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方言丨胡华强:说“瓜”

封面新闻 2020-09-14 17:18 53908

文/胡华强

如果要问成都方言最具代表性的词语是什么,估计谁都会回答——瓜!

成都人爱说“瓜”,外来人只要在成都待上一段时间,一定会学会说这个“瓜”。

“瓜”这个词总体来说属于贬义词,但是很多时候却更倾向于略显贬义的中性词。因为“瓜”既可以用来骂人,也常常用来自嘲。

“瓜”的基本意思就是“傻”,但在成都方言里,“瓜”的含义远不止于此。

表示“傻”的意思:你好瓜啊,这么简单的题都答不出来!

表示尴尬:当着大家的面你揭他的老底,弄得他好瓜啊!

表示不入流:大家都很随便,你何必那么瓜兮兮的嘛?

……

在成都话里,“瓜”是一个语意非常丰富的词语,适用范围非常广,但是仔细考察其含义,都与“傻”有关联,只是语意轻重有差异而已。

“瓜”可以单独使用,但更多的时候是以它为中心而形成的一大堆更加生动的多音节词在日常语言中存在。比如:瓜宝、瓜宝器、瓜娃子、半瓜精、瓜兮兮、瓜不兮兮、瓜眉瓜眼、倒瓜不精。其中尤以“瓜兮兮”“瓜娃子”和“瓜眉瓜眼”最具代表性。

至于“瓜”如何成为成都方言的原因,众说纷纭。四川师大黄尚军在《四川方言与民俗》如是说:

《西游记》十一回记载了唐太宗因魏征梦斩泾河老龙王,被其索命,魂游地府,后被放回,欲觅人到地府送瓜答谢。而刘全本为均州人,家有万贯财产。一日,其妻李氏在家门口拔金钗送给化缘的和尚,全回家得知后,骂她不遵妇道。李氏忍气不过,自缢而死。刘全因思念妻子,情愿以死进瓜。“刘全进瓜”故事,在四川地区广为流传,故四川人称“傻”为“刘”,把“傻瓜”称为“刘全进”。

此说固然有其合理之处,但是我觉得《西游记》“刘全进瓜”的故事“在四川地区广为流传”并不能成为“瓜落四川”的确凿依据,因为《西游记》在全中国甚至全世界都“广为流传”,为何独独四川对“瓜”情有独钟?我不敢说《西游记》对“瓜落四川”绝对没有影响,因为一部名著对一个民族的语言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我觉得还得考虑到四川人的语言具有极强的形象性的因素。无论什么瓜,大的小的,长的短的,粗的细的,它都有个共性——圆的(圆球或者圆柱)。圆,固然可以联想到“圆滑”“聪明”,也可以联想到“混沌不开”。思维混沌,岂不是“瓜”?就是“傻瓜”嘛。

照成都人的说法,“种瓜得瓜”当有别解了。

【征稿启事】

方言一出,忍俊不禁。四川方言龙门阵《盖碗茶》版面推出以来,得到省内外四川方言作者的大力支持。为让《盖碗茶》更加活色生香,方言故事层出不穷,我们向“有故事”的方言作者长期征稿。有好的方言故事,有趣的方言传说,都可以给我们投稿。字数1200字左右。投稿信箱:730156805@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花心娚_ 2020-09-14

    四川话的精彩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