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他是抗美援朝的空战英雄,曾任空军司令……

共青团中央 2020-08-02 19:51 46643

8月2日,记者从王海将军亲友处获悉,解放军空军原司令员王海上将已于2020年8月2日上午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在抗美援朝空战中,王海共击落击伤敌机9架,先后荣立过二等功、一等功、特等功,被空军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人物简介

山东威海人,1926年1月生,1944年5月参加革命工作,1945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6月参军。

在抗美援朝空战中,王海共击落击伤敌机9架,先后荣立过二等功、一等功、特等功,被空军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他所带领的“英雄的王海大队”,与号称“世界王牌”的美国空军激战80余次,击落击伤敌机29架,荣立集体一等功。

志愿军归国后,王海先后任师长、副军长、空军司令部军事训练部第二部长、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空军副司令员、空军司令员等职,是十二、十三、十四届中央委员,1988年9月被中央军委授予空军上将军衔。

一位喷气时代的中国空战英雄

一位令美空军胆寒的空中猎手

一位赢得美空军将领钦佩与尊敬的对手

一位创造传奇的空军司令员

1946年9月入伍后,王海从一名普通飞行员,经过战火的洗礼和飞行生涯的锤炼,历经生死考验,由空战英雄成长为空军司令员。

空军司令员王海

梦圆蓝天

1926年1月9日,王海出生在海滨城市烟台一户贫苦的市民家庭,6岁随父亲举家迁居威海。当时威海是英国殖民地。在威海对面刘公岛海面上,经常起降英国人的水上飞机。王海非常好奇和纳闷,这样的东西怎么能飞上天呢?在他幼小的脑海里产生了一个幻想:等我长大了,也能驾着飞机飞上蓝天,那该有多好啊!由此在他心底种下飞翔之梦……

1944年5月,18岁的王海走出家门,参加了胶东抗日中队,1945年9月1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他带领11名进步学生步行千里,突破敌占区国民党军的封锁,到临沂革命老区创办的一所军政干部学校——人民革命大学(山东大学的前身)参加学习。在这里他聆听了陈毅司令员的报告和薛暮桥等理论家的授课,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为以后的成长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经过半年的干校学习,1946年6月,王海被选中到东北参加建立革命根据地。他历尽艰辛终于到达鸭绿江畔的安东,被分配到航空学校。王海满心欢喜,以为终于有机会实现飞行梦想了。随后,又长途跋涉,终于到了牡丹江的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即东北老航校)。可是,出乎王海意料的是他被编入机械班学习,他以为学飞行的梦想将化为泡影。意想不到的是1948年4月,第二期飞行班开训时,他由于文化程度高,又被选为飞行学员。这让他喜出望外,终于可是实现自己的蓝天梦想了。

可是,当时的东北老航校的条件非常艰苦。王海没想到,飞行班的训练比机械班的训练更为艰苦而危险。当时的伙食即便是飞行员,主食也是苞米碴子、高粱米饭,一个星期才能改善一次伙食,吃到一顿白面馒头。尤其是冬季,最低温度可达零下40度,室内都在结冰。白天飞行,夜里还要轮流站岗,以防敌特和土匪破坏。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训练飞行员,恐怕世界各国都是少见的。

生活条件艰苦且不说,飞机装备之差超乎想象,训练飞机都是东拼西凑修理的破旧飞机,而且经常出现故障。尤其是日本99式和隼式战斗机,在飞上升倒转特技课目时,非常容易进入螺旋,有的学员不敢飞,王海则不怕,越是难险课目他越带头飞。

初创时期的东北老航校,需要用马车拉运飞机和航材转场。

由于这两种日式飞机都是单座,一旦出现问题则完全要靠学员自己来处理。一次,王海在飞上升倒转特技课目时,由于用力过猛,飞机突然失速进入螺旋,他沉着冷静,按操作要领蹬舵推杆,成功改出螺旋并安全着陆。日本教官翘起大拇指对王海说:“王君吆西(好),大大的勇敢!”

经过东北老航校一年多的艰苦训练,王海先后飞了“九九”高练、“九七”高练、“九九”袭击机和隼式战斗机等4个机种,飞行时间100多小时。1949年8月,王海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东北老航校飞行班第二期。不仅圆了飞行梦想,而且为他以后的飞行和空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刚从东北老航校毕业,又转入沈阳北陵机场的第四航校速成班,进行为期6个月的改装训练。条件虽然艰苦,但王海对飞行训练却十分刻苦。1950年5月14日,飞行速成班学员毕业,除2人留校外,其余的全部分配到空军刚组建的第一支航空部队——空军第四混成旅。

在战火中历练

1950年10月1日,空军第3师在沈阳成立,王海被任命为第9团第1大队大队长。1951年4月25日,空3师奉命列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战斗序列,并进驻安东前线浪头机场驻训,担负起战斗值班任务。不久就飞赴朝鲜参加抗美援朝空战。

