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上真:遇  见

封面新闻 2021-01-21 21:17 34882

作者: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初2018级  邓上真

每一年的四季轮转,都是一场盛大的遇见。

南方的城市里几乎没有春天的概念,春仿佛只是夹在冬与夏之间的那屈指可数的几天,并轻悄悄地被封存在记忆的罅隙里。我向往着北国的春日。置身于乍暖还寒的日子,缕缕春光洒下,清晨叶片上最晶莹的那颗露珠,颤巍巍地落在心尖上。

春光烂漫最宜踏青,我在绿油油的小山上转着圈跑,呼吸间是阳光混合青草的香气,一蹦一跳,溺在一年之初的朝气中。同行的小伙伴不知从哪里借来一只风筝,拉上我一起让它慢慢升上蓝天,风筝成功飞起来的那一刻,我们对视一眼,开怀大笑。多么天真,充满童趣的春就是我美好童年的缩影。

夏的热烈无人能及。太阳高悬在天空,把每一寸土地都染上炽热的颜色,接触皮肤的空气都在发烫,于是冰淇淋的第一口总被热浪吃掉。我很喜欢看日落,看夕阳慢慢地坠入地平线,那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愫在心底生根发芽。傍晚时分,西边的天空铺上了一层渲染后的浅粉色,渐变处由云一层一层地衔接了起来。太阳西落本身带来的是黑夜的讯息,却在这时被明晃晃地涂抹上了亮丽的色彩,仿佛是沉寂前的最后一场狂欢。这就是夏,落幕也依然热烈,像一个无所畏惧只管向前奔跑的少年。

银杏叶枯黄凋零,彰显着秋的落寞。我无法想象没有秋的四季,它中和了夏的火热与冬的沉默。傍晚金黄的余晖从窗户泻下,却有些末日凄凉的意味。我和朋友一个挨一个地坐在阳台的小椅子上,默默地看雨滴拍打着玻璃窗,划下一道道颤抖的水痕。窗外仍是大雨滂沱,似乎在努力洗去世间的一切痛苦和一切悲伤。秋雨绵绵,为冬埋下平和的种子。斜阳伴飞叶的秋像一位饱读诗书的老先生,知世故而不世故,孑然一身,周身萦绕着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

冬悄无声息地来到城市中。白昼太短了,把时光都压成轻易飞逝的薄片;黑夜也漫长,将断断续续的梦呓都攒成好眠。冬日的阴雨冲刷着满地的污泥,街上行色匆匆的人们裤脚上都高悬着飞溅的泥点,他们快步从一个又一个的水洼走过,乘着高速列车通向期待中的下一站。我又想起某个湿冷的冬天,那块没有加热的三明治,朋友对我说:“里面有生菜,加热以后很难吃。”她眼睛里的笑意,像极了暖阳。春夏秋的情绪都被这低温封存,一年到头所有的不如意也被大雪湮没。冬是沉默寡言的使者,为这一轮的循环做个了断。

重复的节点消磨不掉存在的意义,这是循环着的开始和结束。其实生活有多难呢?迎来日出,送走星光,每日三餐,周而复始,就这样悄悄地溜过去就是十几年。好在生活不惧怕重复,唯运作的循环中能生出永存的变化。每一年春去秋来,寒来暑往,上天赐予我们千万次遇见,那就把握每一次际遇,在平凡中画出永恒的美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