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致远:超然亭中超然梦

封面新闻 2020-07-24 15:24 34649

作者:成都树德中学(宁夏校区)2019级9班徐致远

指导老师:李林姝

海子说: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也有一所房子,虽未面朝大海,却同样春暖花开。

屋旁的小溪,似豆蔻含笑的嘴角,小屋恰似嘴边的笑涡。我本是无意发现此地的。一日无事,沿溪流而下,但见芳草鲜美,柳絮纷飞,绿海掩映中莺啼婉转,顷刻间醉心于此,便着手搭建一所小屋。说是小屋,它更像一座亭子——没有墙,只有几根支柱撑起穹顶,权作避雨之用。喜欢这里,因为这里远离尘嚣,最近的村庄也有好几里路,平素更是少有人来。

小亭的支柱上,绿油油的是丛生的爬山虎每逢夏季,这些沉寂已久的家伙便迸发出惊人的生命力,几下蹿到穹顶之上,争相吮吸这盛夏的骄阳,我倒乐得享这片清荫。

亭的三面被溪流环绕,仅有一面是低矮的土坡以供出入。溪流的两旁是两行垂柳,颇有几分王季凌“青青夹御河”之感。微风起,柳花飞,飞如仙宫游人醉。

小亭虽陋,远观也别有几分趣味。那座土坡之下是仅供一人通过的小路,行于这条黄土道之上,源自大地深处的最原始的力量铿锵在心头。右侧是潺潺的溪流,左面是起伏的绿海,逸散着无数生命活力。前方,海洋渐渐望了边界,飞扬的是无数的柳枝,似是有意掩盖着这片世外桃源,仔细远眺,柳枝飞舞中隐约露出的尖角,小路曲折往复,峰回路转间有亭翩然临于泉上,欲腾飞状者,超然亭也——既图附庸风雅,也喜此地幽静,故借颍滨之语,命此亭以“超然亭”,取其“超然物外,远离尘嚣,虚渺如仙”之意。

闲暇之余,常独至超然亭,临溪而渔,酿泉为酒,颇为怡然自得。因为爬山虎的遮挡,亭中光线并不均匀,光影斑驳,只有一片柔和,一片静谧。小亭最宜仲夏之夜,深邃夜空如华美的天鹅绒,又像一曲壮丽乐章磅礴的背景音;点点星光跃动,如天鹅绒间点缀的璀璨,又像乐章中轻灵的音符,弹奏着古老的仲夏夜之梦。偶有几只细蚊环绕,却无梁实秋先生“聚蚊成雷”之感,反倒为着壮美却寂静的景色平添了几分热闹。淡淡的星光把夜也照淡了——并非聚光灯似的如利剑般划过,而是像牛奶淌入水中,水乳交融一般。间或有月,莹润如玉,把酒,临溪,赏月,霎时也懂得了李太白“举杯邀明月”是何其自在。这里,是我的世界,是我独有的伊甸园 。

流连此间数日,倒真是神仙般惬意的生活。但不知怎的,竟感到一丝困乏。满腹欢喜无人分享,诚然可诉于山间莺,水中鱼,却少了几分朋友间自在交流的痛快——我明白了,少了几分烟火气。我本白衣者,何故入仙宫?连那甘愿独酌无相亲的谪仙人,不也有过昔在长安醉花柳的风流吗?连那在超然台上新火试新茶的苏子,不也时时担忧着密州岁比不登,盗贼满野,狱讼充斥吗?

人,注定是群居动物;人生不只有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还有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喜怒哀乐七情欲,还有社交,还有工作,还有使命。远离尘嚣隐于山野固然是一种修行,但更是一种逃避,甚至是对自己渴望群体的本能的一种压抑。当我们被现实压得喘不过气来之时,隐居山中放松身心当然无可厚非,但却不能妄图永远逃避。流连于山水注定会消磨我们的斗志,待到老来追忆自己的似水年华,若是一事无成,岂不痛哉!想到此,豁然开朗。微笑着环顾四周,这片我留恋已久的地方,黄莺久住浑相识,欲别频啼四五声。但这啼声里,缺少了几分伤感,多了几分欣慰与勉励。最后看了一眼,回首,昂然走向未知的前方,走向现实,走向真实的人生,不畏风雨,不忘初心。

放下手机,窗外已是万家灯火通明,照得灰暗的夜空如白昼一般。好容易梳理好明日的计划躺在床上时已是凌晨,似梦似醒间,一丝略显浑浊的夹杂着街边铁板烧的气味扑鼻而来,耳边却又响起几转莺啼。

给你一个舞台,展示你的文采!封面新闻作文频道长期面向全球征集佳作,散文、随笔、游记、小说……我们不限体裁,不规定字数,只要你认为你的作品有真情,有文采,有个性,那就统统砸过来吧!欢迎同学们自荐,欢迎家长、老师、教育机构倾力推荐!想要了解作文是否选用、刊发,查看名师点评、征文活动、获奖信息等最新动态,请添加封面小作家微信:13018255608。

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上传通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