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墨筱:深深院落溶溶月

封面新闻 2020-09-03 15:38 2832

作者:成都市树德中学2019级田云墨筱

我望向月,深深又深处。耳边是8:30晚自习下课后模棱两可的喧哗,透过教室阳台一角,月缺了一半。暗红的天幕,卡白的月。城市的月光,太喧哗、太惨白,从来不美。我习以为常。

想起老家的小院深深。院里有沫沫似水的弦月。我爱那澄澈干净的月色之美。八九岁的时候,我是最盼着回老家的,大大方方的小院,几棵梨树,一池睡莲,一弦月。更定。

夏天的月亮带着点暑气,濛濛胧胧地划开一片灰云,又一片灰云,落到瓦房顶上。两三只猫雀跃着跑开,池塘的蛙声清清落落,水波漾起从天而落的碎银,轻轻的,软软的,庄重地凝视这溶溶月光,托起一场下坠的梦。整个心都贪婪地溶进月色里。一年只回一两次老家,我更是格外珍重这泄泄融融的月光,这场远离尘嚣的、清淡的美好。

在月光慢慢的院落里,曾祖母总会讲起她的故事,那“年轻的时候”。有时是一句不经意的叹息:“都留不住喽……”尾音拖长在罗曼蒂克的月色里,沉淀着古老的话语。曾祖母总是很怀念从前的。为什么,是因为太遥远、太遥远,而遥远的事物总是更美,更让人怀念吗?八九岁的女孩这么想。

十六岁,我站在教室的阳台上,听不见所有的吵闹。我又一次望向月,深深又深处。这城市的月依旧那么惨白,线条却被一城霓虹描得诡红。暗红又刺眼的喧哗中,它隐遁了澄澈与清冽,它离我那么近、那么近,近得我习以为常。可今天却有些不同。我看到——那么近的月色在操场,每一个脚印浴着光奔跑;月色在树梢,蓝花楹如《秒速五厘米》中闪落的瓣瓣樱花;在楼顶的避雷针上,在新搭起的脚手架旁,在这个钢筋铁骨的时代里,又在每一个小贩的叫卖声中,朗照,以微弱的光。这月在红尘声里,在喧闹场中,不是多年前那悄无声息的流转,不是睡了一地的蛙,不是诗,不是远方。可城市的月,是真的不美吗?胡说。我们只是太不会爱怜咫尺的美好。

我们爱远方,爱古屋,爱天涯,爱不可及,爱长亭古道,爱遥远的美好,爱千里之外的月,绮美干净如颓唐客,却不见眼前月,城市霓虹染她一层胭脂色。澄净是美,喧哗是美,诗与过往是美,眼前与灯火是美。耳边,曾祖母的话语又起。这次,她说:“记住小院里的明亮清淡,也好好去爱你此刻当下的吵闹。”深深院落溶溶月,且惜咫尺,且惜天涯。

给你一个舞台,展示你的文采!封面新闻作文频道长期面向全球征集佳作,散文、随笔、游记、小说……我们不限体裁,不规定字数,只要你认为你的作品有真情,有文采,有个性,那就统统砸过来吧!欢迎同学们自荐,欢迎家长、老师、教育机构倾力推荐!想要了解作文是否选用、刊发,查看名师点评、征文活动、获奖信息等最新动态,请添加封面小作家微信:13018255608。

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上传通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