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狗命引发的人命官司 四川南部75岁老人派出所讨要结果不成喝农药身亡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10-15 17:31 40093

梓桐村村庄

封面新闻记者苏定伟  实习生陈恩凤

四川南部县嘉陵江边一个名叫文家坝的地方,一家人的狼狗中毒死亡,主人怀疑是一名同村的邻居投毒,警方接警后将嫌疑人带往派出所调查。初步查证后,在村干部和父亲的陪同下,警方将这名嫌疑人放走。而这名嫌疑人自幼智力残疾,从派出所回到村上后又跑掉消失了。嫌疑人父亲多次到派出所要人,并要求派出所查清“狗死”真相。多次诉求未果,这名75岁的老人喝下自带的农药,最终不治身亡。

10月15日上午,这起因“狗死”而引发的人命官司在西充县人民法院开庭,家属状告南部县公安局城南派出所传唤嫌疑人违法,最终导致喝农药致死这起悲剧。

江边坝上狗中毒,两辆警车进村调查

这是嘉陵江边一个临江的村子,文家坝,南部县老鸦镇梓桐村,夹在南部县城和阆中古城之间,曾因砂石开采而热闹一时。从212国道右拐,穿过一片庄稼地,就到了文家坝。

文家坝有一家人,父亲从阆中那边入赘过来,改名文先成,母亲文先芳。这对年过七旬的夫妻育有3个儿子,文老二先天生残疾,6岁才会站立,智力二级残疾,持有残疾证。48岁,未婚未育,平时能帮人干活,和父母住在一起。文老三在成都创业。

8月15日下午3点左右,文老二前往同村村民文某银房后的秧田放水。5点半左右,文某银报警,称文老二毒死他家价值4800元的大狼狗和一条小狗。这里离县城较近,很快,南部县公安局南城派出所民警开警车来到村里。通过前后的细节证实,文老三介绍说,“文某银带着警察到我们老房子进屋寻找我二哥,在找到我二哥后,说有人找,喊我二哥上警车,两辆警车在驶离梓桐村后未带回派出所进行讯问与调查,半路又折返回文某银家让我二哥指认现场,在乡邻明确告知说文老二是头脑有问题的情况下,依然将文老二带回派出所,关在办案区的黑过道里面,直至深夜才释放。”

出事前老人住在大儿子家里

多次讨说法未果,老父亲喝下自带农药

在派出所院子里面,村干部将文老二从派出所里面带出来,交给文父租来的面包车后各自离开。文家父子一路回到自家院坝里,由于文父腿脚不便,下车很费力,文老二因为极度害怕下车后转眼就消失了。

傻儿子到哪里去了呢?没手机没钱包,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从8月16日起,思子心切的文先成连续3天来到南城派出所,希望警方帮助寻找文老二,并希望派出所对于毒狗事件给个明确说法。“农村口水能淹死人,警察把文老二抓走,现在又不给个说个说法咋要得。全村都在议论是文老二毒的狗!‘现在毒死狗,恐怕以后还会闹人’,一家人在村里抬不起头。”

8月20日下午1点过,文先成又一次来到派出所,下午1点54分,文老三接到父亲在派出所打来的电话,“我今天又到派出所来了,派出所再不给个说法,我就拿人命换狗命!”远在成都的文老三担心父亲冲动犯傻,“立即求助了当时给二哥办案的民警,并将老父亲的原话转告给他,请求派出所能高度重视并安抚其父亲。在下午2点47分的时候派出所给文老三打来电话告知其你父亲确实已服毒并已经从派出所送往医院抢救。”8月24日下午4时,文先成抢救无效死亡。

老人喝药后被送到隔壁医院抢救

家属质疑:违法传唤智力残疾人

父亲出事后,文老三在抢救其父亲的南部县中医院复印了病历资料,“尽管没有明确死因,但可以看得见是中毒,抢救无效死亡。”找到南城派出所,提出想要看父亲当天在派出所的视频,派出所没有同意。

“我二哥属于那种一眼就能看出是傻子的智力残疾人,派出所为什么不通知其监护人父母亲就把人抓走?”文老三向封面新闻记者介绍,二哥上警车时,有群众说,这个娃儿脑壳有问题,你们要抓人先要通知他妈老汉哦!可警察听而不闻,两辆警车带着文老二离开了文家坝。其父母都是从邻居得知情况后赶往派出所。

文母说,她怀疑是文某银为了报复没有租地给他用,胡乱指认傻二娃毒死他家的狗,“文某银在文家坝搞砂石,多次提出想租我们家的地堆砂石,但因为政府一直在呼吁要求还耕就多次拒绝没有租给他。”记者采访时,文家坝确实正在进行复耕,原来开采砂石的地方已经整修为平地,即将种上庄稼。

文家在诉状中,对南城派出所的出警传唤文老三提出质疑,没有通知父母就带走,而且指认现场,在派出所审讯时也没有父母陪同。

警方回复:派出所完全是依法办案

通过派出所核实情况后,南部县公安局政治处一位民警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南城派出所接警、处警没有任何不当,完全是依法办案。“报警有明确的指认对象,民警肯定要带回派出所调查。”关于文父喝药致死一事与派出所没有关系,原因是:“文老二是在村干部陪同下,离开派出所的,而且是到了家里才离开。他跑了,和派出所有什么关系?”至于文父喝药一事,这位民警表示,每次到派出所来,民警都做好了解释工作。也不可能24小时跟着他,最后发现他在大厅口吐白沫,才紧急送往一墙之隔的医院去抢救,“派出所也没发现药瓶,在哪喝的,也不清楚。”

而据文老三事发后向村民求证,8月20日午饭后,父亲到村里一农药种子店购买了农药,将药瓶揣在身上。在派出所交涉无果后,生性倔强的父亲喝了下家药。

而在喝药的当天晚上,文老二跟随亲戚赶到了医院,自言因为害怕到处躲藏。直到事发两月后的开庭,到底谁毒死了文某银家的狗,警方也没有一个明确说法,文家坝村的议论还未消停。

文家在诉状中称,派出所存在违法传唤行为人、不及时公布调查结论、调查后对事件处置不当、办案程序混乱、工作方式不公平不公正不公开不透明等违法行为,要求人民法院确认南城派出所对文老二的传唤行为违法。

法庭经过调查后,宣布择日再审此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