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杨玉文:一枚“喊蛋”

封面新闻 2020-06-28 18:11 45522

文/杨玉文

奶奶已去世多年,但她对我的爱一幕幕在我脑海呈现,尤其是她给我吃的那一枚难忘的“喊蛋”。

1960年代初,我刚满8岁,读小学二年级。从家到学校要翻两座山,过两个沟,跨两条小河。在吃糠咽菜的年代,为填饱肚子,我周末同妈妈一起参加集体收割小麦的劳动,为的是能获得食堂二两煮红苕吃。由于赤脚割麦,脚底被麦桩刺伤而感染化脓。到校上课行走非常困难,为了不缺课,我仍然咬紧牙关去上学。

下午6点放学后,我迈着十分沉重的脚步,沿着崎岖的小路,杵着一根竹棍,一拐一拐地往家走。趟过小河,走出杨家沟,翻过毛狗洞,穿越古瓦房,来到大堰坎。即将翻越龙洞口时,已接近睌上10点。

这天的夜,皎月当空,满天繁星。龙洞口山虽说不高,但地形却很奇特。据传,这里石岩原与山体相连,天降飞龙将岩石一分为二,岩石被撕开一条宽约两米的口子,两边巨石高约六七米,如刀切一般。所以,当地人称龙洞口。

山路沿着裂开的石缝呈“S”形攀升,路边长满树和草。我顺路走入山洞口时,四周静悄悄的。在我左侧的山岩上,有一株硕大的黄岭树,听大人们闲聊时说过,这棵树上曾吊死过逃荒的人。想到这些,我毛骨悚然,加快脚步,忍着疼痛,拼命前行。

然而,脚却像灌了铅似的。由于夜深人静,又进入山洞口拐弯处,脚步声在狭窄的岩石间发出回声,我总觉后面有人跟随,往后看又没有人,心紧张得快要跳出来,直冒冷汗。突然,“喵”的一声,不知是野猫还是野兔,从我身前窜过,我“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吓得半死。我的哭声在山谷中回荡,山脚下的人听见后闻讯赶来,将我送回了家。

回家后,父母和奶奶看见我脸色苍白,奶奶怕我的魂被吓掉了。第二天一大早,她将出嫁时的一只银手镯,忍着饥饿,翻山越岭,到十几华里外的老龙场去卖了,给我买回一枚鸡蛋。然后,叫我在鸡蛋上画张人脸像,在鸡蛋上写上自已的生辰八字,用青线在鸡蛋正中腰缠绕几圈。

每天早上,奶奶坐在灶堂前的板凳上,一边煮饭,一边将蛋放在伸开的手掌心上,口中念念有词:“章玉,你拿给猫儿狗儿吓倒家呀,快,回,来,哟!你被鬼吓掉三魂七魄了呀,快,回,来,哟!”

奶奶手中的蛋随着五指慢慢回卷,鸡蛋朝指拇的一端由平躺到慢慢竖立,最后回到奶奶的手掌朝面的这端。鸡蛋回到手心,表示吓掉的魂被唤回来了。奶奶连续“喊蛋”3个早上后,把鸡蛋放在灶堂里烧给我吃。

烧好的鸡蛋,如果外壳烧爆了,说明已把鬼神驱走;打开蛋壳,如果里边的蛋清空间越大,说明受到的惊吓程度越大。奶奶给我烧的“喊蛋”烧爆了,蛋黄外露并沾满了许多草木灰。由于太饥饿,我连蛋带灰都吃掉了。奶奶高兴地说,乖乖孙,你丢掉的魂,我终于给你喊回来了!

“喊蛋”这一古老习俗,在我老家不知流传了多少年代。凡是小孩受到惊吓,大人几乎都会采用这种方式唤魂。我虽然不信迷信、不信鬼神,但奶奶的这份情和爱,我却永远铭记在心。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4

  • 空城琥珀柒少年 2020-06-28

    一定很感人,我不看鸟

  • 野性~失格 2020-06-28

    她不能回到现代去么;

  • 羞涩 2020-06-28

    想岫玉的感觉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