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银仿佛办派对!法国史上最著名银行劫案,一场近乎完美的犯罪

英国那些事儿 2020-09-16 10:05 34996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于相关纪录片场景还原)

上世纪70年代的法国尼斯,不仅是地中海著名的旅游胜地,也是各路富豪们的“保险柜”,只因尼斯有号称欧洲安全系数最高的银行保管箱——法国兴业银行的保管箱。

银行保管箱是一种古老的业务,个人缴纳租金,便可在银行金库的铸铁箱柜里存放私人物品。

通常是价值连城的珠宝或机密文件,保管箱业务,既存放了个人财产又保护了私人隐私,广受人们的欢迎。

当时的兴业银行尼斯分行,以其保管箱金库坚不可摧而闻名,不仅有钱人们热衷于在这里存东西,甚至一些法国小偷都愿意把赃物搁这里保管…

然而,尼斯兴业银行积累多年的声誉,却在1976年7月19日这一天彻底葬送了:

一伙来路不明的窃贼将银行保管箱洗劫一空,盗走了价值5000万法郎(相当于今天2600万欧元)的财物,成为法国历史上数额最大的银行失窃案。

更让人无语的是,法国警方用尽各种手段抓到了主犯,他却金蝉脱壳成功逃脱,损失的财物迄今也没有追回来…

这桩法国史上的头号银行大劫案,让我们从头说起…

70年代中期,一位名叫Albert Spaggiari的法籍意大利人来到尼斯,开了一家摄影工作室。

在当地人眼中,Spaggiari举止优雅,穿着考究,像个十足的文艺青年。

然而,人们不知道的是,Spaggiari实际上是个经验老道的惯偷,出生贫寒的他从小就擅长偷窃。后来参了军也不老实,几次因为非法走私军火上了军事法庭。

从军队退役后折腾了几年,Spaggiari终于金盆洗手干起了正行,跑到尼斯开了这家摄影工作室,生意一直还不错。

过上了拍拍照,喝喝小酒的中产生活。Spaggiari开始各种不习惯。

直到有一天,Spaggiari在酒吧偶然听见别人聊起了兴业银行的保管箱,说全欧洲最贵重的珠宝都存在了那里。

Spaggiari一听,内心立刻蠢蠢欲动起来。想到兴业银行的金库,他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最终,Spaggiari决心干一票大的:

攻破兴业银行的金库,抢光里面的保管箱……

说干就干,Spaggiari立马开始了侦察,他化名去银行开通了保管箱业务。

进去后,Spaggiari没存别的东西,就带了一个相机进去,把金库的各个角落拍了个遍。

几天之后,他又去了租的保管箱,在里面放进了一个定时在夜晚11点的闹钟,测试是否有声控警报,结果当晚什么都没发生。

三天后,Spaggiari又放进去一个定时收音机,到凌晨3点半,就会播放广播,结果依然什么事都没发生。

最后,他又放进去一个小型定时炸弹,一段时间后去查看,结果发现保管箱已经被炸弹烧焦,但银行的保安和工作人员依旧没有察觉…

经过这次侦查测试,Spaggiari认定银行的安保系统远没有传言的那么安全,但是,要想洗劫保管箱,还需要突破两层厚厚的钢板门和两米厚的水泥墙,以及24小时的监控。

Spaggiari仔细观察后发现,虽然正面突进看上去几乎不可能,从地下挖进去却似乎有路可行。

于是Spaggiari想到了下水道,他假扮成一个工程承包商,跑到市政厅去,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套到了政府部门的下水道地图,之后的一个半月里,Spaggiari带着这张地图,把银行附近的下水道里里外外走了个遍。

他注意到银行背后就有一个下水道井盖口,从那下面开挖,应该能用最短的距离通到兴业银行金库。到了这一步,Spaggiari心里已经酝酿初了大致的计划。

之后,Spaggiari动身去邻近城市马赛寻找帮手,在一家酒吧里,Spaggiari跟一个马赛本地黑帮老大聊得甚是投机,在谈妥了一系列条件后,马赛老大答应提供人手和挖隧道的设备…

Spaggiari找马赛老大要的帮手约有20人,个个都是人才,有管道工程师,有挖掘师,有电工,有侦查兵,还有珠宝鉴定师,甚至厨师…

人找齐了,Spaggiari开始大展身手了。

挖掘工负责从下水道挖通直通兴业银行金库的地道,电工负责从附近一个地下车库偷电,给挖掘工人的设备提供电力和照明。

挖掘工程悄无声息地进行,从5月到6月,一有空大家就悄悄聚到兴业银行附近的下水道里挖洞,平日里该干嘛干嘛,照旧上班无误。

挖洞期间,Spaggiari建立起了一个有效的预警机制,有人在地面盯梢,碰到异常情况便火速通知,所有人能在一分钟内迅速撤离现场。

此外,由于下水道通风较差,所以每个人挖一天休三天,干10分钟就轮换。

就这样,一夜接着一夜,整整忙活了9个星期之后,Spaggiari的人马终于接近金库的墙壁。剩下最后30厘米的坚硬水泥层需要突破了。

但水泥层需要风钻才能打通,越接近银行金库,众人就越紧张,因为担心风钻的巨大噪音会被人听到,Spaggiari等人不得不放慢了速度。

终于,到了7月16日是一个周末,银行关门休息,只剩下最后的15厘米水泥层了,周日早上,Spaggiari终于成功挖通了兴业银行的金库,当Spaggiari等人进入金库时,整个兴业银行空无一人…

