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底稿 | 10岁女孩命丧生父手中:邻居说他家暴成性、法官说他愚蠢可恶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底稿 2020-05-14 17:51 60253

小沁就读的学校,多位老师和校长证实她长期被生父殴打。

封面新闻记者 李智 实习生 马靖高杰 摄影报道

“本案中,被告周超对本已十分优秀的女儿在学习、言行方面的要求,近乎苛刻,且经常诉诸暴力,且有学校老师多人为证。”

“虽然生父没有置孩子于死地的直接故意,但其对幼童持续使用暴力,对可能造成的后果应当是明知的,应以故意伤害罪定罪,遂维持原判。”

近日,一起发生在家庭血缘成员间的故意伤害案,迎来了二审判决,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殴打亲生女儿致死的男子周超故意伤害罪名成立,维持一审有期徒刑15年判决。

2019年6月,周超认为10岁的女儿小沁“没有完成作业还撒谎顶撞家长”,将蓝色塑料跳绳折短,并殴打小沁至重伤,后送医不治不幸离世。

生父殴打女儿致死,在当地引起了巨大反响,当地村民、村委会、镇妇联联名签署请愿书,请求法院严惩凶手。

随着法槌落地,判决书的披露,以及5月14日记者重返事发小镇的探访,这起悲剧背后的诸多细节得以披露。

10岁孩子被打致死

邻居老师眼里公认的成绩优异乖孩子

小沁的家位于成都新都清流镇,她之前就读的学校,离家几公里,如今曾经的同学已经复学上课,但同学们再也等不到她的回归。

14日,记者来到清流镇黄龙村,说起小沁,被问起的村中路人都很熟悉,老人们“造孽”“可怜娃儿”的词语伴着叹息声,讲述着他们眼里乖巧懂事的小沁。

“小沁是一个很乖的娃娃,每次回家都会喊我,打招呼,而且学校的老师都知道,娃娃成绩也很好,她那个老汉儿(方言,意为‘爸爸’)脾气太大了,动不动要打人,老婆和娃儿一起遭罪。”谈起此事,小沁的邻居罗嬢嬢很难过。

小沁是家中的大女儿,她还有一个妹妹,平时她和父母、妹妹居住在学校附近。

在聊天中,邻居们又谈到了去年小沁最黑暗的那一天。判决书中也具体描述了当天,作为生父的周超对小沁具体做出了怎样的伤害。

2019年6月29日下午,小沁和父亲周超两人在家。周超认为,女儿没有完成当天的作业,还撒谎顶撞自己。他怒火攻心,开始对孩子诉诸暴。

判决书显示,周超将蓝色塑料跳绳折短,持续抽打小沁,前后持续五六分钟,直至小沁承认错误才停了下来。

当天晚上,小沁母亲回到家中,发现女儿昏倒在床上,意识到伤势严重,于是让周超将女儿送到成都市新都区新繁镇二医院抢救,后又转院至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抢救。

2019年7月19日12时许,小沁因伤重不治离世。

生父对孩子要求近乎苛刻

学校:一学期打伤三四次,曾当众殴打孩子

14日,记者在探访时了解到,小沁生前读书的时就住在学校一带,目前学校已经复学,并谢绝任何外人拜访,未能找到小沁的老师了解相关情况。

不过,在这起案情进入司法程序后,包括班主任在内的诸多人都作了证言,证言披露了在2019年6月29日殴打小沁之前,类似的暴力行为已多次发生,小沁遭生父殴打不是偶然,而是惯犯。

钟老师是小沁的班主任。他证实道,2018年,他曾看到孩子的整个脸颊都是淤青的,被打的很厉害,一个多月淤青都没有散去,通过侧面了解,是被父亲周超打的。没过多久,孩子又是跛着脚来上课。此外,在一次学校外出演出更换演出服时,学校的老师看到小沁身上有多处伤痕,也询问证实是周超打的。一个学期,孩子被打伤了三四次。

