,在他看来,吉克皓的歌声中,有着自己的独特嗓音和对家乡的情感,这让他想到了家乡的民族音乐,他发现尽管相隔千里,但两种音乐有着共通之处,“例如口弹簧,两种音乐都有用到这个技巧。”这个发现启发了阿良,眼下,他希望能够办一场四川、台湾口音主题的音乐节,“用音乐交流情感,但是能不能成,也只有做下去,才会知道。”

在成都多年,阿良很看好成都本地音乐市场的发展,不久前,他将成都一位20出头男生的音乐作品发给台湾的音乐人,对方对于作品中的成熟技巧和制作表示惊叹,“这么年轻的小伙子,音乐作品的水平很高,足以看见这里音乐市场的潜力。”

春节将至,因为疫情,大多数台青都会留在成都过年,阿良闲不下来,他想着搞个新春聚会,大家一起唱唱歌,“当然,会按照要求,控制人数,或者大家就在线上视频唱歌。”

林民哲期待能有这样一场线上的聚会,他记得在台客摇滚夜,听见《鹿港小镇》时的感动,“这个乐队就像是一艘船,载着我们在成都的回忆和经历,让大家都能听得到,也让更多人都能听得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