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杜宗林:牛角下逃生

封面新闻 2020-07-27 12:29 41885

□杜宗林

那惊险的一幕发生在1996年暮春。那天天气很好,父亲对我说:“上午我要去整秧田,你把家里的香肠腊肉切几节带上,东西准备齐,莫搞忘了。”回头又看了一眼正在收碗抹桌子的母亲,出门而去。我和母亲做梦也没想到,父亲这一走,差点不能回来。

上午10点许,村口人声鼎沸,乡亲们纷纷往院坝边跑。我觉察不对,扔下衣物行囊,跟着撵出去。

“哦哟!田里是哪个?那不被牛剜死啦?”对河山上,克权三哥大喊。

我顺田坝方向一望,只见水田中一条大水牛低头猛摆。粗大的牛角下,有人手脚乱舞,似在挣扎。“啊,像是父亲!”我叫声不好,撒腿就往田边跑。

当我赶到跟前时,父亲已爬上田坎,逃离出事点10多米外。身材高大的父亲成了泥人,头、脸全部被泥水糊遍,早已面目全非,衣服裤子湿漉漉的,正往下滴水。他双眼略红,半晌才从惊恐中回过神,蹲下撩水擦洗。

水牛用粗大的犄角疯狂撞击田坎,五六十厘米宽的田坎,被活生生抵出一道道豁口,露出新鲜的泥土和白嫩的草根。当它昂头望向父亲时,我看见它两眼血红,身子剧烈起伏,还作势想冲过来。

我又惊又气,竟说不上一句话,眼泪夺眶而出。我俯身拣起田坎边的干泥块,向它狠狠砸去。土块打在厚厚的牛背上后滚落水中,溅起几朵浑浊的浪花。

水牛斜睨了我一眼,摆头喷鼻,呼呼作响。随着宽大的牛耳啪啪挥动,一团团腥秽污水四处飞溅。

我搀扶起父亲,急切询问是否受伤。几个胆大的乡亲提着扬杈、棍子,将发疯的水牛赶开。

那水牯牛正值壮年,在组里喂养的牛中力气最大,只是非常记仇,以前就剜过人。父亲曾使它耕地,因偷嘴糟蹋麦苗,被拴起来用使牛棍打过一次。今天再来耙田,又是出工不出力,晃头缩肩想撂挑子。父亲一急,又抽了它几棍,谁知那畜牲突然扭头冲来,把父亲撞倒在水田里。

父亲腰部一阵剧痛,还没来得及翻身,就被乌黑的牛角高高掀起,又重重摔下。父亲日后再回忆起那一刻,是头脑一片空白,眼前一片模糊,耳畔全是水牛搅动起的哗哗水声。

在这生死关头,求生的本能让会水的父亲急速翻爬起来,谁知那水牛顶着弯弯的犄角再次撞来。

泥烂腿软,父亲哪里挪得动?早被那畜牲挑起往泥里按。父亲感觉肚子被一团热乎乎的东西压着,整个身子无可奈何地往下陷,父亲甚至看见无数的血花在天边翻涌。

情急之下,父亲干脆仰面躺倒,双脚乱蹬,双手向后猛推,居然在水牛抬头换气间隙,像鱼一样滑出一大截。水牛颈项上套着枷,枷后拖着两米多长、一尺五宽,带有17根拇指粗铁钉的耙子,行动范围有限。父亲得以爬上田坎,躲过这生死一劫。

“没想到它恁个强的报复心。三组也出现过这种情况,范二娃耕田时把牛打急了,那牛竟追撵他几弯几坪,吓得他躲到小学旁一家木楼上不敢出来。那牛在楼下守了几小时,临走还把门前10多厘米厚的洗衣石板顶翻在地。从此,只要听到范二娃的声音,它再远都要追撵过来。”父亲心有余悸地说。

父亲遭此劫难,我义愤填膺,真想把那牛好好揍一顿,父亲制止说:“算了,何必跟畜牲计较呢?这次是教训,就算是畜牲,也不能不善待啊!”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6

  • 仙女下凡 2020-07-31

    个人感觉牛很有灵性呢

  • 草原野蘑菇1146986 2020-07-27

    转发周老乡孝全留言: 小时,放牛,还骑在水牛背上玩也。在你的感召下,我也准备写写当年那些事:放牛的日子,弄猪鬓的时节,从戎那些事。🌹🍻🍁🍀

  • 草原野蘑菇1146986 2020-07-27

    @🍀🌷阿杜, 我外公在西充同德,1985年就是被牛当场剜死的!🙏🙏 谢谢编辑老师! 这是发生在我老家西充的真实故事,至今犹后怕不已。谢谢亲们指点、分享。🌷🍀🍉🍓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