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纪实|新冠患者苏阿姨死里逃生之后:人生第一次被嫌弃;她的手机里一直存着两张图

小时新闻 2020-05-18 13:20 27866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记者 吴朝香

苏阿姨的手机里有很多截屏照片:小儿子给她炖的鸡汤、大儿子说“感谢老娘”的留言。她时不时地会翻出来看一看:“两个儿子挺细心的,平常也没觉得。”

2020年,年已七旬的苏阿姨经历了一次死里逃生:她曾被确诊新冠肺炎且是危重症患者;一度想过要不要给孩子们交代后事……

度过生死劫的苏阿姨也体会到了别样的冷暖:康复出院后,邻居的躲闪,让她觉得有些难受,但儿子们的体贴又让她感到意外和暖心,“就觉得要珍惜生命,因为舍不得他们。”

最恐惧的时候,想过自己要不行了

每天早上6点多起床,准备早餐;出门买菜,做健身操,午睡,在小区散步,准备晚饭……

这是康复后,苏阿姨每天的生活。只是性格外向、喜欢和人聊天的她,如今散步时,尽量不随意和人搭话。这是小儿子特意交代的。

“他怕人家问我是哪里人,我再说出我的经历,别人用那种眼神看,我心里难过。”

苏阿姨是武汉人,老伴多年前去世,大儿子一家在武汉,小儿子一家在宁波。今年1月下旬,她坐飞机来小儿子这里过年,到宁波没多久,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后转诊到浙大一院,曾一度发展到危重症。

苏阿姨身体硬朗,身材挺拔,卷发,穿红色运动鞋。看起来一点都不像70岁的人,她在武汉时,经常骑自行车出门,有时能骑一个小时。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生过大病。

而从1月26日住院到2月17日出院,再到3月16日解除隔离。这次新冠肺炎,苏阿姨抗争了将近两个月。

“非常害怕。”恐惧感第一次袭来时,是她被120救护车从宁波转送到杭州,“车里就我一个人,还带着氧气瓶,心里很慌,觉得肯定是非常严重了,才这样。”

住进浙大一院时,有一天,医生告诉她,让她把手上戴的镯子去掉,因为会影响抢救。“我想,完了,我的病肯定危险了,我想着要赶快把银行卡密码告诉两个儿子,但又怕吓到他们。”

儿子给苏阿姨炖的汤

她从不避讳讲自己曾是新冠患者

治愈出院后的苏阿姨觉得自己是捡了一条命回来。沉浸在劫后余生中的她,那个时候还想不到,这次经历会给自己的生活以及心理带来一些微妙的改变。

隔离解除,回归正常生活后,苏阿姨有一天出去买菜,回来时,坐电梯,她按了所住的楼层。

“当时电梯里有一位老太太,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她一看我按的楼层,立刻把孩子拉到自己身后,两个人开始往后退。”

苏阿姨一开始还觉得奇怪,不过很快她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有点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办。又觉得难过。”

那之后没多久,苏阿姨又遇到一件事。一位曾经关系很好的邻居,在超市遇到她时,故意避开,当作没看到她,走开了。

“其实她人挺好的,我隔离解除时,她还给我发红包,不过我没收。还给我买水果,让我儿子去拿。但可能就是觉得不能和我接触吧。”

这两件事,让一向性格开朗、乐观的苏阿姨感到委屈又受伤。

从最初的疑似到确诊,苏阿姨都不避讳谈自己感染。当初,出现发热症状时,她主动让儿媳帮自己去社区报备。治愈出院后,她还在几个微信群里,向同学、朋友和同事们报备了自己生病的事。“想给大家提个醒,多去了解认识这个疾病。我从来不觉得要遮掩。”

痊愈出院后,苏阿姨看到新闻说,治愈者的血浆能治病,她就主动联系医院,表示想捐献血浆,“想做点事回报社会,我这么大年纪了,其他事又做不来。”

只是因为她年龄超限,最终没成。

人生第一次感受被人嫌弃

所以,当感受到身边人的闪躲时,苏阿姨是有些错愕的。

“我这个人年轻时,就爱交朋友,又比较热心,所以和周边人的关系都很好。”

