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冯杰:美在路上

封面新闻 2020-06-28 11:05 50386

文/冯杰

久闻川藏线风光绮丽,景色万千,是自驾游的好去处。这次借着工作的机会,我用车轮去丈量这片神奇而又向往的土地。

这次工作路线是期待已久的国道317线,成都经康定市至道孚县到炉霍县抵达最终目的地德格县。从成都驱车出发一路向西,雅康高速道路两旁满眼的油绿,经雅雨滋润后的树木焕然一新,潮湿的空气中混杂着泥土的气息,天然的植被骤然掠过车窗,无不展示着盛夏的富有。

车过二郎山隧道。从小就听父亲提及过二郎山隧道,记忆中对二郎山的印象就是高、奇、险、峻,如今随着国家基础建设的加快,“高呀么高万丈”的二郎山打通了一条几分钟就可以穿越的隧道,实现了穿越二郎山的天堑变通途。

刚穿越出二郎山隧道,迎面是高耸入云的钢铁巨龙——川藏第一桥大渡河大桥。桥体横跨大渡河两岸,雄伟的钢架牢牢嵌在两岸的山壁上,两条巨龙般的钢索拉近了川西人民的距离,红色的桥面搭载着革命的基因,承载着先人们的热血,让我肃然起敬。

雅康高速的贯通,节省了很多到康定的时间。进入康定城区,多样的现代楼宇,五彩斑斓的藏式建筑,现代建筑和藏域建筑冲击着眼球。路上行人独具特色的藏式服装,手上虔诚的转经筒,路上骑马的汉子,多情的折多河翻腾着浪花,如一匹白练,更像一条巨龙在游走,弹奏着动人的“康定情歌”。

折多山,是康巴第一关,翻越了这座山,就正式进入了康巴藏区,也是当地人说的关外。山间是蜿蜒盘山公路,山顶有着漂亮的云海,让人们在攀越山峰中可享受一番视觉的盛宴。翻越折多山的时候是中午,湛蓝的天空,太阳挂在正中,照着垭口的白塔格外耀眼。游客们驻足拍照留恋,寄托着对这片天地的依依不舍。

翻越折多山后,去往道孚县的路上,来到格萨尔王征战过的草原——龙灯草原。辽阔的草原一碧万顷,天高地迥,顿觉宇宙之无穷。大地懒洋洋地晒着太阳,草木不慌不忙地生长,牛群垂着头向草地诉说着秘密,秃鹫低空盘旋守护着这方净土,溪水像一条美丽的玉带蜿蜒匍匐在草原中,静静地越过时空,流向远方。牧民把一生的希望和前景都寄托在这片牧场上,繁衍生灵,亘古不变。我唯有放慢车速,缄默不语,感受这方天地的宁静与祥和。遥想当年,格萨尔王金戈铁马,旌旗猎猎、烽烟滚滚、驰聘沙场的英姿,仿佛远接天边,尽在眼前。

车过道孚县往炉霍县的途中,有一颗高原明珠——卡萨湖。似一颗蓝宝石静静地镶嵌在那里,一池水草碧碧连天,水鸟在水草中悠然觅食。湖水将天上的白云拉入怀抱,群山映照着她的容颜,在317国道线上,闪烁着沁人的光芒,吸引着无数脚步驻足缠绵。

黄昏时分,夕阳将最后的余晖毫不吝惜地洒在没有尽头的大地上,驱我前行。四周黑暗的群山和远近的事物都融化在无边无际的夜色中。草原的夜,格外空旷,在翻越雀儿山途中,娃娃脸的天气说变就变。黑夜用滚动的雷声霸气登场,银蟒的闪电辉映着他的主权,刺破这雀儿山脉逶迤的宁静。

雀儿山被誉为川藏第一险,变幻莫测的天气,高海拔低氧,山间的崎岖,冬天结冰的险峻,这些自然因素都是雀儿山得名第一险的原因。

穿过雀儿山隧道后,夜晚11点左右,我们到达了德格县城。第二天,我参观了德格印经院。德格印经院是藏传佛教权威的印刷机构,印制的经书精美。印经院属于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我看见,密密麻麻的经书摆放在二楼的藏经阁中,彰显出这里藏地文化的博大精深和源远流长。

轻轻地来了,正如我轻轻地走。川西这片神奇的土地,你使我流连忘返,魂牵梦绕。我喜欢康定那首动人的情歌,钟情于龙灯草原那天高地迥的辽阔,沉醉过高原明珠卡萨湖那秀美的风光,更折服于打通雀儿山隧道劳动人民的伟大智慧和壮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5

  • 夜余生 2020-06-28

    平民的生活,土地的感情,真挚的怀念

  • 爱到痴惘 2020-06-28

    文笔流畅,情感充盈,令人感动.

  • 人间风雪客 2020-06-28

    写的有滋有味,让人感触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