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自驾游被困四川甘孜大雪山:以为要冻死时 民警敲响了车窗

封面新闻 2018-01-04 16:59 2330625

封面新闻见习记者 王祥龙 记者 田雪皎

1月4日,从茫茫大雪山走出来的刘颖和女友,回到四川甘孜州乡城县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前一夜,他和女友困在大乡城雪山中,随着夜色变浓,他们正担心自己会被冻死,结果搜救的民警敲开了他们的车窗。目前,他们决定提前终止前往云南的自驾游,等待大雪结束后,将返回宜宾老家。

1月2日晚上9时许,刘颖和女友自驾越野车途径大雪山时与家人失去联系。1月3日下午4时30分,甘孜州乡城县公安局接到刘颖家人报警。随后,乡城县公安局立即组织然乌、洞松、青麦三个派出所及刑警大队的民警上山搜寻救援。

失联24小时后,1月3日晚9时14分,搜救民警在大雪山垭口(乡城县与云南香格里拉市交界处)找到失联人员及车辆,同时还发现另外5辆被困车辆,和4名被困人员。经过救援民警近6个多小时的努力,包括刘颖及女友在内的6名被困人员安全回到县城。

被困

车陷大雪山 多次脱险失败

刘颖是宜宾高县人,元旦期间,他与福建女友梁丽洁驾驶四驱越野车到甘孜州旅游。1月2日下午2点,在乡城吃过午饭的两人开始出发进入大雪山。

“准备先到稻城去游玩。”1月4日上午,刘颖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和女友制定了旅游路线,从四川甘孜自驾游到云南,乡城县大雪山是必经之路。

2日下午6点30分,刘颖驾驶的汽车进大雪山。由于天色已经暗下来,刘颖和女友在车上休整。

“3日早晨醒过来,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刘颖说,雪越来越厚,道路已经被雪覆盖,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山体,山体旁有70厘米宽的排水沟。

见此情景,刘颖只能靠着山体缓慢行驶,时速在15—20公里之间。仅仅前行了800米不到,刘颖的车轮掉入了排水沟被困。

“我拿了里的雪铲把雪清理干净,又用附近灌木丛里的枯树枝垫在车胎下,重新上路。”刘颖说,在路上,他遇见了两拨被大雪困住的大卡车,凭借越野车优势,他在下午1点到达大雪山桥位置。

低速通过桥梁,刘颖的车轮再一次被排水沟困住。在他的前方,两辆大货车也被困住。刘颖说,大货车驾驶员帮忙把车推出来,已经是下午3点。

他载着被困的2名大货车驾驶员继续前行,但行驶了700米左右,车辆再次被困在雪中。车子动不了,两名大货车驾驶员离开车辆返回货车。

此时,已经是3日下午4点,他前面的一辆皮卡车同样被困住。 “皮卡车上有4人,他们来帮我铲雪推车。”刘颖说,经过多次努力,他的车仍然没法动弹。

绝望

与家人失联20小时 担心冻死在荒野

众人见救援毫无进展,选择了附近的废弃木屋烤火。刘颖和女友则待在车内。

刘颖说,2日晚上9时许,他们抵达大雪山时就与家人失去联系,“一路上都没有信号。”

“我们把能穿的衣服都穿上了,还盖了车上的两床被子,仍能感觉到寒风阵阵。”刘颖说,3日下午4点仍没有联系上家人,当时很害怕,怕就这样冻死在山上。

“下午4点过,终于发现有了点信号,我把求助短信发给在高县的妈妈。”刘颖说,短信发送之后,手机再也没有信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到了3日晚上7点,大雪山的夜色越来越浓,狂风夹杂着大雪飘落在刘颖的车上。