紧张激烈的空战,使王海受到了更多的考验和锻炼,战术技术水平和组织指挥能力都不断提高。王海认为,战斗机飞行员就是要勇敢不怕死,有了这种精神就能克敌制胜,但他更强调在空战中要多动脑子不能蛮干。每次空战后他都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即便是胜仗也要分析原因找出不足。

中国空军的米格-15编队

几次空战下来,他深刻认识到,作为一名空中指挥员需要的不只是勇敢顽强,更重要的,他应该是全队飞行员的“大脑”,能在瞬息万变的空战中,迅速判明情况因此,敏捷的抓住战机,机智果断的实施指挥,充分发挥战斗集体的作用,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达到消灭敌人,保存自己的目的。

在同世界头号强敌美国空军的空战较量中,王海和他率领的1大队从不会打空战,到学会打空战,由不懂战术到讲究战术。在实战中学习空战,先后创造了5:0和6:1的战绩,并在一段时间里创造了15:0的突出战绩,使“王海大队”成为令敌人胆寒的战斗集体。

多年后,王海司令员在接受媒体参访时说:“世界战争史上,恐怕只有中国空军在如此弱小和稚嫩时候就敢冲上血与火的战场,就敢与世界空中霸主较量。”

年轻优秀的飞行指挥员

经过抗美援朝空中实战锻炼,虽然初战战斗经历只有86天,王海却在战斗中成长进步很快,即被提升为副团长。由于作战和指挥能力出色,1952 年 11 月,王海又被提升为团长。那一年他 26 岁,是人民空军中最年轻的飞行团长之一。

1952年王海是人民空军中最年轻的飞行团长之一

朝鲜战争结束后,志愿军空军完成抗美援朝的使命后开始归建。根据空军的统一部署,空军第3师奉命归建华东军区空军,担负华东地区的防空作战任务,并为解放沿海岛屿和随时解放台湾做准备。

1953年,王海被任命为副师长,3年后又提升为师长。这期间,他一方面组织部队担负防空作战任务,一方面有针对性地组织飞行训练。第3师转到嘉兴驻防后,台湾当局宣称:中共王牌航空兵师由东北进驻浙江嘉兴,“国军”行动不可麻痹。

随后,在国土防空、解放浙东沿海诸岛屿和解放一江山岛作战中,以及在争夺制空权和掩护轰炸机、强击机作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圆满地完成了上级赋予的作战使命。

经过实战的磨练和捶打,王海领导水平、指挥能力不断提高,并由空战英雄成长为优秀的飞行指挥员。

开创空军建设新局面

1965年,王海走上军的岗位,被任命为空5军副军长。

1975 年 7 月,经毛泽东主席批准,中央军委任命王海为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由副军级一跃成为正兵团级,连跳三级,这在那个年代是少有的。广州军区空军是“文革”中受害严重的单位,王海到任后抓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把训练摆到重要位置上来。“文革”结束后,王海在军区空军开展了一系列整顿,从而把各项工作重新扭转到正确轨道上来。

1982年11月,中央军委任命王海为空军副司令员。1985年7月,中央军委又任命王海为空军司令员,他由此从一个普通飞行员成长为新中国空军的最高将领。这时,改革开放已经打开了国门,他深知重任在肩,并看到当时的空军与世界强国空军的差距。

一次,王海司令员在国防大学作学术报告时,收到台下学员递上来这样一张字条:有没有“空军战略”?他犹豫了一下,把条子放在一边,没有立刻作答。因为在当时的传统观念认为,“以地面部队的胜利为胜利。”这也是当时空军的作战思想和对自己的职能定位。事实上在当时还没有“军种战略”,不仅空军没有,其它军种也没有。王海陷入了沉思……

1985年,空军开始“以讨论形式”研究战略转型,1987年,空军《航空杂志》就空军战略问题展开了持续讨论。1988年,空军指挥学院开始在师团级学员班开设空军战略课程,增加空军战略学等相关内容。1989年,空军指挥学院科研部成立了空军战略研究课题组,并出版了一本内部读物《空军战略研究》,分析当时中国面临的空中安全威胁以及军事战略转变等问题。

与此同时,王海根据当时空军的现状,致力于开创空军建设新局面。重点是加强飞行员队伍建设、保证飞行安全、改善空军武器装备、提高训练水平、以及如何对待传统和历史经验等。由于历史欠账太多,但经过这一阶段卓有成效的工作,飞行员的训练难度和水平逐步提高,空军已经从训练和装备上开始了转型,由此拉开了空军向现代化空军战略转型的序幕。

