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评论 | 让“钟美美”没有负担做自己,便是最大的善意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06-03 17:51 44537

□ 蒋璟璟

因为神模仿老师一度引发关注的黑龙江鹤岗男孩“钟美美”,近日却大量下架模仿老师的视频,甚至有人称他被教育部门约谈。之后“钟美美”解释称,不想再发模仿老师的视频了,网友会看腻,想发其他视频。当地教育局回应记者,强调“教育系统不存在约谈”“关于删除视频的问题,是小孩和家长觉得不太好,自行删除的,咱们没要求他做这个事情。”(新京报)

连日来,太多的目光聚焦于钟美美。粉丝们叹服于他惟妙惟肖、生动传神的表演,又不免忧心其在现实中可能遭遇的非议与压力。

根据媒体报道“教育局承认学校与钟美美接触”,但同时透露,这种“接触”并非“和孩子本人联系”,而是透过学校和老师“正面引导”“希望孩子多拍一些正能量作品”……若此言为真,这波操作实则无可厚非,并无太过分之处。但凡熟稔教育系统内部惯例,便不难理解此事的来龙去脉。一般来说,学校对于牵涉自身的“舆情”都有向局里上报的义务,局里收到情况汇报后通常都会给出“意见”指导——“钟美美”成为网络热点之后,照例是要经历这波流程的。

教育局关注到了“钟美美”,并间接施加了某种影响,这或许还算不上是“扼杀孩子创造力”的大罪状。需要说明的是,钟美美固然是天赋爆表、表演精妙,但终究还只是一个13岁的孩子。他成为短视频平台的网红主播,被大量拥趸追捧乃至“封神”,这真的好吗?事实上,未成年人太早、太深地介入短视频等社交平台,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并不是说钟美美“很出色”“很成功”,就可以超越于这一大的叙事框架。

的确,钟美美是天才模仿者,是看点十足的网络主播。然而,在此之前,他还是一名学生、还是一个孩子。大众反感体制对钟美美的“干涉”和“塑造”,但想过没,世俗期待、群体起哄所构成的“捧杀与裹挟”,对这个涉世未深的男孩来说,又何尝不是重压和恶意呢?钟美美就是他自己,他理应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没有义务按照教育局的引导去拍“正能量作品”,同样没有义务去按照网友的意愿继续“模仿老师”搞笑。

永远不要将大人一厢情愿的意志强加给孩子,不论是职能部门还是吃瓜群众,都该铭记这点。对孩子最好的保护和爱护,永远是让他们毫无负担地“做自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4

  • 北方的南先生杯酒困英雄 2020-06-03

    这也叫美,

  • 野慌 2020-06-03

    真心还可以

  • 我的久伴不如她一声轻唤 2020-06-03

    喜欢的画风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