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上封面|重庆警花何巧:用心倾听 在无声世界架起一座爱心桥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12-23 14:50 75501


封面新闻记者 杨渝

她坚持学习手语,给社区近150名聋人做好警务服务工作,架起一座“无声”的桥。

她参与调解130余起涉及聋人的矛盾纠纷,为辖区聋人群众排忧解难240余件。

她是“最美渝警楷模”,更代表山城民警成功入围2020全国“最美基层民警”。

她是谁?

封面新闻记者带你走进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公安分局磁器口派出所社区民警何巧的“无声”世界。

从“无声”到“有声” 

三个月搭起沟通桥

位于重庆沙坪坝磁器口磁建村88号的三千城,乍一看,与传统的商业住宅小区没有什么差别。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这个小区里,原重庆市高压开关厂的149名聋人职工被集中安置于此。

他们生活圈子局限,加之自卑封闭,与社区居民存在隔阂,曾一度矛盾纠纷频发,两年内先后换了7个物业经理,也没能解决问题,小区物管公司为此苦不堪言。

5年前,何巧来到了这里,作为社区“片警”,她上班第一天就碰了钉子。何巧到聋人居民家入户,人家用手语比划了半天,但她怎么都弄不明白。看着何巧一脸茫然,聋人居民也急得满头大汗。

这件事对何巧触动很大,要与辖区居民打交道,沟通交流是基础,自己必须得过这一关。

于是,何巧开始每天坚持挤出一个小时业余时间自学,在报名参加重庆师范大学手语培训班的同时,还主动找社区聋人居民拜师学艺。

“最开始的时候我是跟居民一起学,他们就会教我一些简单的词,然后就会记一下。”有着亲和力的笑容、学好手语的决心,何巧的努力,被聋人居民看在眼里,也记在了心里。于是,居民们送来不少手语书籍帮助她学习。

“有一个叔叔送了我一本三十几年前的手语学习书,特别老了,书的封面已经没有了。”虽然书籍很旧,但何巧还是坚持阅读。原因很简单,她说:“他们就是用这本书上的这些手语,我学会了,他们就能看懂了。”

可学习并非一帆风顺,一个手语除了结合表情能表达出不同的意思,存在地域性的差别之外,记住手语,对于何巧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一堂课上,老师教手语的速度很快,手指也很灵活,我当时就很懵。”何巧说,最初自己学不了这么快,只能通过慢慢的反复练习,上课的内容实在是忘记了,她只能“麻烦”同学录视频,自己再反复照着学习。


就这样,何巧从问候到称呼,再到话家常、聊心事、调查困难,3个月时间,她的努力有了回报。随着学到的手语越来越多,她与社区聋人群众交流的东西也更多了。

封面新闻记者跟着何巧走进社区,聋人居民都会热情地和她打招呼,有什么想法和需求大家都愿意找她“诉说”。如今的何巧,已经能非常熟练地运用手语,与聋人居民们进行无障碍交流。

“如果世界被按下了静音键,我们还可以用心倾听,用爱交流。”在何巧看来,手语让她与聋人群众之间有了无声的沟通,也是从那时起,她开始慢慢走进这群人的内心世界,开始真正了解这群人。

从“帮助”到“共促”

“无声”世界里有宝藏

在与聋人居民的沟通中,何巧了解到,这100多位特殊人群有着自己的世界,他们也需要聚集、交流、学习和娱乐,一个针对他们的固定活动室就非常的必要。

“我们之间需要有很好的融合,我觉得要为他们创造这么一个条件。”何巧想改变以往社区聋人们到处“打游击”的状态,她这样想了,也这样做了。

2019年5月,原来不到10平方米的警务室,扩建到了如今的近50个平方米。而这个“巧姐无声警务室”,也兑现着何巧当初的承诺。

走进警务室,记者看到,这里的所有摆放都完全根据聋人的需求特点来布置,不仅设有“调解室”、“谈心角”、“学习室”等专门为聋人群众精心设置的功能区,还有助听器、手写板、急救药品等聋人专用物品。

“我就希望能够让他们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他们可以来,而且可以很多人来。想对我说的一些话,他们就会来跟我谈一谈,或者是哪家需要帮助,他们也会跟我说一说。”如今的“巧姐无声警务室”,已经成了社区聋人群众与何巧及时沟通、紧密联系的地方。

说起这个地方,10多个聋人居民争相用手语向记者比划说:“这里就是我们温暖的家!”

何巧用这样的方式,走进了一个特殊的群体,打开了一个“无声”世界。在她看来,这是一个社区民警所应该做的。而就在无声的沟通认识当中,何巧不知不觉间也从这个特殊群体身上学到了很多。

何巧欣慰地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如果没有这么一个机会和这么多聋人相处,我肯定这辈子也感受不到他们的世界。和他们相处的时候,也体会到了很多快乐,他们也让我学会了能够更用心去感受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特别简单、纯粹的一些东西。”

从“了解”到“期盼” 

“我是聋人的朋友”

近三年来,何巧参与调解了130余起涉及聋人的矛盾纠纷,为辖区聋人居民排忧解难240余件。虽然很多事情都圆满解决,但还是有—些事儿,让何巧始终有“心结”。

“遇到问题如何求助,如何更好地养老,其实是目前这群特殊人群所面临的问题。”遇到问题,聋人们往往没法第一时间得到帮助和解决,这是何巧最担心的事。

“正常状态的人走丢都不太好寻找,如果是一个说不出、听不见的老人,那就更难了。”小区里有这样一个70多岁的爷爷,由于得了阿尔兹海默症(老年痴呆症)经常走丢,而随着年龄的增大,爷爷的病也越来越严重。

何巧说,爷爷经常会走错家门,他又不能说话,其他人跟他也没办法交流;他女儿也是聋人,也没办法报警求助,一旦老人走丢,很难及时联系;时间一长,老人不能及时回家,将会很危险。

此外,小区内年龄结构越来越大的这群聋人的养老问题,也是何巧最为关注的。

“他们的世界本就是无声,能为这些特殊的群体设置更多一些有针对性的帮扶,我觉得这个也很重要。”何巧说,希望在献出爱心的同时,能有更多的人成为他们的朋友,让这个“无声”的世界,有更多的人能够走进来,住进聋人们的心里。

从何巧口中,还娓娓道来自己从警的感受,“聋人居民们的世界很简单,可能没有那么多惊叹号、那么多的问号,在你了解了这种平淡和单纯之后,可能更容易想通一些事情,想明白一些事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