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会客厅丨导演大鹏:拍摄《吉祥如意》,让不能回家的我们在电影里团聚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1-25 19:35 38927

【人物简介】董成鹏,又名大鹏,出生于吉林省通化市集安市,演员、导演、编剧、主持人、歌手。导演代表作包括《煎饼侠》《缝纫机乐队》。

封面新闻记者 曾洁 实习生 李昊南

豆瓣评分8.4分,大鹏导演电影《吉祥如意》未映先火。临近春节,在“就地过年”的呼吁下,亲情的宣泄需要一个情感的出口。看过点映场的影迷纷纷化身“自来水”安利,并且为这部打出了五星好评。

电影将于1月29日上映,讲述的是一位喜剧片导演突发奇想,回到东北农村老家,希望将一家人如何过年拍成一部电影,结果遭遇一系列意外。因拍电影而聚齐的家庭成员们,完成了最后的聚会。

导演大鹏

相比于5.8分的《煎饼侠》、6.6分的《缝纫机乐队》,影迷在大鹏首次导演的这部现实题材影片中看到了满满的诚意。影迷“哪吒男”哭得隐形眼睛都掉了,看完电影之后重新审视生活;影迷“郭连凯”直言,“大鹏投射了无需怀疑的沉重私人情感去完成了这样的一次记录”;影迷“嘟嘟熊之父”点赞,“多观察这个世界,多了解身边的人,是拍出好作品的第一步,大鹏做到了”。

作为一个商业片的导演,为什么要拍一部这样的影片?1月25日,导演大鹏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分享电影拍摄的幕后故事和创作感想。

源自真实家庭故事

“我想回家拍我姥姥”

关于这部电影,大鹏导演曾在微博表达了自己倾注的感情:“未来也许还有机会拍电影,但《吉祥如意》永远最不同。”对于这部电影而言,大鹏不仅是幕后的创作者,更是故事本身的经历者。除去演员刘陆,影片中所有出现的人物都是大鹏真实生活中的家人。

《吉祥如意》是大鹏作为电影人的职业生涯中最特别的一个作品。2016年,大鹏与演员刘陆初次见面,向她介绍接下来想要拍摄的这部电影——“一场天意”。“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到家里面和他们过年了,我想拿着摄像机,去他的农村,记录一件事情”,“回家”和“记录”是本片的关键词,但《吉祥如意》的深意不止于此。

随着车子的行进,演员刘陆来到大鹏的农村老家,饰演大鹏三舅“王吉祥”的女儿,也就是大鹏的表姐王庆丽。十年未回家的王庆丽从家人的口中不断了解父亲的情况,因为她的父亲已经不认识她,也因为脑炎后遗症让他丧失了像正常人一样的交流能力。只会念叨“一二四五、文武香贵”的王吉祥,当被问到“想不想王庆丽”时,满脸笑意地回答“不想”,显然这个答案并不是他的实话。这对关系微妙、十年未见的父女,成为了本片故事的戏剧冲突核心。

大鹏自小就和姥姥关系亲密,小时候他的母亲生病,在姥姥的关爱下顺利成长。姥姥和三舅的相处模式让他刻骨铭心,每次回家,他都会亲眼目睹一个年迈的母亲照顾一个有精神疾病的儿子,这个故事值得被捕捉。2016年,还在拍摄《奇门遁甲》的时候,大鹏决定在年底开始进行这次拍摄,他坦言,“就像是感受到命运的召唤,我要回家拍我的姥姥”。

无剧本的纪实创作

“就像拍摄一场天意”

不过,按照大鹏的计划,他没有想过要拍摄一部纪录片,只是用纪录的视听语言、纪实的视听风格去排列组合一部剧情片。没有剧本,没有考虑补拍,没有在现场进行改变事实的任何干预,剧组带着刘陆去东北体验生活。

原本计划拍摄姥姥如何过年,但是天不凑巧,等大鹏回到老家,姥姥已经生病住院。而三舅作为和姥姥接触最密切的人,因为姥姥突然生病,自然而然成为拍摄的焦点。

尽管没有剧本,但作为故事的亲历者,大鹏心里装着方向,在最一开始出发的时候就知道拍什么回来,特别是大家关于三舅未来的讨论,他的心里大致有数。“所谓拍天意,其实就是不去干涉任何具体的内容。他不是一次盲目的、没有规划的、即兴的拍摄,其实是有严密的计划,有非常庞大的准备工作的一次拍摄。”

至于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关机,其实都依据创作者本身的直觉。

打破国产片的格局

“家人经得起撕扯”

电影《吉祥如意》并不如片名那样圆满喜乐,其中有家人的冲突争吵、有丽丽的哽咽哭泣,影像风格也十分真实犀利;但当中也有互相的拥抱、彼此的关心,这就是中国式的家庭、中国式的亲情伦理结。

尽管片中全员都是大鹏的家人出镜,他还是邀请演员刘陆参与其中,用一个专业的演员来带动全片的节奏,诱发其他家人的回答。甚至在电影之中,刘陆饰演的“丽丽”和真实的“丽丽”同框,两个丽丽之间的沟通、交流甚至对立,都令观众印象深刻。大鹏揭秘,这并非刻意为之,丽丽本人的出镜也是一个意外。

这部影片特殊的镜像结构和多重视角设置,也让许多提前观影的影迷惊叹“打破了国产片的格局,梦一般从电影穿到现实”,“既是结构上对传统电影的颠覆,又是导演最私人的情绪捕捉”。

大鹏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戏,是大年三十那天,一家人超家的场面。因为那场讨论“浓度”颇高,所有参与拍摄的工作人员都难以忘怀。

已经好几年都没有回家和家人一起过年的大鹏,在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中重温了亲情。拍摄期间,谁也没把他当作导演,他还是大家心里的那个孩子,这是他们最舒服的相处模式。在他看来,“家人就是这样的,经得起撕扯,也能迅速凝结,是在漫长的时间当中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困难,然后编织在一起的柔韧关系”。

封面对话

不惧争议,面对就好

封面新闻:如果姥姥健在,《吉祥如意》的故事会是怎样的?

大鹏:其实不能做这样的假设,但是目前《吉祥如意》的呈现,绝对不是我一开始想要拍摄的内容。

封面新闻:您在现场如何给刘陆讲戏?

大鹏:我会告诉她,接下来拍摄的目的是什么,她需要完成的任务是什么,其他就交给她自己发挥,是一种“浸入式”的表演。她为此做了大量准备工作,提早到农村和大家相处了一段时间。

封面新闻:《吉祥如意》和您之前拍的电影很不一样,您会如何应对可能遭受的争议呢?

大鹏:我没有想那么远,每一部作品的问世,不论任何一个创作者都回面对各种讨论,面对就好了。

封面新闻:未来还有可能拍摄家人(比如丽丽)的故事吗?

大鹏:未来的事情都是未知,但是我不排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3

  • fm_16532 2021-01-26

    超级期待,我要带亲朋好友都去看

  • 小洛莉 2021-01-26

    喜欢大鹏的电影,接地气

  • 杨洋洋 2021-01-26

    很喜欢大鹏的作品,很有深度,也很有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