苏阿姨的热心,记者也深有体会,在约好和她见面时,她说要去高铁站接,怕记者不熟悉,找不到路;见面时,她还提了水果和酸奶,执意让记者带走。

每次出远门,苏阿姨都会把家里的钥匙交给邻居,“我说,如果你们家里来客人,可以住到我家去。”

这次离开武汉前,苏阿姨照例把钥匙留给了邻居。

“我这么久没回去,他们隔上一段时间还到家里给我打扫卫生。我有些花草死掉了,他们就给我换上新的。”

走到哪儿都和大家相处融洽的苏阿姨,这次,突然被嫌弃了,“心里挺别扭的。”

当初在医院治疗时,和苏阿姨同病房的还有两个病人,三人建了个微信群,出院后还保持联系。不时在群里发发各自生活的视频和照片。

“我在群里一问,那位年轻病友遇到的更夸张,她回到单位上班,被同事孤立,午饭拿盒饭都只能让别人带,她的婆婆在外面做事,也因此被劝退了。”

这让苏阿姨更难过,“我好歹年纪大了,不用再上班,她太难了。她说,即使辞职,也很难再找工作了。”

因为这些小变化纠结了很久的苏阿姨,如今也释然了,“都是因为害怕。换位思考一下,能理解人家,谁不害怕这个(病毒)呢。”

两个儿子让她感到温暖

苏阿姨如今每天的生活就是锻炼、给孩子们准备一日三餐,平淡如水,她觉得很幸福。

“我在医院的时候,小儿子带着孙女,经常给我视频,他们担心我害怕,给我鼓劲。”

隔离期间,小儿子每周炖两次汤,给她送过去,“我那段时间,长胖了10多斤。”

隔离结束,刚回家那段时间,小儿子每天早上给她做好早饭、午饭,然后去上班,下班后再急匆匆赶回来做晚饭。

她对小儿子说,自己可以做,不要那么辛苦,儿子说,“保证好你的营养是我目前的第一任务,你就安心养着,等你完全恢复之后再说。”

大儿子远在武汉,但隔三差五就和她微信聊天或者视频。

在病房里时,有一次她对大儿子说,自己晚上睡得很好,大儿子回她说:“你睡得好,别人可要遭殃咯。”

苏阿姨听到大儿子这句话,愣了下,随后就笑了。

“他意思是我会打呼噜嘛。老大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在我们面前,很少说玩笑话,不像他弟弟,活泼得很。他这么说,是想逗我开心。”

大儿子有多沉默?苏阿姨有时会去大儿子家,帮他打扫卫生,“我做事的时候,他有时在旁边,整个过程也不会聊个天。他是说少做多那种性格,会给我买东西,会给我钱,就是不怎么聊天。”

这次苏阿姨生病,大儿子明显话多了。

有一天,大儿子说,“疫情前,你给我开的药,做的米酒,买的汤圆、牛肉、卫生纸,都发挥了大作用,感谢老娘。”

她对家人更眷恋

早几年,苏阿姨一直忙着给两个儿子带孩子,孙辈带大后,她和大儿子一家又共同生活了10多年。直到两年前才搬回自己的房子独居。

“回去自己住,很自在。”苏阿姨说,儿子儿媳对她都很好,“但我对儿子说,爸妈的家永远是你的家,但你们的家不是爸妈的家。老人住在子女家里,不管怎样都会觉得拘束。”

她举了个例子:在儿子家里,米没有了,把哪种米倒进米缸,她要先问儿子儿媳,“总觉得是他们家,要征求下意见,在我自己家,我想怎样就怎样。”

所以,这两年,苏阿姨的生活过得蛮惬意:她去上了老年大学,学跳舞、学太极,和老同学、同事出去聚会,去年,她和十几位同学,还一起去美国,自驾游,玩了20多天。

生病前她享受这种自在的生活,但生病后,她对家人有了更深的眷恋,“想有更多的时间能和孩子、孙子孙女们聚一聚,越老越觉得舍不得他们。和朋友在一起是一种开心,和家人在一起是另外一种开心,对老人来说,都很重要。”

离家已经4个多月的苏阿姨,如今牵挂武汉家里的花花草草、武汉的朋友,以及大儿子一家,尤其是已经长久不见的孙子,“我想早点回去,能看看他们。”

欢迎加入钱江晚报·小时新闻50+社群,在这里遇见更多同龄人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