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岁抗战老兵:14岁追着八路出村 左权一句话影响我一辈子|百年百篇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09-03 08:40 76316


封面新闻大型跨年策划《百年百篇》推出“胜利日”特别报道。

老兵档案

姓名:张文辉

年龄:96岁

籍贯:山西长治

地址:现居四川成都

职务: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历任八路军抗日军政大学学员、八路军129师战士、排长、连长、队长、副大队长、科长、副团长等职务。新中国成立后,先后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教导团参谋长、成都军区警卫团团长、四川省军区甘孜军分区副参谋长、四川省军区自贡军分区副司令员、司令员。

经历:1938年6月参加八路军,曾参加过百团大战、黄崖洞保卫战等;194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封面新闻记者 杨力 实习生 金玲

1941年,山西黎城县黄崖洞,几名八路军战士站在一处山丘上,所有人都不说话,眼睛盯着最前方那人的手指。他所指出的每一处点位,都立马被做上标记。

“带着我们山上山下跑的,就是左权将军。”定居成都的八路军老战士、有77年党龄的共产党员张文辉回忆,当时在黄崖洞,有华北敌后八路军最大的兵工厂,是华北抗日前线八路军武器装备的主要来源,更是日军的眼中钉。

就在工事处理完不久,日军来了。1941年11月,在左权指挥下,黄崖洞的八路军战士与日军激战八昼夜,最终打赢了这场阵地防御战,被中央军委誉为“1941年以来反‘扫荡’的模范战斗”。

一段段向死而生、可歌可泣的抗战回忆,被张文辉记录在了回忆录《生命里的歌》中,留青史以励后人。

张文辉讲述抗战岁月。

那一年

他和三个同学追着八路军出村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担任八路军副参谋长、八路军前方总部参谋长,后兼任八路军第2纵队司令员的左权,在匆忙转战之余,给已经12年没有见面的母亲张氏写了一封家书,表达了誓死抗日的决心:“日寇不仅要亡我之国,并要灭我之种,亡国灭种惨祸,已临到每一个中国人民的头上。不管怎样,我们是要坚持到底……”

左权写给妻子的最后一封家书。(资料图)

这封家书写下不久,一队八路军战士来到了山西省长治县的中山头村。当时,日军加快了侵略步伐,河北、山西太原等地相继沦陷。当地村民对于士兵的突然到来,感到担忧。

“但他们跟其他部队不同。”14岁的张文辉悄悄跟在这队人的身后,看到他们在村里的墙上写下“中华民族危亡”、“不当亡国奴”、“与华北人民共存亡”等宣传抗日的标语。带队的军官不仅没有打扰村民,还朝围观的村民打招呼,“老乡们,你们好呀!”

这样的场景,让张文辉感到亲切。之后,他主动帮着八路军提石灰桶从村东头走到西头。“队伍里有个领队叫黄敬,他问我要不要去当宣传员。”张文辉说,他很想去,但祖父觉得他年纪尚小,没同意。

八路军刚走,他就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村里在传鬼子要来了,鬼子来了死路一条,还不如跟着八路军一起打鬼子。”几天后,张文辉瞒着家人,和村里另外三个同学一起,朝着八路军离开的方向追去。

那座山

“敌人来了就打,走了继续学习”

1937年9月,八路军第115师、120师、129师,分批东渡黄河奔赴山西抗日前线。之后,创建晋察冀、晋绥、晋冀豫和晋西南敌后抗日根据地,坚守华北战场。

在战火硝烟里追了好几天,张文辉等几人没能找到队伍,却在城里加入了“山西省牺牲救国同盟会”,后被特派员王培仁介绍到民族革命中学,学习了几个月军事技能。此后,这批学员被分配到八路军各个战斗部队,张文辉来到129师。在这支部队中,有赫赫有名的陈赓、秦基伟、向守志等。

