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翔:少年行

封面新闻 2020-06-28 16:51 38886

作者:川师大实验外国语学校高二二班邓翔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想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赫尔博斯

昼短苦夜长。年初冬季的疫病好比苦夜,是白昼的天敌,余光在云层中求救,好在太阳终于杀死阴翳。潮春的病气还挂在树梢,徒劳挣扎一场,我的目光替双腿丈量,周边簇拥的绿叶早已宣告生机的降临。与三月前阔别的场景截然不同,好像什么都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在疫病的隔离下记忆中的校园往日都蒙上了一层毛玻璃,雾里看花没个真切。就像骄阳正好伴随着蝉鸣。而最恼的蝉鸣总是树枝里漏出去,风过林梢,午睡时从窗帘隙间涨潮似的漫进来,溺毙听觉;间或有下午体育课后冒冷汗的矿泉水瓶,黑板上半壁江山的笔记引起的一片哀鸿遍野。直到时今疫情暂缓才擦去水汽渐见真容,满足心底那点隐秘的想念。当然返校后无可厚非要遵守硬性要求,像是常规的口罩,体温计等,坦言新鲜过后就带着那么一点直白的懊丧,也不可避免地生出怠惰的念头。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真是不无道理。舒适是一柄能够杀人的最温柔狠绝的刃,好比花坛里的马醉木,名字一听就有毒,或许于马却似琼浆玉液。想来从前做事好比磨刀,总是堪堪卡在自己看得过去的线上,杂糅念头太多费神,于是其余多费一分力气也不肯,单是拿捏在“上意”这个度。可少年行哪有那么多顺遂,须知万事不由人,崩溃是成长的必经,期望与能力不匹的折磨好似能永无止境地把人拉进苦海。例如网课期间的“赋闲在家”,某些不合时宜的念头噬啮,致使松懈几刻钟来放任美梦,身体极度享受的同时精神无不痛苦,方觉“自制”最大的敌人从不是外界的诱惑,是自己。

所以到临界点就看看从前撑不下去的时候吧,纯粹的高兴总是有的——我们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少年始于东风的袍袖中,朝阳的咽喉里。每件事都是一束不明显的熹光,这样下去一直到回头才发现已经走了这么长,途中不知不觉来了许多同伴,或是走了一些。人群在身后熙熙攘攘,街光也不再是一点雨水能够模糊的,于是陡然生出一种不识天地厚的凌云壮志。

那条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纵使不知归途,而未来可期,中心是我。 去爱永远不会看见第二次的东西吧,不要等它远去后才叹息。一辈子或许只有这么几个夏季,亦将胜过数十年的岁月。我十七岁赋予我无所不能的勇气,给予我一生只有一次的相遇。 少年人自带锋芒,无畏无惧。要相信前途似海,我们来日方长!

给你一个舞台,展示你的文采!封面新闻作文频道长期面向全球征集佳作,散文、随笔、游记、小说……我们不限体裁,不规定字数,只要你认为你的作品有真情,有文采,有个性,那就统统砸过来吧!欢迎同学们自荐,欢迎家长、老师、教育机构倾力推荐!想要了解作文是否选用、刊发,查看名师点评、征文活动、获奖信息等最新动态,请添加封面小作家微信:13018255608。

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上传通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