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祺:以雪澄心

封面新闻 2021-01-14 20:50 34108

作者:成都市石室联合中学张子祺

蓉城地处中国南部,北部有秦岭阻挡南下的冬季风,雪便是极少见到的。也许是物以稀为贵,北方人习以为常的雪到了南方,难得见着了,能使人兴奋好半天,尤其是成天窝在教室里的学生们。

一个普通的冬日清晨,因为一场雪而不平凡。雪下得还不小,透过窗都能清晰地看到丝丝白线,在略阴沉的天幕间穿梭。片片白花落在校园,飘至树梢,融于操场。平时悄无声息的腊梅,在这一天开得格外旺盛,我想,它们定是在为这场雪绽放。

本是个静谧美好的时刻,诗情画意却被心中的烦躁挤得没了影儿。我缩缩脖子,拉紧衣领,攥紧手里的名单,独自向初一年级教学楼跑去。

本就是个忙碌的下午,谁料又要占用上课时间去落实学生会要求的事,心里自是郁闷至极。把抱怨的话语咽回去,顶着风雪向前走。雪砸在脸颊上,瞬间就融化了,只在脸上留下一点刺骨的寒意,权当是它来过的印迹,一点都不知道给烦躁的心降降温。往脸上一抹,一手的冰凉,只滞留在表面,却浸不到心底。

我踏进初一那间教室的一瞬间,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向我。教室里没有老师,这些学生倒都蛮自觉,班里没什么噪音。说明来意后,我叫了个男生出来,让他填写一份很简短的名单——仅仅是写他班上几个人的名字。

他很努力地回忆了一会儿,不好意思地望着我,:“学姐,我记不清具体有谁了,可以让我进教室参考一下后面贴的花名册吗?”我同意了,让他快点去看。雪被风吹到走廊上,把男生的脸冻得红通通的。

男生飞似的蹿进教室,扭动身子,快步越过狭窄的过道。他长得有些胖,那过道对他的身材来说,确实不太容易通过,但他还是小心盯着脚下,快速挪动脚步,防止碰到过道两侧同学的同时,以最快速度奔向教室后墙。我站在教室外都能听到他大声地喊:“借过借过!学生会要办事!同学们请让一下!”看样子,他是真的很着急。坐在过道边的同学们笑着看他,也没忘记把自己的桌子往旁边挪一挪,把过道留宽些,方便胖胖的男生通过。

我站在教室外,把他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转头望向迷漫了天地的雪,不远处的槐树在雪织的帘后若隐若现。真正静下来看那些白色的精灵时,心里很自然就蹦出“单纯”两个字了,形容教室里那群初一学生再合适不过。风送着雪,送上发梢,送到心间。莫名感觉,自己没有刚才那么浮躁了。

独自看雪,真的很容易让人静下来。不是突然泼一盆冷水后的静,那只能得到片刻神志上的清醒;雪干干净净地,通过与皮肤一次次的邂逅,每次把一点冰冷融进内心,像母亲用湿毛巾敷在发烧的孩子的额头上降温那样,很慢,却很细致。

拿着小男生填好的名单往回走时,雪还在下,风好像比刚刚小些了。雪花不断往发梢上落,一摸头发,依然是一手的冰凉,只不过这次的凉沁入了心里。经过那棵腊梅,不觉被一股幽香所醉。果然,只有雪这位特殊的酿酒师,才能酿出如此美妙的梅香。

又一次眼中只剩飞舞的白雪。雪的美好转瞬即逝,它生命中真正能享受的时刻,仅仅是从天而降的一瞬,落地融成水后,便被世人遗忘。它的一生只用简简单单地落下,那么单纯,殊不知它落下的时刻,能使多少人内心归于平静。

流光易换,淡如云烟。满目河山空念远,不妨以雪澄心,静听寂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吉吉猪 2021-01-15

    冰神也是实话实说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