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热议:加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

川观新闻 2020-05-28 09:04 37273

川报集团特派记者 林凌 川报观察记者 钟振宇 黄大海

本文刊于5月28日四川日报第4版。

通过哨点前移、社会参与、信息支持、专业支撑,建立权责清晰、协调联动的,可应对未知传染病暴发的,更为敏感可靠的监测预警防控网络

打造“平战结合”的综合医院传染病专科运行模式,综合性医院完善负压设施设备配置,保障“战时”收治床位快速拓展、设施设备快速到位,实现应收尽收、应治尽治

完善公共卫生人才培养模式,强化应急事件处理能力、大数据应用能力等方面的培养,同时鼓励高水平综合性大学开设公共卫生学专业

结合现有法律法规中的空白环节,可以在现行立法中加入风险评估、风险沟通条款,并增设“新型传染病”类别和非医疗机构产出废弃物处置条例

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遭遇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公共卫生事件。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经过全国上下和广大人民群众艰苦卓绝努力并付出牺牲,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

“十分不易、成之惟艰。”两会期间,代表委员就此展开热议,建言如何补齐疫情防控暴露出的问题短板。

谈体会

集中力量办大事、办难事、办急事

是党和国家推进治理能力建设的生动实践

在全国人大代表、省社科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名誉院长杨先农看来,疫情防控成绩的取得,根本在于党中央的坚强领导,离不开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奋斗。这场阻击战,也充分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办难事、办急事,是党和国家推进治理能力建设的生动实践。”

四川代表团分组审议现场,全国人大代表、广元市市长邹自景讲了一个小细节:广元第二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的报名通知是凌晨一点半接到的,短短6个小时后,医护人员就完成集结出发。“这次疫情防控,也向世界展现了中国力量、中国精神和中国效率。”

全国人大代表、甘孜州藏医院副院长江吉村回忆,2月14日,他和同事组成藏医医疗支援小组进驻道孚县,“不只我们医护人员,每一个人都在为打赢这场阻击战默默努力。”

“看到大家健康安全,所有付出和劳累都是值得的。”全国人大代表、成都市温江区寿安镇岷江村党总支书记陶勋花说,在疫情期间,村组干部分组包户,精准排查落实到每一个人,起早贪黑,经常连水都顾不得喝上一口。不少村民找到她提出“要向武汉捐款”,短短几天,村里的乡亲就自发捐款6万余元。

丹棱县齐乐镇龙鹄村党支部书记罗朝运代表,康定市雅拉乡头道桥村党支部书记郑建英代表,北川羌族自治县擂鼓镇五星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余绍容代表也和陶勋花有着同样的感受,面对疫情防控阻击战,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但生命至上,这是必须承受也是值得付出的代价。”全国人大代表、四川启阳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麒说,当听到报告中的这句话,内心充满着感动和骄傲。“这是我们党坚持人民至上的最好体现,很庆幸能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家,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

提建议

除了要建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直报系统与长效机制

还应该构建防控治一体的突发公共卫生医疗救治体系

代表们表示,在疫情防控中,公共卫生应急管理暴露出不少薄弱环节。如何加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大家积极建言。

全国人大代表、成都市副市长刘旭光建议,通过哨点前移、社会参与、信息支持、专业支撑,建立权责清晰、协调联动的,可应对未知传染病暴发的,更为敏感可靠的监测预警防控网络。

作为四川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全国人大代表、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建议,除了要建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直报系统与长效机制,还应该构建防控治一体的突发公共卫生医疗救治体系。“可以打造‘平战结合’的综合医院传染病专科运行模式,综合性医院完善负压病房、负压担架、负压救护车等设施设备的配置,保障‘战时’收治床位快速拓展、设施设备快速到位,实现应收尽收、应治尽治。”

在全国人大代表、内江市副市长陈朗看来,疫情防控暴露出基层防控能力、医用应急物资储备和生产、公共卫生人才三个“不足”。她建议推进改革完善基层重大疫情防控和救治体系,“比如可以通过国家统筹实施疾病预防控制能力提升工程,推进感染性疾病专科和传染病院区规范化、标准化建设等方式,进一步强化基层重大疫情防控救治能力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杜玉波认为,要完善公共卫生人才培养模式,优化教学内容,强化应急事件处理能力、大数据应用能力等方面的培养,“同时要鼓励高水平综合性大学开设公共卫生学专业,加快培养适应时代发展需求的复合型拔尖创新人才。”

代表委员表示,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加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也需要加快完善公共卫生法治保障体系,完善疫情防控相关立法。

全国政协委员、成都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仰协建议,根据疫情暴露问题,结合现有法律法规中的空白环节,可以在现行立法中加入风险评估、风险沟通条款,并增设“新型传染病”类别和非医疗机构产出废弃物处置条例。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联系电话028-86968276】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