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我决定不做替身,做自己”

十点电影 2021-01-07 09:47 37805

转载来源:十点人物志(ID:sdrenwu)

没有什么比“演艺梦”更决绝冷酷。

许多人靠着不精确的热情,奔着心中的演员梦想而来,十几年二十几年,仍在为120元/天不露脸的小角色奔前走后。有幸拥有一两句台词,成为前景特约或者特约演员,一抬头还有小特、中特、大特的阶级天堑横亘面前,身后则是几万人虎视眈眈,跃跃欲试要替代自己。

哪怕你和某位明星长得接近,这已在相貌上击败了99%的普通人,你能获得的也多是替身机会。文替、武替、裸替、走位替身……都在明星的光环下,想要获得独立的演出角色,剧组都会担心和明星过于接近,难以在观众心中打出新的印象。

群演就像一个大壁炉,青春、美貌、努力都不稀缺,人们燃烧一切,前进缺乏机遇,离开则只带走一摊灰烬。一辈又一辈的逐梦人,从来没有温和的退场方式。

一波又一波的影视寒冬之后,疫情突然让一切按下暂停键。生活重启,一些替身演员忽然在淘宝直播,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温柔逐梦路。

吉林姑娘刘米璐身材高挑,正脸和侧脸都透露着明星范儿。直播间里,弹幕说她撞脸倪妮,她都笑笑,还有人说她撞脸腾格尔。


 

“给我气的不行”,她回忆,“我父母都会看我直播,你们怎么能这么说呢!”


 

刘米璐本身学医,在北京实习后留了下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人可能要花半辈子才知道擅长什么,喜欢什么。那么,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要多久?刘米璐的答案很简单,一年就足够了。


 

她在医院工作了一年多,治病救人很高尚,可是环境和氛围让从小热爱跳舞唱歌的刘米璐很压抑。她每天坐北京地铁2号线回家,心里面都闷闷的,翻遍一天的所有场景,找不出任何开心的事。

▲  刘米璐

从地铁站出来有一家KFC,刘米璐实习时在这里做过几个月兼职,快过年的时候,她总在肯德基坐很久,想着过年回去给爸妈带什么礼物,常常陷入沉默。


 

拿再好的礼物回家,也比不过一个快乐满足的自己走进家门。


 

第二年,刘米璐就离职了。家里人都很支持,而她也找到一个机会进入演艺经纪公司,从经纪人助理做起,到了独自带练习生的经纪人。相对于舞台前的角色,幕后的工作有明显的职业路径,也相对稳定,可刘米璐接触多了,却再次选择了从群演做起,走入台前。


 

“我还是不想留下遗憾吧”,她说,“喜欢演艺,喜欢表现自己,机会有了,多少要试一试。”


 

92年的山西姑娘江静敏,在成为宋佳的替身之前一直是剧组化妆师。2016年她从厦门大学嘉庚学院音乐表演专业毕业后,先做了一段时间舞台幕后工作,行业里优秀的人才十分多,激烈的竞争让她怀疑:我到底适不适合做音乐表演?


 

江静敏本身很喜欢化妆,她决定跟着自己的爱好走,去杭州的化妆学校进修。学校经常接剧组的化妆任务,新手只能先给群演、不重要的配角化妆,一个月连轴转,工资六七千,江静敏也咬咬牙跟了下来。

▲  江静敏

她非常害怕别人说自己“混的不像样子”,所以再辛苦也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她的生母在她11岁时候过世,父亲再婚,江静敏和继母关系紧张。上初三时,一天矛盾爆发,江静敏一晚上没回家,她在街上待了一晚上。

过了凌晨,街上冷冷清清,江静敏蜷缩在一个角落,她不想回家,也不知道有哪里可以去。三三两两的小混混路过,看到孤零零的她指指点点,对着她吹口哨,江静敏害怕地把头埋进臂弯,浑身发抖。


 

所以,她大学才考到了厦门。所以,她愿意跟剧组在横店、杭州等地居无定所。她宁愿在忙碌的工作中感到踏实,也不想回忆起父亲对自己说:“生了一个白眼狼”、“你永远不要再回来!”


 

在《生活像阳光一样灿烂》剧组时,导演组的人走到化妆间,发现江静敏和宋佳很像,就让她在一些远景做替身。江静敏觉得很新鲜,就跟了下去。

▲ 作为化妆师的江静敏(左)被剧组发掘,成为替身演员

当一天替身拿200,和群演差不多,以及宋佳很少用替身,像文艺圈的一股清流。江静敏主要还是靠化妆的收入。可她还是觉得很充实,心灵安稳,像找到了一个避风的港湾。

很多人都好奇,群演需要什么专业技能?


