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蒋延珍:胖馒头

封面新闻 2020-06-28 17:35 43394

文/蒋延珍

凡吃过白师做的馒头者,无不夸奖馒头好吃。他做的馒头泡酥酥的,又大又白,犹如他白胖的圆脸,大家都亲切地喊白师买胖馒头,白师满脸微笑。

我进师范校时,在缺粮少食的年代,个子很苗条,1.6米的个子不足40公斤。第一次早上买馒头,二两的馒头感觉足足有半个头大,一兴奋,买了两个,端上稀饭,打了一碟小菜。同学看见我碗里堆着两个大馒头,露出怀疑的眼神,我说太好吃了。然后手撕着热腾腾的馒头,一下又一下,很快两个馒头就吃完了,竟忘记喝稀饭。如果不是怕同学笑,我还想吃馒头,最后只有忍了。

中午,我挤不过别的同学,打饭等在后边,那时多半剩下又咸又辣的盐煎肉,还很肥腻,自然又盼望着晚餐里的白馒头。实际上,晚餐还有花卷、包子、面条、干饭、炒菜等,但我独爱那白馒头。

后来回家,我给两个妹妹摆起学校的白馒头如何好吃,三妹不以为然,鼻子一耸:“吹牛吧,我才不信呢。”小妹直接流露出期待的眼神:“二姐,说一千道一万,你下次回来带几个给我们尝尝,不就知道好不好吃了吗?”“好的,下个月放归宿假,我给你们买。”

哪知,等到放假时,我的饭票早被同桌的男生要去了,他们平时不够吃。可没有饭票,怎么给妹妹买馒头啊?我去找老乡借,老乡也要给家里的妹妹买馒头,抠下二两饭票给我,只买到一个馒头。我用干净的塑料袋封好,装进包里。

那时车少路烂,等车摇摇晃晃开拢时,天已黑尽了。我兴冲冲走进屋,包都没放下,向在灶门前烧火的妈妈问:“妈,小妹呢?”“她不是去外边接你吗?去了好一会了,快去找下。”

我拿起手电筒,顺着田坝找去,小妹居然靠在一个稻草垛旁睡着了。我把她摇醒,从包里摸出已被压得有些扁的白馒头。她闻了闻,央求说想吃点。冷的没那么好吃,我喊她回家蒸热再吃。她坚持要边走边吃,我同意了。可到家时,她居然把一个馒头吃光了,舌头舔着嘴唇还想吃,我只好说下次多买点回了。小妹眉飞色舞地给三妹说馒头真好吃,三妹开始半信半疑。

后来,我计划好了,每次都买回大包馒头,蘸酱吃,蒸吃,炸着吃,卷菜吃,油炸后煮面条。总之,这些馒头也让妹妹们缓解了饥饿。她们也认为白师馒头是最好吃的,白师的胖馒头3年中把我变成了胖姑娘。

多年后,我在城里买了房,在街上偶遇了白师的馒头店,生意火爆。白师老了,也瘦多了,我差点没认出他。感谢白师的胖馒头,让我度过了那个不算富裕却没再挨饿的读书时光。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仙女下凡 2020-06-30

    我不喜欢吃馒头,但超级喜欢高中时代学校里的乡村汉堡-----馒头里夹一根烤肠,放很多很多辣椒,超级好吃!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