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丨陈志鸿:没说谎的向日葵

封面新闻 2020-09-11 17:49 50683

文/陈志鸿

我小时候常常看见妈妈像在阳光下的向日葵,永远向人扬起一张不知疲倦的笑脸。我就想,妈妈真有那么多快乐吗?

那时,我常与男孩子一起上树掏鸟窝,下河洗澡摸鱼,一起满山满野疯跑,全没有一点娇娇女的雅气。为此,我挨过父母不少的骂,但都是左耳进、右耳出,所有不快的事很快化作一抹流云,一声风吟。

尽管老爱疯玩,但我明白,有一个禁区千万不可触碰:凡是邻居地里吃得的东西,特别是紧挨我家自留地那户老吴家的,绝对动不得。

说来我也真是佩服老吴,在我幼小的眼里,他完全是了不起的画家。夏季,他喜欢在一片葱绿的自留地边缘种上一圈向日蔡。每到葵花开,那里简直就是勾人魂魄的小花园。

向日葵花边缘,一圈黄黄软软的花瓣像洋娃娃的长睫毛,自然荡出一片恬美的温柔,那中间挤满葵花籽的骨朵极像婴儿的摇蓝。嫩葵花粒,渐渐由青变黄再变黑,那些黑黑尖尖的小嘴巴,摇曳起无语的挑逗和诱惑。我曾搭上小板凳去嗅过,但父母的话,立即在耳旁响起:邻家地里的东西,千万千万摸不得!

尽管如此小心翼翼地回避着,祸事还是破门而入。那天,老吴正在除草,蓦然抬头一看,脸僵在半空。随即脸红筋胀找上门来,朝我父母吼道:“管好你家崽崽!”

听到吼声,父亲一下跳到门外,满脸堆笑地询问:“什么事?”老吴叉着腰,顺手向自留地一指:“自己看噻!”

父亲一看,那与我家自留地相邻的六朵向日葵不翼而飞了四朵。“这还得了!”爸爸瞪了我一眼,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妈妈马不停蹄地找来姐姐和妹妹,在父母一声断喝下,我们三姊妹齐刷刷地跪下。

父亲进里屋拿出无名指那么粗的黄荊棍,眼睛鼓起,像一只狂怒的怪兽,高高扬起的鞭子,雨点般落在我们身上,我们顿时一通鬼哭狼嚎……父亲边打边说:“从小偷针,长大偷金,看你们还敢去不!”

妈妈在一旁一遍又一遍抹泪,老吴也在我们的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声中走了。父亲住了手,开始一个个审问起来。姐姐和妹妹似乎轻松过了关,顽劣淘气的我成了重点审查对象。但不管父亲怎么问,我就一句话:“爸爸,我真的没摘他的向日葵。”父亲余怒未消:“不准起来,面壁思过。”

过了一会,老吴找上门来,讪讪地说:“对不起,我冤枉孩子们了,让孩子们起来吧!向日葵是我家儿子摘回家的,对不起,对不起!”他一连说了一长串对不起,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包葵花籽,“分给孩子们吃吧!”

父亲的泪水无声地从瘦削的脸庞流到唇边。

那天,一向内向深沉的父亲给我们三姊妹洗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澡(女孩子都是母亲冼澡)。他一个个洗,洗得很认真,眼泪顺着脸庞流到澡盆里。轮到我时,他忽然问了声:“幺儿,痛吗?”我哇地一声大哭出来:“爸爸,好痛,好痛……”父亲一下抱住我,与我一起失声痛哭。

从那以后,我随父亲去了他所在的学校,当了小小读书郎,父亲似乎对我格外呵护。后来,老吴成了我家的常客。每逢过年,我也要带上礼品去他家拜年。他总是呵呵笑着说,受之有愧,受之有愧。

我明白,那几朵没说谎的向日葵,用它正直而宽厚的品质,打动了我们一家人。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准确信息(不能错一个字、多一个字、少一个字)、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5

  • 徒有野心勃勃 2020-09-11

    湖北武穴的陈志

  • 不想翻身的咸鱼 2020-09-11

    就算是,也不适合现在这个时机说这事,免得大家质疑其人品.

  • 不吃猫的鱼 2020-09-11

    哈哈哈...陈志,以后多拍些!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