 

“吃苦”,32岁的鹿汎苦笑着说,“吃了上顿没下顿,打地铺都是常事儿”。他大学毕业就来到横店,漂了8年,也扎扎实实地苦了8年。夏天,高温35°C在横店是常事,演员最怕的就是此时拍古装戏,鹿汎则为了一个古代战争戏,穿着厚厚的铠甲,待在摄影棚内一拍好几个小时。


 

摄影灯光照射下,没有空调的影棚温度超过50°C,鹿汎愣是扛了下来。凭借这股毅力,他从群演一路到了特约演员,也签约了演艺公司,因为外形和邓伦很像,还被选为邓伦的替身。

 

▲ 鹿汎在横店漂了8年,高温天拍古装戏是常有的事

片酬涨了,从一天两三百到了一两千;地位改善了,不用在群演广场蹲着等机会,演艺公司会提前沟通场次。可接下来怎么办?30岁的他很犹豫。


 

不像别的行业,群演的独木桥只有一步登天和坠入河谷,没有一条安稳的退路。你在这里奉献青春收获的经验,一旦离开,想转行去其他行业,几乎没有什么帮助。

有些人一辈子坚持下去,在横店买房买车,这是极少数的幸运儿,大多数人某一天突然熄灭热情,转去的行业千差万别,都和横漂的梦想无关,和演艺无关。


 

鹿汎曾经面临过选择。有一家香港的公司联系他,想培训他两三年,再签个人经纪约,他犹豫后放弃了。那相当于从一条独木桥,走到了新的独木桥,他已经30岁了,曾经的梦想可以很抽象,现在的生活却必须非常具体。


 

97年出生的严亦琛还没来得及考虑这些。他有一个懵懵懂懂的演员梦,现在的直播间也叫“易烊万玺”,平常直播还常聊起剧组的趣事。大学毕业后他就到了横店,赶上了《延禧攻略》等热门剧拍摄,外形阳光俊朗的他,还当过一次许凯的走位替身。


 

走位替身,是替身中要求较低的一种,通常是远景拍摄。那是一次走廊的戏,对观众来说,就是短短的几秒钟,可对严亦琛来说,那是离梦想更近的一大步。

‍‍‍‍‍‍‍‍‍‍‍

▲ 严亦琛

直播间的粉丝说他像杨洋、像许凯,他都笑一笑,有人问他怎么不演个配角,严亦琛摇摇头,“那还差很远呢!这东西需要机遇。”


 

年轻的严亦琛还在追梦的路上,32岁的鹿汎走到了人生的节点,“小小宋佳”江静敏忙碌于在化妆师和替身间转换,吉林姑娘刘米璐在人生的第四份工作寻找自我。这时,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他们按下了暂停键。影视业停摆,最先受到冲击的就是他们。


 

独木桥摇摇欲坠,他们都将目光投到新兴的演艺平台——直播。

鹿汎是最早做直播的。两年前,他在30岁的节点上告别演艺圈,选择在淘宝做美妆护肤直播。

 

最初他给直播间起名,都用“邓伦替身”开头。前几天观看人数少,直到邓伦主演的电视剧上映,鹿汎改标题为《香蜜沉沉烬如霜替身陪你选美妆》,直播间人气才稳定上升。

鹿汎发现,直播原来和做演员有相近的地方,你同样要在这里展示自己,要贴近观众的心,才能留住观众。所以他会讲剧组趣闻,讲演员的化妆技巧,慢慢地,他的粉丝数量积累起来,也有了上万元的收入。

 

明星替身的身份,也许能给自己带来一些初始流量,可是那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倪妮替身刘米璐、宋佳替身江静敏也意识到了这点。她们最初的标题都和明星有关,离开了群演江湖,明星的光环依然笼罩着。

 

可每个人第一波较大的流量,都是在她们找到自己的风格后才出现。这绝非偶然。

 

刘米璐入行较晚,她去年下半年就离开演员圈,今年7月份才下定决心在淘宝直播。她想的很简单,就和其他替身演员一样用剧组故事吸引观众,结果人数惨淡。

短暂的迷茫后,刘米璐拿出了初做群演时候的劲头,早上六点半起床,七点开播,一直播到下午三四点,晚上拉上朋友复盘,吃饭时候都在看其他主播的录屏。


 

终于,9月份起来第一波流量。第一天2000人观看,第二天4000人,紧接着6000人,跳到了2万人观看。弹幕一条条刷过,来不及细看就飘过去,当了那么久群演,刘米璐第一次意识到观众真真切切的存在。立刻,她就紧张起来,该怎么留住这波观众呢?