Spaggiari没有着急抢保管箱,而是叫人第一件事就是把金库门焊死,以防洗劫时外面突然有人闯入,这样能给大家留下足够的逃跑时间。

之后,Spaggiari等人终于开始开保管箱了。诺大的金库里,有4000多个保管箱。他们将保管箱一个一个打开,里面五花八门的私存财物令众人大开眼界。

有银杯……

金条……

大把现金……

还有数额巨大的国债,不记名股票和银行汇票,

搜刮财物不是所有的都拿走,珠宝,金银首饰,Spaggiari都会让带来的鉴定专家现场快速鉴定,确定足够值钱的才打包。

就这样,在这个星期日,银行没人上班也没顾客上门,街道上的人们不知道,此时兴业银行的金库里,一伙盗贼正在开狂欢派对,他们疯狂撬开保管箱洗劫财物,累了就轮流休息,喝香槟,吃东西。

吃饱喝足继续干活,连续忙活了20多个小时都没被人发现。到了7月19日凌晨5点,20多人打包好劫掠的财物离开金库,留下现场的一地狼藉。临走之前,Spaggiari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喷雾,在墙上写下了三句话:

“没有武器,没有暴力,没有仇恨”,宣告自己完成了一次完美的“银行大劫案”。

在Spaggiari等人离开后不到一个半小时,兴业银行便开始营业了,银行经理走到金库,想像往常一样打开了第一道门。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第二道门了。

这道门已经使用了75年,虽然过去也有卡住的时候,但几滴机油就能解决问题,偏偏这一次,怎么弄也纹丝不动打。而外面等着办业务的顾客们,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到了9点半,无奈的银行经理只得把制造商的技术人员请来,却依然打不开这个重达20吨的钢门。技术人员怀疑门已经从里面被卡住了。

到了11点,门外的顾客已经开始骚动了,不得已,兴业银行经理决定先把墙面打一个洞,看看里面动静再说,终于,金库的墙壁打开了,众人看到是被洗劫一空的保管箱,和墙上的大洞…

兴业银行报警金库被盗,消息传出,举国震惊。欧洲最安全,最坚固的银行金库保管箱,竟然被人洗劫一空,盗走了价值5000万法郎的财物。

一时间,尼斯兴业银行遭到了全国的嘲讽,那一段时间,尼斯人打招呼都不用“你好”,而是玩梗一样用起了“没有武器,没有仇恨,没有暴力”的标语。

警方紧锣密鼓开展调查,探员门来到金库里,顺着挖通的洞下去,抵达了尼斯的下水道,在里面发现了Spaggiari等人留下的一大堆挖掘设备。警方来回了27趟,才把这一大堆挖掘设备运完。

据统计,这些设备总共也就价值2500法郎,却制造了当时世界上金额最大的银行失窃案。

要命的是,Spaggiari思维缜密,考虑周全,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尼斯的12名侦探里里外外搜寻了4天,愣是一段指纹都没找到…

从案发的7月忙活到了10月份,依然没有任何线索,尼斯警方的压力越来越大。

法国警方只确定了一点,这么多设备,这么精良的施工手法,绝不可能是业余人士,要查只能从专业的挖掘人士入手。最终,现场搜集的作案工具里的一个小凿子,引起了探员的注意。

一模一样的凿子,探员在以前的一个案子里,一个叫Danielle的有前科的犯人使用过,但这人最近并没有可疑动向,警方决定暂不打草惊蛇。

Danielle

为了探听Danielle的情况,警方不得不寻求尼斯当地黑帮帮忙,在黑帮的斡旋下,警方联系上了Danielle的女友,她答应向警方提供情报。

就这样,这场轰动世界的银行大劫案,尼斯警方最终在黑帮的帮助下,打开了案件的突破口…

不久之后,Danielle的女友通报Danielle在跟一群可疑人员聚会,警方随即上门Danielle的别墅紧急搜查。居然找到了许多可疑的工具,经过化验分析,这些工具上粘的泥巴,跟下水道的泥是一样的。

警方终于顺藤摸瓜查到了Spaggiari那里,Spaggiari依旧在摄影工作室干活,面对尼斯警方20年的刑期的威胁,

Spaggiari不慌不忙,始终不承认参与了银行劫案,更不肯透露5000万失窃财物的下落。

就这样,拖了好几个月,警方始终没从Spaggiari嘴里获得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到了1977年3月10日,Spaggiari突然松了口,他决定主动交待罪行,于是,他画了几张看起来像藏赃物的地图,之后被押解到法官办公室,到办公室以后,Spaggiari要求跟法官走近点详细解释财物藏匿地点。

没想到的是,跟法官讲到一半的时候,Spaggiari突然冲向办公室窗户,先是跳出窗户,落到外面的平台,之后又跳到街边的车顶上。

 街边上一旁等待他的,是早已安排好的接应摩托车,Spaggiari骑上摩托车后座,火速逃跑了…

最终,法国兴业银行大劫案犯罪团伙一行20人,3人被追捕后逃脱,3人被抓后判了5年,而主犯Spaggiari始终没有被抓到,也没有再露面。

从那以后,关于Spaggiari的传说开始在尼斯当地传言不断,有人说他整容去了阿根廷,拿着赃款逍遥快活,也有人说他改名换姓潜回了尼斯,一直在暗中探望母亲和妻子。

1989年6月8日,沉寂了十多年后,人们终于有了Spaggiari的消息,他被媒体发现病逝于意大利的一个小村庄,死因为肺癌。随着Spaggiari的逝世,兴业银行大劫案总算告一段落。

可惜的是,时至今日,那丢失的5000万法郎的财物,仍旧下落不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春风正得意 2020-09-16

    这案子不小,虽小看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