学校的另一位老师高老师则证实,他曾在2016年10月,亲眼看到生父周超在学校的操场,当众用脚踢孩子的屁股和脚,把孩子打哭。

从老师的证实,以及邻居们的描述可以看到,小沁实际上是一个非常乖巧的孩子,学习也很刻苦,成绩非常优异。这个说法,同样得到了学校副校长李校长的证实。14日,在校门口,李校长告诉记者,小沁的事发生后,已经将情况上报到教育和司法部门。

在事发后,很多人难以理解为什么要这么打孩子,判决书里清楚写道:被告周超对本已十分优秀的女儿在学习、言行方面的要求近乎苛刻,且经常诉诸暴力,且有学校老师多人为证。孩子在多番被打后,也变得内向消沉,不愿意和他人交流。

小沁位于成都新都的农村老家。

生父系上门女婿

邻居反映他长期对妻女家暴

5月14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清流镇黄龙村村委会,在村委会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找到了小沁的老家,这是一座砖瓦结构的平房,由于不常居住,显得比较破旧。

聊起小沁的事,和小沁家一墙之隔的邻居罗嬢嬢感叹不已。她告诉记者,小沁的生父周超今年四十多岁,不是成都本地人,老家是河北的,“周超是上门女婿,他们还有一个小女儿。”

邻居们对周超的评价很不好。“周超脾气太大了,动不动就要打人,老婆和娃儿一起打,只要稍微说个不字,就要动手打,长期以来都是这样子的。”村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周超此前做过电器维修,还炒过股票,但没有一分固定的工作,他的妻子是当地一所小学的老师。

在判决书中,小沁的一个亲属证实,周超“性格孤僻有大男子主义”,对小沁学习要求苛刻异常,因学习的事经常打小沁,有时妻子去劝,则被周超一起打。

小沁出事后,全村都炸开了锅,引发了公愤。村里组织了一次签名,很多村民签字上交给相关部门,要求严惩凶手,还孩子一个公道。

黄龙村村委会工作人员说,周超长期家暴,以至于将亲生女儿殴打致死,“他的心理已经变态扭曲了,如不严惩,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

清流镇妇联工作人员也向记者确认了请愿书一事,据她介绍,在事发后,孩子的妈妈和村民们找到了政府,大家联名,用手写的方式请求法院严惩凶手。

把个人压力理想寄托孩子身上

法官指其“愚蠢可恶”,获刑十五年

从2019年6月至今,小沁离世已接近一年时间。

2019年11月29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周超因教育问题,故意采用折短的跳绳伤害小沁的身体,致被害人因颅脑损伤及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致多器官功能衰竭合并感染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但是,被告人周超主动归案,如实供述了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遂判处周超有期徒刑十五年。

不过,随后周超不服一审判决,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认为自己主观上没有伤害被害人的故意,不构成故意伤害罪。

日前,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法院认为,为人之父,望女成才,殷切希望,本无可厚非。但,如果忽视儿女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个体,把个人的压力和理想寄托在孩子身上,则是愚蠢的和可恶的。

法院认为,在本案中,被告周超对本已十分优秀的女儿在学习、言行方面的要求近乎苛刻,且经常诉诸暴力,且有学校老师多人为证。

因此,虽然生父没有置孩子于死地的直接故意,但其对幼童持续使用暴力,对可能造成的后果应当是明知的、放任的,应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遂维持原判,终审判决其有期徒刑十五年。

5月14日上午,封面新闻联系到小沁的生母王女士,但她表示,已不想再多说此事。一个年轻的生命,因为生父的殴打而不幸逝去,这是一个家庭的悲剧。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封面底稿】创作,在封面新闻和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0

  • 京东公爵 2020-05-15

    人性太可怕了,我们陌生人听到这样对待都觉得匪夷所思,他作为孩子最亲的人怎么能这样对待

  • 不微笑的天使 2020-05-15

    不要让这种禽兽轻松死了,生不如死才是惩罚

  • 气质阿姨 2020-05-15

    孩子太可怜了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