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花溪|听见

封面新闻 2020-07-30 21:17 39624

詹铭明 成都市树德实验中学

端木蕻良听见故乡在召唤他回去,于是立下誓言要看到一个更美丽的故乡;杨振宁听见父亲唱的那首名为《中国男儿》的歌,于是更加怀念挚友邓稼先;而我听见了白烟然老师的谆谆教诲,于是找寻到诗词最美的声音。

小时候,时常听见妈妈读王维的《鹿柴》。那时候年龄尚小的我,想象不来“返景深林”的静谧,也不懂得“空山人语”的恬寂。

几年前,“为什么要我背诗?我不学了!”我把诗集高高举起,重重摔下,摔走了“萧萧班马鸣”、“黄鹂鸣翠柳”中不堪的聒噪。

直到,我来到了思行中学,遇到了我的语文老师——白烟然老师。白老师人如其名:“云烟水墨间”、“超然离俗尘”。我感觉到她是一位具有“白烟”气质的人,清新、纯净,又带着几分不可捉摸。

永远也忘不了,第一堂课,她告诉我们:沧海桑田,朝代更迭,但文明薪火,从不间断。在春夜洛城的那缕笛音中,李白听见了漫天乡愁;在幽州台之上,天地之间,陈子昂发出了呐喊与叹息;从商女隔江所唱的后庭花中,杜牧听见了亡国之音。诗人们写景写物,终归是写人写情。那些情,或豪放,或委婉;或欣喜,或无奈;或勇敢,或留恋......

下课后,让我感到惊讶的是,白老师身边竟然围满了提问的同学。我怀抱着语文书缓缓地把脚步挪向白老师。一步一步地挤进去,这时,我才看清她:一张微仰着的脸,一绺黑发垂向眉间,一双白净的细嫩如笋的手把文化在空中展现。所有人都离开后,我问白老师:“白老师,如果我读诗歌的时候不能听见诗人的内心怎么办?”她很好奇的打量了我一番,我不禁抓紧了书角,心里有些怯然。白老师平和的说:“我相信,当你经历过这初中三年的生活会体会到的。”接着,她抿了抿有些干涩嘴唇:“当你考试胜利时,会听见‘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豪情,当你游历乡间时,会听见‘绿树村边舍,青山郭外斜’的趣味,当你和朋友分别时,会听见‘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友情……”

回到座位后,我发现,书页已经被我的汗水浸湿了,字迹有些模糊,但心中却是敞亮的——诗歌原来有那么大的魅力……

从那以后,我又拿起了久违的诗文,并发现,原来诗歌总会和我的生活息息相关。我会鼓励自己:“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会感受惊喜:“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当然,我也会惜时:“欲知除老病,唯有学无生。”

我笔尖一动,心中涌出一股暖流:遇见白老师,重拾一颗爱诗的种子,听见了诗歌的深厚,诗歌的优雅,诗歌的雄浑,诗歌的博大。愿你也能听见并遵从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活的洒脱、美好。

2020年7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3

  • 仙女下凡 2020-07-31

    孩子们的文字,果然更不一样

  • 凉云暮叶 2020-07-31

    就现在来说.花舞人间好耍,很多花,浣花溪就只是个公园.

  • 半世流离 2020-07-31

    花溪,太美了.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