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谢惠祥:我家的藕田

封面新闻 2020-06-29 10:24 41009

文/谢惠祥

每次路过成华区双建路的成都市华西中学大门,我就会想起我们家的藕田。

1982年秋天,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我家分得一块2亩的粮食地。1984年秋,因哥姐在外务工,父母年龄偏大,劳动力偏少,哥哥决定将粮食地改种莲藕。每天早晨五六点,哥哥带领我们挖泥筑高田埂,经过一个冬天的辛勤劳动,我家有了一块藕田。

1985年春天,我们买回藕种,每个藕种有三四节,相隔一米一行,每隔一米放一个藕种,用泥土压实,避免藕种浮水面。我每天跑到田埂上,希望能看到藕种长出的新芽。

不久,藕节处开始冒出嫩绿的小芽,像一条线似的慢慢从泥土中往上冒,细长的叶柄托着裏得又紧又尖的嫩芽,慢慢浮出水面,叶面也慢慢舒展开来。接着,叶柄一条比一条粗壮,叶片一张比一张大,再后便是较粗的叶柄托起更大叶片离开水面,在藕田上形成像一片绿色的雨伞林。

有时,毛毛雨落在荷叶上,因叶面光滑,水滴像一颗颗小珍珠,又慢慢地汇在荷叶的中心,形成晶莹的大珍珠,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诗意。微风一吹,“珍珠”随着荷片的飘动,无声无息地滑落水中。雨中赏荷,别有一番情趣。

夏天的清晨,我静静地蹲在田埂上。荷塘仿佛成为一片森林,林立的叶柄像森林中的参天大树,偶见红色的、绿色的小蜻蜓在藕叶下飞翔,寻觅蚊虫。一会表演点水,泛起一轮一轮的水纹波影,一会儿静静地附在叶柄上休息。

水里,一群小鱼在头鱼的带领下,自由自在地游弋,荷叶像一片保护伞,避免它们被鸟儿捉食。偶尔有一只细长的尖嘴角,翠绿色的羽毛,那是翠鸟,站在荷叶上四处寻觅鱼儿。看似平静的荷塘,也充满着生物的进化规律:“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

突然,我看见到荷叶中冒出的一朵花蕾,花蕾顶部,一点鲜红色鳞片尤如少女的樱桃小嘴,娇羞地躲在绿叶中,真像“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画意。两三天后,荷花“千呼万呼始出来”。在绿色的藕叶中,一朵一朵盛开的荷花,那鲜红的花瓣,鲜黄的花蕊,显得非常耀眼,招来美丽的蝴蝶,围绕荷花飞来飞去,采集花蜜。

我想起摘录的一首《蝶恋花》:“是蝶恋花,还是花恋蝶?终日缠绵,像把姻缘结。错了,错了!本非同类,怎将红绳系?蝶恋花,是恋花的甜蜜;花恋蝶,是恋它把相思传递。”

随后,越来越多的荷花,伫立在藕田中。随风摇曳。我经不起诱惑,挽起裤脚下田,摘下几朵含苞欲放的花蕾,插在家中的花瓶中,美不胜收。

炎炎盛夏,我们喜欢到荷田,摘一两张嫩绿的荷叶,拿回家煮荷叶稀饭。凉冷后,绿油油的稀饭透出一阵阵荷叶的幽香。喝一碗荷叶稀饭,清新爽口,沁人心脾,感到无比舒适和惬意。

秋天,荷花已结成莲子,秋风一个劲地吹打,秋阳一个劲地照射,荷叶逐渐由绿变褐,像无精打采的病人,歪歪斜斜躺在藕田中,不见往日的风采和朴素风韵。

冬天,藕田结了一层薄冰,几位挖藕的农民来到藕田边,穿上黑色橡胶特制的连体鞋裤,下到淹过小腿的淤泥,用手掌宽的木板,顺着藕节,刨开泥土,挖出肥大的藕。在水中洗净,雪白的藕与黑色的淤泥形成鲜明对比。周敦颐的《爱莲说》说:“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母亲买了一只猪肘子炖藕。锅里的热气往上冒,带着荷香、清香、肉香,弥漫在厨房里,十分诱人。

1992年,藕田被政府征用,现华西中学的操场就是藕田的位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6

  • 仙女下凡 2020-06-30

    作者的文笔真是好,画面感很强

  • 旧脸谱 2020-06-29

    一生所爱阿

  • 逐風 2020-06-29

    刚看了一下,我买的藕是九个大眼两个小眼!又脆又甜!呵呵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