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丨陆建明:保健品

封面新闻 2020-09-17 11:18 42429

文/陆建明

林凡好久没回妈家了,若非秦姨喊他换灯泡,还不知他何时来呢。两年了,摆设没变,只是小房间一直锁着。

秦姨说,原本叫物管来换的,想想还是叫你来了。林凡答非所问,小房间为何不打开通通气?秦姨知他岔开话头,索性将错就错,刚说出个“保”字就打住了,遂问起小磊来。林凡说他要大考了,挺忙的。可这个“保”字烙在了他的心里。

换好灯后,秦姨想留儿子吃饭,但她手机响了。林凡听到一个男生约妈下午去店里测血糖,便推说有事,告辞了。

回家路上,林凡看到不少年轻人在拉老人进店量血压,继而向他们推销保健品,“爷爷,奶奶”叫得亲热得很。他想,这些人不就看准老人们的钱袋子吗?莫非老妈也……他一下子想起了保健品。

到家后,他把情况告诉了妻子阿秀。阿秀问,老太也瞄上了保健品?“不错,我猜小屋堆的全是这玩意。”

“你妈也算精明人,怎么也信这个?”“人老了,好骗呗!”“你在说故事,老人该派给骗的啊?”“那你说怎么办?”

阿秀道,我们得劝她别买了,钱都砸光了,到时留什么给小磊?阿秀说,有时间去看看她,但心里纠结。前年,阿秀因买了一件昂贵的时装,引起秦姨的不满,和秦姨吵过架后搬了出来,未曾联系。可现在秦姨买起保健品来毫不手软,自己倒有点看不惯了。究竟两年前的心结该如何解开?阿秀请丈夫支招。林凡说,想跟我妈和解,先得跌软。

两人拎着礼品来看秦姨,但事不凑巧,秦姨去远郊的珍珠养殖场参观去了。7天后,他们再次登门,这是婆媳阔别两年后的重逢。阿秀检讨了自己的过错,妈长妈短地叫着,秦姨不冷不热地应着。阿秀也不管秦姨的态度,一心想着讨好她,只得卖弄殷勤。

秦姨看在儿子的份上,没有计较前嫌。林凡问她买了多少保健品?秦姨先说没买,但禁不住儿子连珠炮似的追问,说买了15万元。秦姨看到他们惊讶的表情,不禁得意。

林凡问她买这些保健品干吗?阿秀接茬说,这些都是山芋干磨成粉加工的。秦姨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夫妻俩面面相觑,林凡说,这两年我们也挺忙的。

“你们忙,忙得连看老妈的时间都没了?”阿秀红着脸没言语。秦姨又道,我也知道这些东西没用,可那些小年轻热情地跟我谈心,我觉得特舒服,他们伴我打发了许多无聊的时间。

夫妻俩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秦姨摸出钥匙,打开房门,就见屋内堆满了花里胡哨的盒子,看得两人瞠目结舌。秦姨说,这些保健品,我一样都没碰过。

阿秀给丈夫递了个眼色。林凡道,妈,您以后就别买了,钱都浪费了,我们保证以后每周都来看您。阿秀也道,您也可以到我们那儿串串,咱们互动一下。

秦姨的脸上露出淡然的笑。这时,小磊来电话了,秦姨问,快放假了吧?“快了,奶奶,暑假我不回去了。”“那你在那儿干吗?”“我要勤工俭学。”

“那可不行,太辛苦了,你若是缺钱,奶奶给,但你要回来陪陪奶奶。”“其实挣钱也不苦,只要有一张讨喜的嘴就成了。”

秦姨疑惑道,傻孩子,天下哪有这等好事儿?小磊清了清嗓子道,有的,就是推销保健品啊!

【作者简介】

陆建明,南京市作协会员。喜爱文学创作,小文散见于《福建日报》《海南日报》《新民晚报》《重庆晚报》《齐鲁晚报》《工人日报》《检察日报》《北京文学》《延河》《短篇小说》《厦门文学》《神州印象》《襄阳文艺》《含笑花》《草地》《意文》《杜湖》等报刊杂志。

【“浣花溪”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2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准确信息(不能错一个字、多一个字、少一个字)、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梦大侠 2020-09-17

    [得意]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