 

观众们倒是不客气,弹幕里品评她的长相,或者干脆聊起无关话题,或者说一些故意激怒她的话,刘米璐经常绷不住,想要回怼回去。

更麻烦的是她准备不足,经常直播讲解美妆品,要停下来查一查资料,或者没有记清优惠选择闹了乌龙,打断节奏。

▲ 刘米璐拿出了初做群演时候的劲头,一天直播八九个小时

 

一个星期左右,单日成交量还没有过万,刘米璐着急了。她的父母常看她直播,劝她说不要把别人的评论放在心上。她缓了一段时间,想清楚了,如果说当替身是想努力却找不到方向,那么现在已经知道哪里是短板,就去提高自己吧。

 

“小小宋佳”江静敏本是化妆师出身,做美妆博主似乎有天然的优势。她确实也比其他人的经历更丰富。离开剧组,江静敏开过美容院,也兼职做化妆师,带过一些徒弟。

疫情袭来,美容院生意冷淡,闲下来的她梳理过去的经历,什么行业能将演艺和美妆结合起来,适合自己呢?

 

直播成了重要选项。她联系了多家平台,也试过一些直播机构,最终选择了带货流程最为成熟的淘宝直播。平台没有要求她太多,无条件信任这样一个新人,也让她特别开心。

 

第一场直播,江静敏的累计观看量62人,她播了6个多小时,仿佛对空气讲了6小时。可她还是觉得快乐,她发现镜头让她放松,和观众如此贴近让她很踏实。

▲ 扎实的化妆技巧加上演艺经历,江静敏的直播间吸引越来越多人观看

老年妆、明星妆手到擒来,扎实的化妆技巧加上演艺经历,吸引越来越多人观看。最多的时候7万人看,满屏的留言让她压力很大,可她却异常专注,原来,当演员时没体验的镜头感,在直播中终于找到了。


 

她爱上了这个新行业。很多场景让她觉得暖心:


 

——播久了没吃午饭或晚饭,粉丝会说:“快喝点水吧!”“好好吃饭哦,可以边吃饭边聊,我们等你”。

——一位做采购的姑娘告诉她,每天开车去各地,都会放着江静敏的直播间,就为了听她的声音,心里会很温暖。


 

人生有起伏高低,有追梦有安定,时代变迁也不会改变这一本质。互联网真正改变的是追梦的方式,让人们有更多样性的追梦路。至少,对曾经的替身演员们来说,他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追梦与生活结合的办法。

一年前,鹿汎起了一个和演艺无关的标题:《两个爸爸和混血宝宝》。这是他结婚又离婚后,和助理一起拍摄的照片。现在他有12万粉丝,更成熟的直播经验,月收入也稳定在4、5万左右。

镜头里,他会从容地和粉丝聊天,讲解一些美容仪器,甚至会不避讳地告诉大家,修复过或者整形过的粉丝,用仪器时候要注意什么。


 

他会在深夜暂时摆脱工作状态,和粉丝们闲聊。有时候说一说自己的生活状态,这个独特的家庭,有时候说一说自己喜欢的电影电视剧。鹿汎格外喜欢迪士尼的童话故事,他现在很期盼疫情结束,自己能放松下,带着孩子去迪士尼乐园转一转。


 

许凯替身严亦琛也找到了自己直播的方法,他的演艺梦想仍然存在,现在疫情稳定了,也不排除回去继续当演员。

不过现在他和粉丝们聊聊剧组故事,讲一讲男士化妆心得,感到很从容。不论追梦与否,严亦琛现在想努力攒些钱,带父母去见一见真正的大海。

刘米璐直播半年了,她越来越觉得这是个有趣的事业。她从第一场直播起就每天记笔记,到现在厚厚一摞。从一个消费者变成一个带货主播,她才意识到系统化的美容知识多么重要。

只要多学习、多尝试,在直播这个行业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她也有了稳固的粉丝群体,每天直播5~6个小时,又能表现自己,又留有学习和生活的空间。


 

“小小宋佳”江静敏很喜欢化老人妆,一个年轻女孩化成老婆婆,让偶然路过的观众吓一跳,她和这些观众互动时候很满足,这是化妆技巧到位才有的效果。

现在每个月收入六七千,还在逐渐提高,江静敏说,这已经出乎她意料了,她最开始做好三个月不赚钱的准备。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做直播后就觉得又在创业,沉浸其中,生活里的烦心事就忘了”,江静敏很喜欢这种感觉,“感觉可以一直做下去,就很满足”。


 

生活为你关上一扇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在淘宝直播,这些曾经的替身演员们在一条属于自我的窗口里,遇到深夜可以谈心的粉丝,遇到会在开车时放自己声音的观众。

没有什么比“演艺梦”更决绝冷酷,可时代在变化,走出剧组进入直播间,那份梦想不必放弃,它只是换了一种温和的方式,陪在身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