“又等了两个小时,没人来帮助我们,车里面也越来越冷。”刘颖告诉记者,担心被冻死的念头在心里越来越浓,整个人都陷入了绝望。

晚上9点14分,突然,一束车灯光打到他们的车窗上,“警察过来敲响了车窗,当时激动得眼泪都出来了。”刘颖说,警察了解了他们的情况后,立即对道路除雪。

搜索

6小时紧张驰援 找到被困情侣

“接到救援指令,我们立即出发。”1月4日上午,洞松派出所所长昂翁谢绕说,当时他们6人立即驾驶着越野车,冒着风雪向大雪山前进。

3日下午6时,冒着风雪的越野车驶入距离县城80公里外的大雪山。

“因为3号清晨乡城县开始下雪,道路非常难走。”昂翁谢绕说,进入大雪山区,雪越来越大,车辆已经开始雾化行驶。道路能见度不足10米远,两次警车差点掉下山崖。

3日晚上9点,6名民警进入大雪山地区十七班垭口,风雨已经将前进的道路阻断,车辆无法前进。

“从乡城进入大雪山再到香格里拉,有两条常走的道路。”昂翁谢绕告诉记者,指挥中心立即派遣另一队6人驾驶皮卡车进入搜寻,他们不愿在原地等待支援,放弃车辆徒步搜索。

民警在雪中深一脚浅一脚走了近1个小时,搜索了附近1公里范围,仍然未发现被困人员。只能合力将警车推出,继续往香格里拉方向搜索。

晚上9点14分,民警在大雪山垭口(乡城县与云南香格里拉市交界处)发现一辆被困越野车,越野车已经被狂暴的风雪覆盖大半车身。

民警确认,车上被困的就是宜宾的刘颖与女友梁丽洁。“我们当时去敲窗户叫他们的时候,他们两个坐在车后排,身上盖着被子在发抖。”昂翁谢绕说。

救援

民警徒手刨雪  3次失败后拖出被困车

了解被困人员情况后,民警开始设法拖出被困车辆。

见到民警到,皮卡车上被困的4人也来到刘颖的车边,共同帮助车辆脱困。此时,另一队救援人员也赶赴现场。

雪铲只有两支,由被困人员使用,6名民警见状开始手扒积雪。“很冷,手套完全不管用。”昂翁谢绕说,他们的另一队人员驾驶皮卡车带着工具到来,共同进行救援。

民警先是将车辆周围积雪铲干净。然后用警车搭上牵引绳,6人奋力推车,但以失败告终。

“车辆在雪中打滑太严重,动了一点就完全推不动了。”刘颖说,在观察了车辆附近积雪的情况后,民警又开始铲雪,准备把车前部的积雪铲除一个坡度来。

晚上10点多,第二次失败的众人,又开始进行第三次尝试。“把车前的雪基本铲出了可以供车子轮胎行驶。”刘颖说,这一次,在合力下,他的车被推了出来。并且借助大货车压过的车轮印,成功掉了头。

晚上11点左右,被困越野车从雪堆里被拉了出来。刘颖的车辆载着皮卡车上4人,在警车的带路下,脱离困境。4日凌晨2点,刘颖等人回到乡城县。

昂翁谢绕告诉记者,由于担心车上货物丢失,被困4辆大货车驾驶员不愿意下车回城,他们对驾驶员进行了提示。

“我们都是南方人,对大雪不了解,这种情况真的很可怕。”刘颖说,非常感谢乡城县公安,出警非常及时,救了他们一命。

警方提醒,冬季高原降雪情况多见。在准备进入山区时,可以拨打各辖区派出所电话咨询路况、天气等信息,听从民警劝导。如进入雪山遇到大雪,应装备轮胎防滑链,靠近山体缓慢行驶,合理使用车灯。同时,车内应当准备防寒用品、食物、以及氧气瓶。遇见危险情况及时报警寻求帮助。

情侣自驾游被困大雪山险冻死 获救后女子通过华西都市报致谢民警

封面新闻见习记者 王祥龙 记者 田雪皎

1月2日,一对宜宾情侣从甘孜乡城县出发,前往云南香格里拉途中,被困大雪山20余小时。当这对情侣在雪夜中绝望时,民警敲响了他们的车窗。1月4日,封面新闻对此事报道后,这对情侣中,被困的女子在@华西都市报微博下留言致谢救援民警称:“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微博致谢救援民警:幸好你们救援及时

1月4日下午5时30份,@华西都市报微博报道宜宾男子刘颖和女友梁丽洁被困获救后,梁丽洁通过微博评论向乡城县救援民警表达谢意。

梁丽洁说,2日下午,她与男友从乡城出发进入大雪山,“出发前还是晴空万里,我们想着在山里睡一天,第二天看雪山日出,拍雪景。”

1月3日凌晨,梁丽洁和男友发现,雪花覆盖了车辆、道路、山体。“当时我们很兴奋,毕竟南方人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雪,没意识到大雪的危险。”梁丽洁说,在多次经历车胎陷入大雪后,他们被困住了。

“信号都没有,求救短信根本发不出去。外面零下十几度,我们又没带够食物,饿了大半天无法补充能量。”梁丽洁回忆说,天寒地冻体温流失的非常快,为了省汽油他们根本不敢发动车。“一瞬间我非常绝望,想过被冻死、饿死、窒息死、被大雪埋死多种死法。”

梁丽洁说,没想到3日下午4点多成功发出去短信,晚上10点就被救援。她在微博中写到:“救援非常及时,雪山上暴风雪,积雪很深,警察叔叔也是冒着生命危险赶着来救我们。谢谢人民警察,立警为公,解民倒悬,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长微博回忆被困温暖瞬间: 抱着我的脚给我取暖

致谢民警后,福建女孩梁丽洁发布了一条长微博,回忆了被困20多个小时的经历和心情。

“男朋友非常冷静,说我们这时候最危险的不是饿死,而且我们没有能量补给。”梁丽洁在微博中写到,体温迅速流失,体温一旦下降就很难恢复,很可能冻死。“他(男朋友)让我把所有能穿的衣服穿上,把被子拿出裹住自己,抱着我的脚给我取暖。”

“当时我想着就忍不住哭了起来。”梁丽洁说,她当时还要求男朋友帮她拍张照片,并开玩笑说可能是遗照。

“但是男票不让我哭,让我节省体力。还安慰我,说我们还有半箱油,可以取暖,还有一瓶红牛可以救急,还有两瓶啤酒也是卡路里。还说至少我们比别的车好,我们运动量少损失的热量少。”梁丽洁在长微博中写到。

梁丽洁在微博中感叹:晚上9点多,警车的车灯照亮了他们的车窗,警察敲响车窗帮助他们的时候,她有了“鬼门关上走一遭”的感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98

  • 蓉囡囡 2018-01-06

    不经常出差全国各地跑的人不会明白南方和北方哪个更冷的

  • 小小囡囡 2018-01-06

    贝爷表示不能理解

  • 德米拉 2018-01-06

    另外五辆车,四个人是什么概念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