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游丨周世通:南行成昆铁路

封面新闻 2020-09-10 11:35 41257

文/周世通

7月,骄阳似火。我与铁路摄制组一行,第一次走进成昆铁路深处。

贴着细碎的流水,穿行在大渡河畔一个接一个忽明忽暗的隧道中,我走得左摇右晃。前面引路的铁路巡道工老刘步履矫健,对讲机里全是嗡嗡声。火车呼啸而过之前,列车挤过来的风将我们向前推。火车一开过,更大的风将我们向前面拼命拽,似乎稍有不慎,便会跌入道心中去。

走出隧道,蓝天白云下,大渡河水汹涌澎湃,成昆铁路关村坝火车站就在视野里。关村坝站是中国铁路史上惟一的洞中火车站。据说当时修建火车站的时候,因为峡谷的独特地质因素,始终找不到一块较大的坝子建造,最后不得不开凿洞穴,形成洞中火车站的奇景。

在关村坝火车站站台,《成昆抒情》的主角——留长发的模特儿小丫,此时盘起了头,穿着向车站职工家属借来的花格子衬衣,靠在车站东头的车站站牌下,手里织着一件永远也织不完的毛衣。此时,正是午后,阳光从大山的空隙,如追光灯直扑大渡河峡谷中的小站。小丫脸上已有了微微的高原红。那是导演特意安排的杰作,不抹防晒霜的小丫坚持曝晒两个中午。镜头里的小丫,眼睛已离开织毛衣的手,巡道的丈夫即将归来,她的目光微微上抬,注视车站东头的隧道口,一脸幸福状。

在成昆铁路大渡河边,我认识了那些值守的铁路女看守工。大山深处值守的女看守工苦,但她们不愿说苦,她们把苦和由苦而生的一腔悲壮,融进那一座座沉默的大山。她们偶尔也学着男人样对着大山吼,发泄一下。新来的女看守工,在大渡河上新鲜几天后,便常常在老大姐怀里哭,哭几次便自然不哭了。她们在铁路上日复一日坚守巡视,密切观察峡谷上方悬崖峭壁的动静,只为守住过往列车与旅客安全。在人迹罕至的大山深处,她们一守就是20多年。

前些年,成昆铁路线上最高处的红峰站偶尔会下雪。七月飞雪,不是热中送凉,而是雪上加霜。雪亮一大片,让车站的几个铁路汉子忙得不亦乐乎。今天,还是七月,在群山之上的红峰站,雪已经不再光顾这里了。突然,灿烂的阳光中,有闪电瞬间划过天际,云迅疾跑动,猝不及防的暴雨倾盆如注。在红峰站,几位接受采访的铁路汉子,曾对我说:“我们在这里吃的不是苦,是寂寞。”此时,他们纷纷从我身旁闪身而去,披着雨具消失在暴雨中。我知道,对于他们,不是苦,不是寂寞,而是担当。

在成昆铁路深处,雨声拍打着熟悉的铁皮宿营车,一群铁路汉子坐在车里,相互对望听雨,没有谁直接谈论过爱情,幸福对他们也只是若即若离,惟有自己与大山峡谷的守望很真实。而那位休班的女看守工,目光一直注视着窗外那一颗孤单的树丫,刚刚被风摘去枯枝又爆出了新芽,岁月就这么不露声色溜过去了。

其实,当复兴号那似白色闪电般的动车划过白昼,珍藏在记忆深处的火车会提醒我们每次的感动和欣喜,就像我们看到成昆铁路那“绿皮火车”一样,亲切得让人无法抗拒,也无法忘记。

至今,成昆铁路那穿行的火车与那似曾相识的亲人,仍是我走不出的梦境。梦里我在这些场景中来来往往,即使我坐在城市的高楼里,透过玻璃窗,看见蔚蓝的天,视野之外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

【“浣花溪”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2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准确信息(不能错一个字、多一个字、少一个字)、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3

  • 吃干抹净尒 2020-09-10

    我住在成昆线的终点--昆明,经常去成昆线看火车丶丶

  • 温柔尝尽了吗 2020-09-10

    什么时候去坐一次,在崇山峻岭中缓缓而过,品味历史丶自然,忘了自我。

  • 鸽屿 2020-09-10

    记住那些为成昆铁路奉献青春和生命的人.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