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方言丨张枥:乌猫皂狗

封面新闻 2020-09-14 17:29 44389

文/张枥

已故作家、诗人流沙河在随笔《这家伙》中笑谈写诗经验时用了一句典型的四川话:“我有一条宝贵经验,就是字迹清清楚楚,不要草得龙飞凤舞,稿面干干净净,不要改得乌猫皂狗。”文中“乌猫皂狗”的意思是“脏乱、不清洁、不整洁”,常用来形容一个人很邋遢。

街坊朱二娃上小学那些年像跟圆珠笔、自来水笔打架一样,每天都要写坏几支笔,弄得衣服、脸蛋、嘴巴、牙齿、手指到处都是墨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川戏里唱大花脸的角色。有几次,朱二娃的妈老汉被老师请到学校,老师拿出他的作业本和试卷让他们看,只见上面要么是钢叉大字,要么是反复涂改形成的黑洞,要么像鬼画桃符一般。妈老汉气得鬼火直冒。

朱二娃后来跟师学艺炒爆米花。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炒爆米花的机器是手摇那种,操作很简单,朱二娃一学就会。不久,朱二娃买来一套爆米花设备成天挑着走街串巷吆喝:“爆米花!”“爆米花啰!”

那个年代,人喜欢热闹,动物也喜欢凑闹热。爆米花的地方除了一帮跳得八丈高的青钩子娃儿,还有跟在身后的狗呀、猫呀、鸡呀等等。每当爆米花机器“嘭”的一声响过后鸡受到惊吓,扑腾着翅膀“格格”尖叫着飞走了。爆米花的地方黑猫逗留倒也没有什么,白猫可就惨了,皮毛失去光泽不说,分不清它到底是黑还是白还是灰或者乌,“乌猫”因此而生。狗穿行在人群中,摇尾撒欢在这个脚上闻闻,在那个身上嗅嗅。混迹在这样的场合,纵使是毛色白得发亮、亮得闪眼的狗也会被烟火色改变,黑不溜秋的,给人颠倒黑白之感,“皂狗”由此而来。

朱二娃忙碌一天下来,满面尘灰,十个指头没有一个白,他不叫苦,不言累,不怕脏。在他看来,爆米花就像表演魔术,让一粒玉米扩大好几倍,完全是在造福于民。

也许应了缘分天注定那句话,有个叫黄翠花的姑娘看过朱二娃爆米花的场景后,说他手提压力锅的动作最帅,他的皮肤黑是黑带宝色,她看中的就是这样的人。两人很快结婚并经营了一家私人放映厅兼营爆米花,生意好得不得了。

【征稿启事】

方言一出,忍俊不禁。四川方言龙门阵《盖碗茶》版面推出以来,得到省内外四川方言作者的大力支持。为让《盖碗茶》更加活色生香,方言故事层出不穷,我们向“有故事”的方言作者长期征稿。有好的方言故事,有趣的方言传说,都可以给我们投稿。字数1200字左右。投稿信箱:730156805@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我媳妇不用男颜疼 2020-09-14

    哈哈哈哈哈画风是我受不了的

  • fm_123200 2020-09-14

    方言很重要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