跨越历史的握手

1984年7月,国防部长张爱萍率中国军事代表团访问美国。著名的战斗英雄王海,时任空军副司令员也随团出访美国。在一次参观访问间隙,美国空军参谋长查里斯·加布里埃尔突然通过驻美大使空军武官提出来,要单独会见王海副司令员。王海感到很突然,也不清楚美方的真实意图,便把美方的这一要求直接报告了代表团长张爱萍。张爱萍觉得,既然人家友好邀请你,你就不能拒绝人家,并表示同意王海前去与加布里埃尔会见。

加布里埃尔为什要单独会见王海?因在双方事先的日程安排中并没有此项活动,在去五角大楼的途中王海也一直在琢磨美方真实意图。

当王海副司令员和驻美大使空军武官张伟仪来到五角大楼时,加布里埃尔将军早就迎候在那里。当中国空军副司令员王海的手和美国空军参谋长加布里埃尔的手握在一起时,他感到对方的手非常有力,是一种心情激动而不由自主地用力。这是中美空军自抗美援朝战争空中交手以来,又经历了两国漫长冰河期后,才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握手。这是一次跨越历史的握手,而且还是中美空军高层将领的握手,因而非同凡响且意义深远。

原来我们是老对手啊!

寒暄之后,王海看到加布里埃尔的办公室里摆了好多飞机模型。这一般都是飞行员的共同爱好。王海也非常喜欢飞机模型,共同爱好一下子就把中美两国空军将领之间距离拉近了。特别是加布里埃尔办公桌上摆的那架F-86飞机模型引起了王海的注意,他对这种飞机太熟悉了。因为在抗美援朝战场上,F-86飞机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主要空中对手。

王海更是记忆犹新,当时美国空军刚开始装备这种新型作战飞机,实际上也只有两个大队,一个是第51大队,一个是第4大队,51大队的飞机在两个机翼上都喷有两条黄线,第4大队的飞机则没有黄线。王海大队在空战中经常与美国空军这两个大队交手,因此对他们非常清楚。

王海(右)与当年的空战对手加布里埃尔

于是,王海指着F-86飞机对加布里埃尔说:喷黄线的F-86是你们美国空军第51大队。加布里埃尔很吃惊,他抬起头来问王海:你怎么知道是51大队?王海说:在朝鲜战场上,我们经常遇到的就是喷黄线的F-86。加布里埃尔接着问道:那你认为喷黄线的和没有喷黄线的谁的技术好?王海说:还是喷黄线的技术好,没有喷黄线的第4大队不行。加布里埃尔一听就很自豪地笑了,他告诉王海:你知道吗,我就是51大队的。在朝鲜战场上,我就是51大队的中队长。

王海笑着说,没想到原来我们还是老对手啊!我那时是飞行大队长。不过我这个大队长可没你这个中队长的官大啊!因为美国空军的中队长相当于中国空军的一个团长,所以他们的中队比我们的飞行大队的编制要大。加布里埃尔很直爽,王海则更直爽,这很符合飞行员的性格,两人很自然地就消除了初识时的陌生感,很快就进入到他们感兴趣的话题,而且无拘无束谈得很热烈。

不打不相识

在这次访问中,有一项重要内容是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各军兵种的高层将领,在五角大楼一个会议室里,与中国军事代表团交换意见。会谈之前,张爱萍部长依次向美方介绍中方代表团成员,当他介绍到王海的时候说:这是我们空军的副司令王海。没想到加布里埃尔没等张爱萍部长介绍完就接过他的话说:我们认识,我们交过手。我就是被他打下来的。在场的人都有些诧异,王海似乎这才明白加布里埃尔为什么要单独会见他的真实原因。

在抗美援朝空战中,王海个人曾击落击伤敌机9架,他所率领的王海大队共击落敌机29架。可是,王海并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自己击落过加布里埃尔,但他肯定是被志愿军空军击落的。于是,王海幽默地说:如果你们再侵略我们,我还把你们打下来!他的话音刚落,会议室里响起了一片笑声和掌声。

张爱萍部长也笑着说:这就叫不打不相识嘛!加布里埃尔边摇头边说:不,我们不打了,我们要和平,我们友好了,我们是好朋友。王海笑着说,是啊,我们是朋友,我们就是为了和平而来的。接着,王海热情邀请加布里埃尔在方便的时候访问中国,加布里埃尔愉快地接受了邀请,并表示一定尽快成行。

一时间各媒体争相播发了加布里埃尔曾被王海在朝鲜空战中击落过的报道。事后,王海解释说,“当时可能是翻译有误,把加布里埃尔那句‘被你们打下来的’翻译成‘被你打下来的’。实际上,在朝鲜战场上,机群与机群作战,加布里埃尔不可能确切地知道就是我把他击落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打掉了他。但当时我在空中经常碰到的就是他的这个联队的飞机。我想,不管怎么样,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确实是被我们志愿军空军打下来的。”

战鹰上的9颗红星就是王海战绩的标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