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游丨宋扬:行走周庄

封面新闻 2020-09-14 10:39 42996

文/宋扬

同为江南水乡的代表,周庄名气之大,不输与之毗邻的乌镇。

烟雨蒙蒙的3月固然更美,夏末秋初的似火骄阳丝毫不减我对这一方水上江南的向往。在南湖渡船码头登船,坐上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会议多国领导人曾乘坐过的画舫,绕庄半周,算是对古镇有了初步感知。周庄为水中小洲,只在一面留出口,虽不像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秘不可寻,却也可望而不可即。

周庄地处杭州、苏州、上海交界。建庄之初,周庄的原住民们一定是渴慕淡出红尘的。然而,这样的渔耕安逸之地,竟培植出明朝商业巨擘沈万三。沈万三初识朱元璋时,朱元璋还只是小和尚。这种基础情感为沈万三后来在商界叱咤风云捞取了足够的资本。不过,沈万三依然触碰了官商之大忌。当他的财富和地位足以让皇帝朱元璋如芒在背时,灾难便不出意外地来了。

有个传说,朱元璋到沈家做客,沈家让厨子做猪蹄招待。因“猪”与“朱”谐音,朱元璋龙颜大怒。沈万三急中生智地说:“这是小人用自己的猪蹄为皇上做的菜肴。”才总算暂保了小命。然而,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沈万三的财富终是被巧取豪夺。想想连明朝开国重臣并一干武将,也难逃毒手,那沈万三的结局,是在意料中的。

稗官野史,一笑而过。

下得船来,径直往古桥水流而去。脑海中开始出现吴冠中笔下的妙句——“江南乡间石桥头细柳飘丝,那纤细的游丝拂着桥身坚硬的石块,即使碰不见晓风残月,也令画家销魂!”吴老是大家,他当然能从绘画与构图的角度解读墙之块面、柳之线条、石之刚健、水之柔美的关系。吾虽为绘画门外汉,却也为眼前的美所倾倒。

悠悠信步,一老者正执着于手里的篾活儿。他好像不负责销售,心无旁骛而并不在意周围的游人。老人静静的状态,仿佛时光在他身上走得匆匆又缓慢。灰瓦白墙下,一对父子在剖洗晾晒刚打捞上来的湖鱼。渔家的生存技艺,在商业的日趋繁荣的当下,依然在代代相传。

在因陈逸飞而出名的双桥,我始终拍不到一张满意的照片。除因疫后的周庄人气更加火爆、桥上游客不断外,还因为找不到一个最适合的角度。我想,月夜下的周庄应该更有风味吧!

不得不离开周庄了,遗憾没能在溶溶月色下细品周庄的风采。回望周庄,一首小诗在心底酝酿,只当想象一番周庄的夜景吧:“四面湖山绕田园,三地相交民胜仙。一橹摇破江心月,双桥映出水中天。”

【“浣花溪”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2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准确信息(不能错一个字、多一个字、少一个字)、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鱼忧 2020-09-14

    去体会它的美,作者两次游周庄后对周庄产生了喜爱之情因为周庄的美,美不胜收,所以再一次去游周庄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