他所在部队依托太岳山的地形打游击,分散在沁水县、阳城县、安泽县、长子县等一带山区活动,并发动群众积极抗日、建立抗日革命根据地。

张文辉伉俪

之后,张文辉进入抗大总校学习。1940年8月20日,晋察冀军区、第129师、第120师在八路军总部统一指挥下,发动以破袭正太路为重点的战役,3天时间参战部队达105个团。当时还在抗大的张文辉与队伍一同参加了“百团大战”。

“当时头上有敌机在投弹,枪炮声清晰可闻。”他说,虽然还在上课,但有了敌情就随时变动,敌人来了就打,走了继续学习,“行军时候三人一组为‘走谈会’,推磨时候叫‘磨谈会’,反正要抓紧时间学习。”在这场战斗中,他所在的部队接到任务,在关家垴战斗中阻击日军,掩护当地群众转移。

那场仗

打出了“反‘扫荡’的模范战斗”

张文辉学习的工兵技能,在1941年11月黄崖洞军工厂保卫战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黄崖洞位于太行山脉北端,地处山西黎城县北境、晋冀两省接壤之处,海拔1600多米。1939年7月,八路军总部兵工部奉朱德和左权之命,将设在榆社县韩庄村的总部修械所转移到黄崖洞。扩建后,这里成为当时华北敌后八路军最大的兵工厂,武器弹药年产量可装备16个团,可以说是华北抗日前线八路军武器装备的主要来源。

黄崖洞我军工事遗迹(资料图)

1941年冬天,日军为捣毁黄崖洞兵工厂,出动7000多人,在飞机、大炮、坦克等掩护下,从南到北对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发动大扫荡。

为了提高黄崖洞的防御能力,左权曾亲率一支工兵队伍,在黄崖洞周围坚固防御工事,使兵工厂周围形成严密的防御体系。张文辉等人也被抽调参与工事修筑。

“左权带着我们在崎岖的山路上,艰难地行走数日。他一边走一边观察画图,边踩点边给我们讲哪里需要坚固、哪里需新增工事。”张文辉说,几天下来,在左权的带领下,这支工兵队伍在敌人可能进犯的全部地段,坚固了防御工事和掩体,还布下多个明处暗处的火力点,“时间很紧,战士们很多时候吃不上饭,他就写个便条,让我们到朱德的警卫团去吃。有一回,我们两个班的人竟吃了人家半个连的饭。”

1941年11月,左权指挥八路军总部特务团抗击日军第36师团一部的疯狂进犯,保卫黄崖洞兵工厂。经8昼夜激战,以较小的代价歼敌千余人,被誉为“1941年以来反‘扫荡’的模范战斗”。

左权像。(资料图片)

那句话

“老大哥”的嘱咐影响了我一辈子

回忆起与左权并肩作战的日子,张文辉动情地说:“虽然修工事的日子十分艰苦,但他对我们的关心永远难忘。”

他回忆,左权为人非常随和、爱兵。在坚固黄崖洞工事那阵,张文辉有次正在工地上和石灰浆,左权走过来笑着问道:“你今年多大了?你是哪里的人?”因为紧张,张文辉回答得吞吞吐吐。左权就拍着他的肩膀说:“小同志,别紧张,胆子要大些,多杀几个敌人!”

让张文辉至今回想起来都万分痛苦、深深叹息的是,黄崖洞保卫战之后不久,1942年5月,他十分敬重的“老大哥”左权壮烈牺牲,年仅37岁。

“他的嘱咐和坚持抗战的精神,影响了我一辈子。”张文辉说。1943年3月,张文辉在“神炮手”、迫击炮专家、炮兵高级指挥员赵章成的介绍下,成为了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

之后,他从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八路军129师排长、连长、副团长等,在战火中多次与死神擦肩,头部、肩膀都负过伤。一路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走来,见证了新中国成立,支援过三线建设等。戎马半生、战功卓越。

张文辉在写回忆录。

张文辉获得的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如今已是96岁高龄的张文辉,还是一口浓重的山西口音。他通过写回忆录的方式,将自己和八路军战友的故事记录下来,希望以此激励后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3

  • 崇英 2020-09-21

    致敬!老兵!

  • 人生拐点 2020-09-15

    [得意]

  • 小草 2020-09-14

    铭记英雄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